收拾完宿舍,洗好的衣服重新晾到阳台,把自己摔到床上,舒服的直叹气,睁开眼睛,与站在对床栏杆上的小东西四目相对。

    肚子很合时宜的叫了一声,宋温与从床上爬起来,忙活一上午也应该饿了,平时工作的时候,早中晚都是在培训中心的食堂里解决,要么直接在外面买点,双休日偶尔会去学校附近的小吃街上寻摸点东西吃,要么就是啃面包。

    面包

    桌子上刚好还有吃剩下一半的面包和一个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宋温与把面包碾成碎渣放进自己的杯盖里,又把矿泉水瓶从底部上数五分之一处剪下来倒上水,小心翼翼的端到对面木板床上去,小鹦鹉可能真的是饿了,先喝了很多水,然后低头吃面包渣。

    “今天7月14号,干脆,就叫你十四吧。”

    “先将就一下,我换个衣服,出去给你买个笼子,买点吃的,嗯大概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回来,不要乱飞不要乱跑,喏,给你垫上一张报纸,有便便拉到报纸上知道吗不能乱拉”

    刚出学校大门,宁煜的车就停到自己旁边了,车窗降下,宋温与眯着眼睛看着车里那头白到耀眼的头发,陷入沉思:他为什么不管什么奇葩的发型都这么好看

    驾驶座上的男人透过大大的墨镜盯着她:“上车。”

    宋温与想了一下,拉开车门跳上去。

    “去哪”

    “花鸟市场。”

    宁煜一顿:“去那做什么,你今天不上班”

    “唔双休,我去那买点东西,顺路吗我可以去前面坐公交。”

    “先去吃饭。”宁煜直接忽略了最后一句。

    车子左拐右拐进了一个胡同里,下车之后还要步行三百米,才到一个热闹的小店面前,现在下午一点,基本上快要过了饭点,所以人不是很多。

    坐在门口煮面的老板见到宁煜,很熟络的打招呼,看到站在宁煜身后怯生生的宋温与,憋着笑看宁煜:“你小子,艳福不浅。”

    宁煜甩甩手上的车钥匙,懒得跟老板瞎闹,直接进去找位子:“还是老样子,她跟我一样。”

    等到面端上来,已经快要一点半了,这个时间面馆里的人已经很少了,除了宁煜和宋温与,只剩下两个人安静的吃面。

    门口的老板娘正在刷碗,声音很小,好像是怕打扰到楼上传下来的钢琴声,宋温与端着筷子仔细的听了一会:“想起来了,这首曲子,是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宁煜低头吃面,“你喜欢”

    “以前孤儿院的义工姐姐们弹过,中午的时候她弹琴,我们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根本就不用哄。”

    宁煜笑了一下,全然没了平时在学校里的冷然:“工作还顺利”

    “嗯,都挺好的。”

    “有什么事随时跟我说。”

    “嗯。”宋温与面对一大碗面,心里沉甸甸的,根本吃不下。

    宁煜抬头看了她一眼:“你应该多吃东西,没有力气,跳不好舞。”

    饭后,老板笑着锤了宁煜肩膀一下,递上去两张票:“呐,我这边做活动剩下的最后两张票,截止到今天的,去遛遛弯儿消消食儿。”

    宁煜接过票看了一眼,随手递给站在身后的她,朝老板交代:“车在你门口放一下,我陪她去旁边买点东西。”

    老板笑得爽朗,“好好好,去吧去吧。”

    宋温与拿着票看了一眼,是古城墙的门票,她还从来没有去过。宁煜突然停下,跟在身后的女孩察觉到,从票中抬起头看着他,宁煜回过头去:“你为什么老走在我后面”

    阿正想着该怎么回答,后背上突然出现一双大手,把她推到他旁边平行,“走前面来。”

    撇了眼她手里的票:“你想去”

    不去白不去,而且还有免费的票她点头。

    宁煜莞尔,戴上酷酷的墨镜,跟他的发色形成鲜明对比,又把他给显得又白了好几个度,“那我们一会就去。”

    听着越来越远的the truth that you leave,宋温与跟着宁煜出了胡同,又拐了几个弯儿,到了一个广场,广场的旁边就是花鸟市场了,宋温与以前只是路过这里,并没有真正的进来过,这个时间花鸟市场的人也不多,就连笼子里等待出售的猫猫狗狗都凑到一起睡午觉了,安静的很。

    宋温与在众多鸟笼里选了一款精致又结识的竹笼,趁着宁煜对着笼子里对自己摇尾巴的小松狮发呆的时候,又秘密挑了几尾孔雀鱼和小鱼缸让老板快速打包放进了自己书包里,最后从老板这边买了一些十四吃的红谷和小米,在结账的时候,宁煜抢先付了帐,伸手拿着鸟笼和打包的小米走了。

    “宁老师”宋温与从后面追上他,拿出120块:“我有钱,你已经请我吃了很多次东西了。”

    墨镜很大,几乎遮住了宁煜半张脸,宁煜歪着头看她,良久,伸手揉乱了她的头发:“毕业工作了再还我,我给你记着。”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