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温与靠在驾驶座上,通过软件给打车人发送了消息,说明已到附近,那边回复的很快,让她到门口去接人。

    她想了一会,她刚刚就路过门口,那边不好停车,便把不好停车的理由给了过去,几乎是秒回的,打车人回复:不用停车,我上车就走。

    好吧,乘客是上帝。

    宋温与打转向,到了金帝会所大门,果然那边有几个男人在说话,看穿衣打扮的模样都还行,不像是什么地痞流氓,宋温与心里盘算着,把车开了过去。

    聊的正好的几个人看一辆跑车突然停在他们面前,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坐在驾驶座上跟他们打招呼:“你们好,请问是你们打的车吗”

    一个男人愣了一下,“打打车打什么车”

    宋温与皱眉,正要通过联系电话联系乘客,突然副驾的车门被拉开,一个身着西装的人坐进来,压着嗓子像是在宣誓主权一样:“我打的。”

    宋温与停住要打电话的手看过去,额

    宁校长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面色很差。

    “你是怕上火喝加多宝”

    这是什么鬼名字

    “嗯。”宁煜脸色阴晴不定的嗯了声,看宋温与还有些不相信,直接拿出手机找出打车页面给她看,宋温与这才信了,驱车离开。

    “敞篷关上,我有点冷。”

    宋温与很听话的在路边停车关敞篷,隔绝了车外的喧嚣,车里的空间顿显窄小。

    目的地是怡景溪园,距离她小区不怎么远的一处高档别墅区,宋温与紧张的握着方向盘,无声开车。

    过了红绿灯路口,旁边的男人才叹了口气,问道:“为什么要出来跑滴滴”

    宋温与摸了摸鼻子:“有些好奇刚好又顺路。”

    宁煜被她这话气的头疼,揉揉眉心,控制不住的开口训斥:“你有没有点常识这么晚了开一辆跑车出来接从会所出来的男人你是对南江市的治安太放心还是缺了个心眼儿要是突然出来一个无赖在车上对你动手动脚的,你怎么办”

    宋温与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还是控制不住的委屈,“所以我开了敞篷有什么事儿就跳车”

    “呵”宁煜嗤笑,“我还以为是有多大的准备才敢这么大胆,搞半天就有个跳车的本事。”

    宋温与抿唇一言不发,车子匀速在夜路上行驶,宁煜知道自己刚刚话可能有些说重了,伸舌舔了舔因为喝酒有些干裂的唇角,“宋温与,我知道你本事不小,但终归是个女孩子,不要去触碰危险的事,你要学会时刻保护自己不要让你在国外的家人担心。”

    国外的家人

    宋温与再傻也知道他在说隋炀。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嘱咐,以后不会了,我今晚也是突发奇想地第一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宋温与并没有炸毛的反驳,乖乖顺顺的听着他的教训,这倒是她在他眼里的第一次。

    宁煜嘴里有些发苦,她在国外这几年是真的变了好多,他不是很想把她的这种变化归顺到另一个男人身上,但事实就是这样,她没有反驳他的话,默认了隋炀已经是她家人的这个身份。

    她马上就有家了,是另一个男人给予的,不是他。

    车子在怡景溪园门口停,宁煜开了车门,在要下车的时候想了想回头看她,“回去休息,不要再出来乱晃了。”

    “哦”宋温与点头,跟他摆手:“那宁校长再见。”

    宁煜看着她熟练的倒车拐弯消失在街头,心下烦躁,一个电话敲出去,正处理完大量工作准备好眠的宫助理一下被手机铃声吓得睡意全无,发誓明天就算给他开再多钱他也得辞职。

    宋温与老老实实的回了家,刚把面膜敷上就看到手机提示乘客付款消息,22块钱,然后怕上火喝加多宝给您打了个差评。

    司机开车不稳,司机驾驶不熟练,司机话多,司机绕路,司机各种各种不好等等评价,把她莫须有的说了个遍。

    再然后她的号就被封了

    宋温与:

    宋温与再见宁煜,已经是两个星期以后的入学考试了,王伯明提前打了电话通知她,宋温与就在这天早早赶到了学校,在学校门口和王伯明又打了个照面。

    “这几天来参加考试的,有七百多个学生。”时间差不多了,王伯明跟宋温边往大厅走边介绍情况。

    “这么多呀”宋温与咋舌,她以前在舞蹈系上学的时候,一届也顶多几十个学生撑死了,后来宁煜来了之后招生好了一些,但她也离开了。

    演播大厅里里外外已经聚集了不少来参加考试的学生和学生家长,很多热情的家长走上来跟宋温与打招呼,宋温与很热情的给了回应。

    这次招生考试要持续五天,毕竟来参加考试的也太多了,宋温与也有自己的一套招生标准,学舞蹈讲究三长一小,胳膊长腿长脖子长,只要有这些先天优势,就算是之前并没有什么舞蹈经历,宋温与也打高分儿。

    王伯明在这五天的招生考试里安排了不同的老师来担任考评,怕宋温与刚回国不能适应,就只安排了三个半天,没想到宋温与整整五天都坚持下来了,不管分数高还是分数低的学生,宋温与给的点评都非常到位,敬业能力让在场学生家长和老师都不由得心生称赞。

    最后一天考试的时候,宁煜也过来了,只是在考试现场的一旁站了一会就走了,宋温与坐在那跟他点了点头也算是打了招呼,等最后一个学生考完的时候,宋温与晃了晃坐的有些麻了的腿,站起来跟王伯明交接了一下工作,回了办公室沙发上葛优瘫,盘算着即将开学,要把教师公寓那边收拾一下的打算,总不能在硬床板上午休。

    困得要死,只想回家睡到天昏地暗。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