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大乾錦衣衛 >第八章 突厥人的狡詐
    第八章 突厥人的狡詐

    通過剛纔的話,牧白知道,也許這個眼帶笑意的男子,是一個很現實的人,他懂得趨利避害,但是這又何妨,有些時候,這樣的人才是真正讓人放心的。

    而就在兩人交談的時候,一直安靜的沒有動靜的驛站,終於有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氛,只見那漆黑的地方,一行蒙面打扮的身影,奔行而出,向着四方散去。

    牧白眉頭一皺,回頭說道:“去稟告百戶大人,就說突厥有了異動,而其他人,則跟上去看看,那些突厥人到底想幹什麼。”

    話落,牧白當先向着一個方向奔行而去,那裏有着一個身影一閃而逝,牧白準備跟上去看看,這些突厥人準備搞什麼。

    跟隨良久,牧白不由的泛起一個疑問,前面的突厥人,奔跑的方向似乎有點漫無目的感覺,像是在吸引着什麼。

    這個念頭普一劃過,牧白臉色一變,隨後便明白,這可能是調虎離山之計。

    隨後牧白的身形急忙停下,準備返回的時候,就在這時,前面吸引牧白的那個身影,也好似察覺到牧白已經知道了什麼,不在奔跑,反而向着牧白跑來。

    並且從腰間抽出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把有着月牙般弧度的彎刀,是突厥人的標配。

    這個突厥人,面色雖然被面巾遮住,但是露在外面的雙目,滿是陰狠的表情,牧白凜然,便知道這個突厥人是見過血的。

    這讓得牧白神色一凜,隨後面色鄭重的抽出自己繡春刀,橫亙在胸前,後腳一屈,成拱衛之勢,等着那個突厥人的攻擊。

    “叮”的一聲,彎刀和繡春刀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牧白的面色一白,後退了兩步,而那個突厥人,則是翻滾了一下,隨後單膝跪地,用彎刀支撐着身體。

    牧白瞬間便已經知道,這個突厥人的實力,處在後天初期,和他差不多的實力,不過突厥人的力氣似乎比牧白要強勁許多。

    剛纔的那一刀,韓牧是守勢,略有優勢,但是仍然被突厥人逼迫的後退了兩步,可見突厥人的力氣很大。

    明白之後,牧白便不準備硬抗,他知道那是突厥人的優勢,所以接下來的戰鬥,牧白儘量避免兩人刀鋒的接觸。

    而突厥人從未想過,牧白會如此的難纏,不敢跟自己硬碰硬,這讓得他很是憋屈。

    然而憋屈又能怎樣,牧白的攻擊往往很是刁鑽,讓得突厥人根本無從着力,轉眼間,那個突厥人的身上便已經掛彩,而且傷口還不斷的在增加着。

    眼看着牧白優勢擴大,正準備一鼓作氣拿下這個突厥的牧白,卻被一個聲音突然打斷。

    “刀下留人”聲音很是急促,牧白卻是聽出來,這個聲音正是居百戶的聲音。

    牧白停下了攻擊,將目光看向了聲音來源的方向。

    只見居百戶身形奔跑的很是急促,而後面還跟隨着鞏百戶等一衆錦衣衛,除此之外,牧白還看到了一名突厥人。

    至於爲何能夠確定,那是因爲突厥人的髮型和大乾具有很大的差異。

    而牧白的對手,那個突厥人,在看到這些人的時候,眼中鬆了口氣。

    就在這片刻,居百戶已經帶人來到了這邊。

    牧白看着居百戶說道:“屬下發現一名夜行者,正準備緝拿”

    牧白不敢說是突厥人,因爲現在的情況,牧白很不清楚,爲何和居百戶一起來的,會有突厥人。

    聽到牧白的回答,居百戶看了牧白一眼,隨後將目光看向了後面的突厥人。

    “啓力赫爾,這位不會就是你們突厥走失的使者吧”

    聽到居百戶的話,啓力赫爾將目光看向了那個蒙面的突厥人,隨後點了點頭,“正是”

    “那你可以帶走了”居百戶帶着冷冰冰的語氣說道。

    啓力赫爾一點也不惱怒,只見他看了眼那個突厥人,然後點了點頭後,說道:“雖然已經找到了我突厥失散的使者,但是傷我使者的兇手必須交出來”

    啓力赫爾的話,讓的牧白不由的將冰冷的神色看向了他。

    但是啓力赫爾卻將目光看向了居百戶。

    居百戶看了眼牧白,隨後說道:“這不可能,雖然是我屬下傷了你突厥的使者,但是我們也是奉命行事,大乾的夜晚施行宵禁,除非有令在身,不然其餘人等不可出現在街頭,而你們突厥的使者,不尊大乾的律法,這已經算是挑釁大乾的國威”

    居百戶的拒絕,讓得牧白心中鬆了口氣,他真擔心,居百戶會以此爲藉口,將自己交出去。

    但是現在看來,是自己多心了,而牧白也算是明白,他爲何這麼做。

    居百戶是做給手下人看的,也是做給上面的看的。

    一是不能夠讓手下人寒心,二是不能夠有損大乾的國威。

    看到居百戶拒絕,啓力赫爾還想要反抗,但是居百戶則是說道:“既然你們的使者已經找到,那麼還請帶領回去,不可在輕易外出,不然下次便不會有這麼好的結果”

    說完,居百戶便帶着陰沉的面色離開,而牧白此時還有點疑惑,所以跟了上去。

    隨後,牧白麪臨的則是居百戶的斥責,因爲這件事情牧白辦砸了。

    那些外出的突厥人,真正的目的其實爲了吸引監視他們的錦衣衛,從而爲後面真正有任務的人創造機會。

    接到牧白消息的居百戶等人,帶着人正準備捉拿這些人時,他們已經返回了驛站。

    而最後一個沒有返回的,則被牧白拖住,而這也緣由於牧白早發現了突厥人的計策,那個突厥人以防牧白打亂計劃,所以纔會返回拖住牧白。

    最後突厥人看到還有人未返回,便以使者消失爲由,找到正好心情不佳的居百戶,然後接下來的事情,便如牧白所看到的一樣。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