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大乾錦衣衛 >第十六章 交易
    第十六章 交易

    牧白已經有所猜測,然而鞏百戶還帶着最後的希望,將目光看向了居百戶。

    “居百戶大人,牧白與突厥勾結,證據確鑿,還請大人下令緝拿他”

    鞏百戶此刻的表情很是卑微,完全和平時的模樣相反,這讓得旁邊關注的居百戶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但是居百戶卻沒有搭話,依然目光冷漠的看着牧白和鞏百戶二人,心裏面不知道在思索着什麼。

    而看到這些,牧白繼續向着鞏百戶慢悠悠的走去。

    鞏百戶看到牧白的動作,眼中閃過驚恐,隨後微微向後退着的同時,嘴裏面再次喊道:“百戶大人,牧白以下犯上,還請大人爲我做主。”

    此刻的鞏百戶已經完全沒有了昔日的傲氣,開始向居百戶求援了。

    然而就在剛纔,居百戶的身後,有一名錦衣衛手下,拿着一把梨木的椅子,放在居百戶的身後,隨後居百戶撩起長袍,然後大刀闊馬的坐了上去,一隻手臂支撐着自己的頭顱,像是看戲一樣。

    鞏百戶看到這些,眼中的絕望一閃而過,隨後他的語氣變了,變得陰狠起來。

    “居力學,倘若我今日身死,我身後的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鞏百戶帶着顫抖聲,聲嘶力竭道。

    也許是鞏百戶的話,驚破了居百戶內心的平靜,只見居百戶端坐而起,目光冰冷的看着鞏百戶,徐徐說道:“死到臨頭,你居然還拿你身後的人威脅我,真以爲我拿你鞏義沒辦法了。”

    說到這裏,只見居百戶居然笑了起來,“這次還多虧了牧總旗了,找了這麼好的藉口,然後讓我有機會剷除你。”

    說着,居百戶居然難得露出了笑容。

    而鞏義在看到居百戶的笑容之後,卻只感覺到全身一寒,他沒想到,居力學居然打的是這樣的主意。

    聽到居百戶的話,牧白將目光看了過去,沉默一會問道:“百戶大人,如果我將鞏義殺死,那麼不知道大人可否放我一馬”

    牧白的話,讓的居百戶笑了笑,“我想以牧總旗的聰明才智,應該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命運,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居百戶沒有正面回答,但是他的話語已經表明了意思。

    聽到這話,鞏百戶大笑起來,一邊笑着,一邊看着牧白,眼中再無先前的陰狠,反而露出一種同病相憐的目光。

    “枉你機關算盡,最後不過是做了別人的嫁衣,也罷,黃泉路上有你牧總旗相伴,也不算是太過於寂寞。”

    鞏義的話,完全的表明了他的死志,已經不抱期望。

    然而牧白卻並不認同這就是自己最後的幸運,所以牧白準備奮力一搏。

    但是在這之前,牧白決定先將鞏百戶這個潛在的危險先除去爲好。

    所以,牧白趁着鞏百戶已經喪失了警惕的時刻,暴起發難,突然間來到了鞏百戶的身邊。

    牧白看到了鞏百戶眼中驚愕的神色,他知道鞏百戶在驚愕什麼,可惜最後的這個念頭只能成爲了疑問,無法解開的疑問。

    牧白的匕首,凌厲的劃開了鞏百戶的喉嚨,點點鮮血,四濺,濺射到牧白的臉上。

    “砰”的一聲,鞏百戶就這樣直挺挺的倒地,再也沒有了生息。

    而牧白也是鬆懈了下來,眼神之中的銳利再也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平靜。

    然而就在這時,已經死亡的鞏百戶的身軀上,突然間點點星光瀰漫,隨後一個像是什麼碎片的東西,漸漸的浮起,離地面一米的距離時,停了下來。

    牧白平靜的瞳孔之中,閃過訝然,隨後慢慢的靠近,收攏起來,還不待查看,一直注意着二人動作的居百戶,出聲了。

    “啪啪啪,”間歇性的拍掌聲響起,“牧總旗果然是福將,這麼快便將我的眼中釘除去,可惜,這樣的人才只能就此隕落,願你下次找個好的歸宿。”

    居百戶說着,臉色漸漸的變冷。

    “爾等聽令,牧白與突厥勾結,泄露大乾的情報,鞏百戶單人追擊,不敵牧白,已然身隕,爲了大乾的安危,絕不能讓此僚將情報泄露出去。”

    居百戶話落,得到的是一衆附和的聲音。

    “是,大人”

    隨後居百戶身後的錦衣衛終於出動了,只見他們紛紛抽出自己的繡春刀,便向着牧白奔跑而來。

    牧白眼神平靜的注視着這一切,等到衆多的錦衣衛快要到身前的時候,牧白朗聲說道:“百戶大人,我有話說”

    聲音穿過急促的腳步聲,響徹在居百戶的耳旁。

    居百戶笑了,“死到臨頭,還想要乞憐嗎”

    “不,百戶大人,我想要說的是有關於一封書信,”說到這裏,牧白停頓了一下,“難道大人就不好奇,鞏義爲何要爲那封書信殺人滅口嗎”

    牧白的話,驚破了居百戶內心的平靜,他狐疑的看着牧白,心裏面忍不住思量起來,會不會牧白再騙自己。

    畢竟上次他也問過此事,牧白卻沒有承認,然而這次他居然以此做文章,是不是想要活命之舉。

    就在居百戶沉思的時候,牧白再次說道:“因爲那封信牽扯到鞏義身後之人。”

    這話猶如霹靂響徹在居百戶的耳旁,讓的居百戶瞬間大喝出聲。

    “住手”

    聞言,已經離牧白只有幾米距離的錦衣衛,不由得停下了步伐,將目光看向了居百戶。

    居百戶平緩了自己的呼吸,神色鄭重的看向了牧白。

    “倘若你騙我,我必讓你生死不如”

    居百戶帶着陰寒的語氣說道。

    牧白笑了,他知道自從自己說出這句話之後,他的生命便已經有了安全的保障,雖然這個安全保障只是暫時性的。

    而牧白也明白,居百戶爲何在意那封書信。

    正如鞏義身後有人一樣,居百戶身後也是有着錦衣衛高層在撐腰,要不然單憑他怎麼可能鬥得過鞏義。

    而下層這樣,那麼上面的鬥爭可想而知,因此如果有機會,居百戶很願意爲自己的上司獻上對方的把柄,所以當知道書信的消息,居百戶纔會暫時性的放過牧白。

    居百戶威脅完之後,才徐徐問道:“那封信在何處”

    聽到居百戶相問,牧白笑了笑。

    “百戶大人不要着急,那封信最後一定會到你的手中”

    看着牧白平靜的面色,居百戶沉默。

    “萬一你是騙我,又該如何”

    “我的跟腳在哪裏,百戶大人完全知曉,如若我有不軌的念頭,恐怕走不出這座城池”

    牧白的話,讓的居百戶暫時性的選擇了相信。

    “好,我信你,但是書信我要在三日之內見到,不然你的頭顱將不再屬於你自己。”

    “成交”牧白爽快的說道。

    居百戶深深的看了眼牧白,然後便大步離開,再也沒有回頭。

    居百戶的錦衣衛心腹,看到居百戶就這樣離開,面面相覷一番,隨後跟了上去。

    牧白看着他們的背影,暗中鬆了口氣。

    “還請百戶大人將我的那名手下釋放,牧白不勝感激”

    最後牧白像是想起什麼,大喊道。

    居百戶的身影一陣停頓,也沒有回話,再次趁着夜色離開,然而牧白知道,居百戶絕對會釋放莫笑的。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