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圍爐夜話普洱茶 >第14章 知茶——是茶不是藥,莫要談療效
    那黑洞投射出兩道黑色光芒,射入秦嬸的瞳孔中,片刻功夫,他便成了一個癡呆一般,問什麼,便回答什麼,絲毫沒有隱瞞。 br >

    半刻工夫,莫問的臉色冷了下來,秦嬸早已將秦毅的遺囑,並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哼,原本我只是想將當年你們秦家奪走的東西搶回來,但現在,你們秦家一切財富都歸秦小悠所有,多出的就當利息吧。”

    莫問之所以找當年那份遺囑,目的便是爲了給王慧茹母女一個公道,通過正常手段奪回財產。但現在,證據毀掉了,那就只能退求其次,別怪他不擇手段的將秦家所有財產據爲具有。

    “此人我留着尚有用,其餘人皆可殺。”

    莫問一手提着秦嬸,淡淡的道。言下之意便是叫那些古武世家的人有仇報仇,有怨抱怨,秦家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想有一個好下場,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之所以留下秦嬸的命,那是因爲他乃是秦家的家主,藍海集團的所有股份都掌握在他手中,雖然此時的秦小悠未必會在意那些身外之物,但屬於她的東西,便是屬於她的東西,不可能依舊留在秦家。

    那些京華地界的古武世家,早就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找秦家報仇,但礙於莫問的威勢,不敢擅自動手。現在有了莫問的首肯,立刻一擁而上,爭先恐後的撲向秦家,經過之前的戰鬥,鬼幽的人全部滅亡,而秦家人則大多負傷,那能提升力量的詭異黑霧也消失,面對如此多古武世家的聯手,幾乎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不一會兒,便有一片片的秦家古武者倒下。幾乎是一面倒的屠殺。

    秦廣企圖逃走,畢竟他有胎息境界的修爲,尋常人難以擋住他,但空中降下一道巨大的黑霧之劍,直接將他劈的口吐鮮血,氣息萎靡,後面霍長興與畢寬海一擁而上,直接將他給打成重傷。

    “老夫恨啊”

    秦廣長嘯一聲,複雜無比的望了莫問一眼,然後身軀緩緩倒在地上。怒目圓睜,死不瞑目。臨死之前,他真的後悔了,若不是當年他放任秦嬸害死秦毅,同族相殘,奪人財產,莫問就不會對付他們秦家;若不是他野心勃勃,與邪勢力合作,秦家或許依舊是京華五大古武世家之一。

    但現在蟻神。什麼都完了一念之差,毀了一個傳承百年的家族。

    秦家的所有人全部伏誅,另一邊古武世家的人也死傷慘重,損失不小。

    莫問一手端着陣盤。把靈氣丹蘊含的最後一口靈氣注入陣盤裏面,陣盤頓時發出一道黑光,緊接着那籠罩着廣場的黑霧緩緩消散,一縷陽光終於射了進來。大地重現光明。

    莫問身影一閃,化爲幾道殘影撲向遠處的山頭,從一塊隱祕的岩石背後。拔出一支黑色的小旗,那小旗只有巴掌大小,黑底金邊,上面烙印着一顆黑色的骷髏頭,正是與陣盤配套的陣旗。

    光有陣盤,還沒有陣旗,不可能構建出一個完整的大陣,但凡有陣盤的大陣,都會有陣旗匹配。除非是那些陣法大師,陣術之道的造詣臻至化境,一念便可構建天人感應,引動天地之力,才能不借助陣盤與陣法,以任何之物爲陣基,構建出一個大陣。

    修仙者中的那些陣法大師,一念成陣,隨時隨地佈下陣法,地上的一塊石頭,樹上的一片樹葉,水裏的一條魚,都可以成爲陣術大師構建陣法的根基,一旦陣術達到這個境界,放在修仙界,都是很可怕的人。

    當然,修仙界中,能達到這種境界的陣術師,也不多。

    莫問又在另外幾個山頭,接連拔下四支陣旗,全部五支陣旗,一個陣盤,構建了一個簡單的大陣。這一類陣法,很簡單,乃是最普通的大陣,修仙者剛剛學習陣術的基礎之術,並不複雜,所以莫問才能輕而易舉的控制這個陣法,換成高深一點的大陣,他恐怕就無能爲力了。

    當然,陣法簡單,可不意味着這一套陣盤很簡單,但凡能製作陣盤的人,百分百是修仙者,而且是有一點陣術造詣的修仙者,乃是純粹的仙家之物。

    莫問上一世都沒有機會獲得一套陣盤,哪怕是最簡單的陣盤,結果這一世輕而易舉的便獲得一套,還真是令人唏噓不已。若那鬼墨乃是一個修仙者,而不是一個古武者,對陣術又不瞭解,那他幾乎不可能從他手中將陣盤奪走。

    將陣盤的底座放過來,有一個吐出的按鈕,莫問眼中閃過一抹了然,按下按鈕,咔嚓一聲,底座驀然下凹,露出了一個狹小的空間,裏面鑲嵌着一塊雞蛋大小的乳白色石頭。

    “果然是靈石。”

    莫問眼中一喜,他早就知道,鬼墨一個古武者,不可能有能力催動陣法,若是沒有靈氣啓動,即使有陣盤也無用。所以他猜測,肯定有靈氣輸出裝置存在,否則大陣不可能展現出那般大的威能。

    之前他擊殺鬼幽諸多強者,大半憑藉陣法的力量,憑靈氣丹那一點靈氣,根本不可能維持大陣的運轉,只能勉強做到控制大陣。

    莫問將陣盤中的那塊靈石扣了出來,發現乳白色的石頭有一半變成了灰暗色,另一邊則依舊是乳白色。

    “只消耗了一半的靈氣,估計還能使用一次。”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欣喜,一套陣盤,哪怕只是簡單的大陣,若是運用得當,放在古武界,那絕對是一個大殺器,別說胎息境界,恐怕金丹境界的強者,一旦困在陣中,都會喫虧。

    他將陣盤放入儲物戒指裏面,然後閃身回到了畢家山莊的那個廣場,前後不過短短几分鐘的工夫。

    秦小悠從遠處跑了過來,緊緊握着莫問的手,眼眸望着一地秦家人的屍體,眼中閃過一抹複雜之色笑傲華夏最新章節。大仇已報,仇人全部伏誅,但她卻沒有什麼興奮的情緒,反倒有些悲哀。

    “別多想,他們勾結邪勢力,企圖滅盡古武世家,其心可誅,本就該死。”

    莫問拍了拍秦小悠的手,他知道,不管怎麼說,秦小悠的父親是秦家人,而她也是秦家人,雖然秦家人無情無義,但祖宗卻是同一個祖宗,這種一族流血的場面,對她有着不小的影響。

    “嗯”

    秦小悠微微點了點頭,低着頭沉默不語,她並不同情那些作惡的秦家人。只是想到自己的身世,大仇已報,一切都將煙消雲散,自己依舊是那個孤苦伶仃沒有父親的孩子,以後也依舊是如此。

    她驀然緊緊地抓住莫問的手,一刻都不想放開,雖然她失去了很多很多,有了他,便有了一切。

    王小菲默默地跟在秦小悠身後,並沒有說話,平時活潑的她,少有的有些沉默,畢家山莊發生的一切,令她措手不及,令她感受到了古武界的腥風血雨,以前她時刻有着家族的庇護,但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便顯得如此的無用。

    她望了莫問一眼,輕嘆了一聲,難怪小悠會對他傾心,這個少年的確是一代人傑,根本不是那些所謂的世家公子可比。

    “莫問,接下來該怎麼辦那秦家,還有鬼幽”

    霍長興走了過來,望了莫問一眼,然後微微低下頭道,古武界強者爲尊,對莫問,他展現出了足夠的尊敬。現在畢家山莊大亂,很多事情便接踵而來,雖然莫問不是京華古武世家的人,但卻沒有人敢忽視他的存在。

    畢寬海也走了過來,雖然並沒有說什麼,但也是一副聽從莫問意見的模樣。

    秦家乃是一個大家族,有着百年曆史,雖然秦家的高層幾乎全部死在畢家山莊,但秦家的普通族人,卻還有不少。現在秦家犯下如此大錯,如何處置那些人,自然是一個問題。

    “你們放心,此事我會稟報給天華宮,鬼幽的人肯定不敢再次出手爲難你們。至於秦家”

    莫問沉默了一下,往了身邊的秦小悠一眼,淡淡的道:“若有着抱丹境界,殺之。其餘修煉古武的人,全部廢掉修爲,三代之內不能修煉古武,並將秦家的傳承典籍收繳。”

    畢寬海與霍長興對視了一眼,換成他們,按照古武者的手段,肯定會將秦家徹底滅族,秦家犯下如此叛逆大錯,不滅族何以震懾諸世家,若是處罰輕了,那以後豈不是誰都敢跟邪魔勾結,坑害古武界。

    不過既然莫問如此說,他們也不敢多說什麼,按照莫問的處罰,秦家也差不多毀掉了,收繳傳承典籍,三代內不能修煉古武,等於斷絕了養虎爲患,秦家人日後復仇的可能。三代過後,秦家恐怕會徹底淡出古武界,成爲一個普通家族。

    “此事乃是你們京華古武界的事情,我不便參與,告辭。”

    莫問微微拱手,然後拉着秦小悠離開了廣場,現在各大古武世家亂成一團,死的死,傷的傷,他可不想管那些閒事,至於以後鬼幽會不會因爲今天之事報復,那也與他無關,自有天華宮的人管,若是天華宮都不管,那他管有什麼用。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看更多 威信公號:hhxs665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