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圍爐夜話普洱茶 >第20章 知茶——另類普洱茶(一)老茶頭
    三個黑袍人,皆是目光炙熱的望着莫問,恨不得將他給吞下去。

    “小子,我發現你實在越來越可愛了武逆乾坤最新章節。”

    一個黑袍人嘿嘿陰笑了起來,他眼中,莫問瞬間變成了一個寶庫,儲物戒指都有,裏面還不知道有什麼好東西,簡直令人垂涎三尺。

    “莫問,你不是他們的對手,趕緊逃走。”

    裴風舞深吸了口氣,蒼白的臉上有些無奈,即使有仙家之寶,莫問也不可能戰勝金丹境界的強者,他一身寶物,留下來豈不是白白便宜了鬼幽的人。

    “逃,你們一個都別想走。”

    一個黑袍人冷哼一聲,大衣袖一甩,一道黑光亮起,然後形成一條十幾米長的手臂,貫穿空間,直接抓向莫問,顯然準備先將他拿下。

    莫問的身影化爲一團煙霧,飄渺的變幻了一下,直接從原地消失不見了,那隻彷彿能接天連地的手臂,一下抓了一個空,從莫問的位置處一掠而過。

    十幾米處,一陣煙霧扭曲,莫問的身影緩緩出現。

    “咦,有點意思。”

    黑袍人眼中閃過一抹驚訝,有些意外的望了莫問身上的蓑衣一眼,眼中的光芒越加炙熱,那絕對是一件不凡的仙家之寶。

    莫問嘲諷的望了黑袍人一眼,他身上的蓑衣,當年乃是一件寶器,等階還在玄器之上,雖然現在只剩下靈器的力量,但珍貴程度卻一點都不下於尋常的玄器。

    自從得到此蓑衣之後,莫問便仔細研究了一番,發現這蓑衣有着幾項很強的功能,若不是年代太久遠導致退化,絕對是一件頂尖的寶器。

    虛實幻化,便是着蓑衣的功能之一,能變化各種形態。製造幻覺,迷惑敵手,同時也有着很強的防禦能力,把以柔克剛的道理髮揮到了極致,越剛猛的力量,反倒是越難傷到蓑衣的主人。

    同時,蓑衣還具有隱藏氣息與僞裝的功能,若是用來偷襲人,簡直防不勝防。

    論價值,還遠在裴風舞與蔡琰兩人的玄器之上。

    “一個毛頭小子而已。我來對付他。”

    那圍攻裴風舞的兩名黑袍人中,驀然有一人退出戰場,盯着莫問不斷冷笑。

    “魂厲,你對付他可以,但獲得的好處”另一名黑袍人不鹹不淡的道。

    “放心,老規矩,不管得到什麼,最後大家都平分,別叫那兩個女人妨礙我。”那個名叫魂厲的黑袍人冷聲道。

    “有你這句話。我們自然配合。”

    兩名黑袍人紛紛陰笑一聲,開始主動出手,纏住裴風舞與蔡琰兩人。

    兩人頓時有些焦急,她們原本就處於絕對的下風。現在兩個黑袍人故意纏住她們,她們根本沒有機會協助莫問,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莫問死在那個魂厲手中。

    之前裴風舞還能以一人之力攔住兩人,但受重視之後。對付一個人都已經很喫力,自然無法再攔住另外一人。不過少了一個對手,裴風舞的壓力頓時降低了一大半。但她知道,一旦那黑袍人殺了莫問,她們的處境依舊不會有任何改變。

    “小子,你叫莫問我知道你十三爺的嫡福晉最新章節。”

    那個叫魂厲的黑袍人並沒有立刻出手,反倒是冷冷地盯着莫問,身上陰氣涌動,如果莫問企圖逃走,那他絕對會第一時間擊殺他。

    “原來我的名氣還不小。”莫問勾脣笑了笑。

    “你名氣小不小我不知道,但你之前就得罪了我,破壞了我的好事,等會我要將你抽經扒皮,叫你體會一下生不如死的感受。”

    魂厲陰森的道,瞳孔中閃動着血光。

    那日前去畢家山莊獵取血食的那些人,全部都是他的手下,結果卻在莫問手中栽了,並且全軍覆沒,而且還丟失了一件陣盤。

    此事,令他在組織裏受到了不小的懲罰,他若不將莫問碎屍萬段,難以嚥下這口氣。

    “哦,原來還有這種事,那真是一件不錯的好事。”莫問笑着道。

    “馬上你就知道什麼叫後悔。”

    魂厲眼中閃過一抹怒色,這個少年居然敢調侃他,簡直活膩了。

    魂厲一躍而起,體內用出一道道可怕的黑氣,那黑氣足有大腿粗,二十幾米長,像是章魚的觸手一般。十幾條巨大的觸手一甩,頓時鋪天蓋地,攪動一方天地,天地元氣似乎都全部盪開,一條接一條觸手連在一起,將莫問封鎖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裏。

    下一刻,所有觸手猛地向內收縮,別說一個人困在裏面,即使一座山都能絞碎。

    莫問微眯着眼睛,周圍恐怖的壓迫力令空氣似乎都凝固了,身上像是揹着一座山,足以令人行動不便,金丹境界的力量,果然很駭然。

    但他並沒有慌,反倒是不急不緩的從一個玉瓶裏倒出十幾顆靈氣丹,一股腦的全部塞進嘴裏,然後從藥靈戒中,摸出一個玉牌,正是從大方派寶庫裏面獲得的金剛符。

    返回的時候,莫問已經有了付出一點代價的覺悟,面對金丹境界的絕世強者,只有利用符錄,他纔有贏的可能。

    靈氣丹蘊含的靈氣在體內一轉,然後紛紛化爲靈力,莫問一指點在金剛符上,下一刻金剛符驀然釋放出道道金光,一個琉璃似的金光罩將莫問護住,與此同時,一道道天音梵唱之聲響起,像是有佛陀在誦讀金剛經,奇特的聲音根本無法遮擋,充斥在地底大溶洞裏面。

    那些絞殺向莫問的黑色觸手一遇上琉璃金光罩,頓時紛紛崩潰,一截一截斷裂,然後徹底消失在空中。

    魂厲驀然面色蒼白無比,眼中盡是驚恐之色,像是遇到了大恐怖一般,身軀一顫,噗嗤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那些觸手撞在金光罩上面的一瞬間,有一股恐怖的偉力反彈了回來,直接就將他給撞成了重傷。

    而且那詭異的天音梵唱之聲,盤旋在腦海中不散,差點震的他靈魂都崩碎。

    “那是什麼力量”

    魂厲不可置信的望着琉璃金光罩中的莫問,根本不相信一個胎息境界的年輕人,居然能對他造成如此大的傷害。

    “神佛之力獨孤女霸。”

    莫問冷笑一聲,身影化爲一道金色的光柱,直接撞向魂厲,那氣勢一往無前,似乎一座山都能將之撞塌掉。

    他手中的符錄,全部都是自上古時期殘存下來的寶物,與尋常的符錄並不同,乃是上古之物,每一枚都很珍惜罕見,若不是消磨了無盡歲月,全盛時期的金剛符別說一個古武者,即使一個修爲高深的修仙者都能一下震死。

    那金色光柱氣勢如虹,夾雜着宛如天威一般的可怕威壓,像是一座山嶽一般直接撞過來,魂厲嚇得嘴脣發青,面色慘白,幾乎一點猶豫都沒有,閃身就退。

    可面對金剛符的偉岸之力,以及漫天梵音的干擾,可他的身軀卻一動都動彈不了,明明很想逃離,但此時此刻,思維居然無法控制身體。

    “不”

    魂厲驚恐無比的淒厲大叫一聲,下一刻那金光就轟然撞在他身上,並從他身上一掠而過,身後拖出一條長長的金色光帶。

    那金色光帶中,魂厲的身體一點點崩潰,然後徹底化爲煙塵,消散在空中。

    一名金丹境界的絕世強者,徹底煙消雲散,僅僅是眨眼的工夫。

    另外兩名黑袍人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驚駭無比的望着莫問,像是見了鬼一般,他們怎麼都不相信,魂厲一個回合就死在了莫問手中,而且還是飛灰湮滅,那簡直跟做夢一般,即使做夢都沒有如此不真實。

    裴風舞與蔡琰亦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莫問,腦袋有些反應不過來,究竟怎麼回事

    一招擊殺了魂厲,莫問卻沒有什麼得意之色,反倒是肉痛的死,金剛符乃是上古傳下了的寶物,根本用不了幾次,用一次就少一次,若不是爲了救下裴風舞與蔡琰,他寧肯狼狽逃竄都不捨得用金剛符。

    “撤退。”

    另外兩名黑袍人對視了一眼,同時大喝一聲,化爲兩道黑光,瘋狂的往外逃竄,一點前輩高人的形象都不顧了,剛纔那一幕,實在把他們嚇住了。

    “一個都別想走。”

    莫問陰沉着臉,逼着他使用金剛符這等寶物,還叫他們逃走了,那他也不用混了。

    幾乎與此同時,一道金光一閃,便追向一名黑袍人,那黑袍人還沒有跑出一百米,一道金光便投射在他身上,身軀驀然一頓,凝固在了空中,居然一點都動彈不了。

    “不可能”

    那黑袍人驚恐的大叫了出來,拼命的想掙扎逃走,但卻根本無用,幾乎一根手指都不能動彈。

    一道金光從他身上一掠而過,一點都沒有停留的追向另一個逃竄的黑袍人,絢麗的金光尾部,那個黑袍人的身體一點點崩潰,化爲煙塵飄散在空中,與魂厲一模一樣。

    金光一閃而過之後,再次追向了最後一個黑袍人,那個黑袍人此時才跑出三百米,身體便在金光中徹底凝固,緩緩崩碎,化爲粉塵。

    裴風舞與蔡琰僵直的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眨眼的工夫,三個有着金丹境界修爲的恐怖黑袍人竟然全部滅亡,一個都沒有逃走。看更多 威信公號:hhxs665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