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除魔仙道下凡人間 >第一章下凡間投胎
    第一章下凡間投胎

    在一樁木建房屋裏,有戶人站在屋外焦急等待。

    在裏屋有個產婦正臨產。

    她痛苦的啊的聲叫,聲音淒涼,裏面接生婆正鼓勵她。

    她使用全身力氣來。

    “再用力就出來了。”接生婆道。

    “啊”女子撕聲裂肺的聲叫。

    “好了出來了。”接生婆見她下身嬰兒出來小腦袋了,歡乎起來。

    這時,在空中頓時一道雷電閃爍起來。

    “轟隆隆”巨響。

    烏雲籠罩起來,不多會起風了

    “呼啦啦”

    風吹拂樹葉子搖搖晃晃,枝頭嘎吱啦聲響。

    在門外的相公擡頭望了眼天色,皺起眉頭。

    “這天氣何時出現這般模樣,叫令生如何是好,如今娘子還正臨產,萬一有個閃失如何是好。”

    他心中擔心娘子胎兒會有個閃失,使自己不安起來。

    “啊”

    裏屋娘子還在繼續吶喊。

    “娘子要挺住。”門口相公不安的來回踱步。

    瞬間,在空中出現金光來,刺眼的金光使相公忙用袖擋住。

    那金光快速的穿越此屋。

    之後,在裏屋傳來嬰兒哭聲:

    “嗚哇嗚哇”

    “出來了。”接生婆抱起胎兒,用被包着,興奮叫起來。

    使門口的相公忙跑進房裏。

    “出來了母子平安。”接生婆見嬰兒下身是帶把子的,便恭喜他。

    “娘子你還好吧。”相公俯下身去看娘子。

    “相公我還好,是男是女

    ”她問。

    “男丁。”接生婆道。

    “是嗎。”她伸手掀開胎兒被子一看下身是個帶把子的。

    使她欣慰的昏過去了。

    “娘子,娘子。”相公擔心起來推醒娘子。

    “沒事,你娘子只是失血過多,這樣吧,你去宰只母雞來燉湯喝就會好起來。”接生婆道。

    “好好我這去弄去,還望勞你照看胎兒。”

    說完,他匆匆走出屋。

    他宰了雞燉湯,燉好湯端進屋裏。

    他扶起娘子一勺一勺喂她喝。

    “相公我沒事了。”娘子醒了道。

    “醒了便好,來喝湯,是我專爲你燉的雞湯。”

    相公繼續一勺一勺喂娘子喝。

    喝完湯,娘子要抱胎兒。

    “抱好。”接生婆將胎兒抱給她。

    她抱着胎兒靜靜關注,胎兒臉紅潤的,嘟了嘟嘴看自己。

    “要給胎兒取什麼名。”她望向相公。

    “就取鍾馗吧。”相公想道。

    “這名不錯,就這麼叫吧。”接生婆插道。

    “還勞煩姨娘跑一趟,這些碎銀你收好。”他轉向接生婆,從懷中掏出銅錢給她手中。

    “瞧你說的,不用。”她拒收。

    “那怎麼好意思了。”他很不好意思道。

    “還你銅錢,你們今後日子可還要喂胎兒養大成人。

    ”

    “那謝謝了受我一拜。”他說完跪拜了。

    “免禮起來。”她扶起他。

    “我先行一步,你們兩口子要好生對待胎兒知道嗎,他來的不易呀,害的你娘子吃了不少苦頭。”

    “我們會記牢你此話,放心吧。”

    “哎好。”說完她走出屋。

    在第二年春,胎兒漸漸大了些,滿月了。

    夫妻興高采烈抱着孩子逛街坊。

    在杭州西湖走了一圈,望着西湖。

    “看”夫君見西湖有艦船,漁民正劃木槳,還呦呵唱起仙遊歌。

    聲音很優美,甜美歌唱。

    夫妻聽的如癡如醉。

    “好聽唱的真好。”娘子贊讚的。

    “船伕我們能坐你船嗎。”相公向漁民喊道。

    “可以你們上來吧。”

    “有勞煩你了,娘子咱們上去。”相公轉向妻子道。

    夫妻走上船。

    “站好了。”漁民划起船來。

    夫妻望着明鏡的西湖,清綠的西湖。

    “船伕你歌唱的真好。”相公誇他。

    “哪裏哪裏,不足掛齒慚愧。”

    “你歌從哪學的。”

    “我呀在清明寺裏有個和尚聽他唱的,我也就會唱了。”

    “哦原來如此。”

    “對了你們哪方人氏。”

    “我呀是梧州來的,現居住杭州區。”

    “哦。”

    “你稱呼。”

    “鍾明,我妻子何娘。”

    “哦,老夫石海。”

    “哦那我向你老施禮了。”鍾明向石海擁拳相抱。

    “太客氣了不必多禮。”石海看了眼何娘懷中孩子。

    “你孩子。”石海問。

    “正是。”鍾明道。

    “我看看。”石海走過去抱起孩子。

    “唔,好一個粗眉大目,將來定是修道之人。”他讚口不絕。

    “是嗎。”夫妻驚訝看向石海。

    “對了孩子叫什麼。”他問。

    “鍾馗。”鍾明道。

    “鍾馗好氣魄,好很好。”

    “此話怎講。”

    “鍾馗生前伏魔的,在他前世前的事了。”石海回憶以前事來。

    “對了,你孩兒在何年出世。”

    “在去年冬月。”

    “在你娘子臨產前,有何異常。”

    “我想想,對了是有變化,天空突然閃電打鳴,之後一道刺眼金光一閃而來,當時我忙用袖擋住視線。”

    “哦是嗎。”石海驚訝道。

    “我倒請教你,這到底吉利還是不好兆頭。”

    “這是好事,能在寒冬臘月遇上打雷真少見,這說明,鍾馗前世按玉帝旨意下凡投胎。”

    “真的嗎。”夫妻驚訝一致道。

    “真是天意,你們好生養大孩子吧呵呵。”石海把孩子還抱給何娘。

    “相公,我們的孩子真是上蒼賜予我們的。”她望向鍾明道。

    “來咱們參拜上蒼。”鍾明道。

    夫妻跪了下來。

    “上蒼,夫妻二人感謝你賜予我們孩兒,在此夫妻向你叩首謝恩了。”

    夫妻叩拜三下。

    “好了起來吧。”石海扶起夫妻。

    “你們有份心就行了,你們跟蒼天有緣,攀上你們貧民百姓,真是萬幸呀呵呵。”石海樂呵呵手撫了花白鬍須。

    “我們這是在哪了。”鍾明望了一眼一望無邊的西湖。

    “看我顧得跟你們說事,忘了划船。”他趕緊劃木槳,將船頭倒過頭。

    “你們要去哪。”

    “我們去雷峯塔看看。”鍾明道,望向娘子。

    “好好,我這送你們過去。”

    “那有勞石大爺了。”

    “哪裏哪裏,這是老夫本意也要去那的。”

    “哦,那你也去那嗎。”

    “是的,多年沒去那了。”

    “太好了,我來幫你。”鍾明過去幫忙划船。

    兩人划船很快到雷峯塔寺了。

    “咱們下船。”石海道。

    夫妻抱孩子隨他下船。

    “小心。”石海拉夫妻一把,跳過石階。

    而三人走上石階,往一階階石梯上去。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