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長生禍 >第十一章 擇仙緣
    “無終……”蕭凡生下意識唸了一下,臉色有些緊張甚至是發白,他現在是左右爲難,怎麼也想不到道尊會賜他道號爲無終,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

    “你放心,無始天尊驚才豔豔,是真正的聖賢,萬古來可比肩者不多,不過只要你努力了,奮鬥了,未來就算是你達不到無始天尊的那種高度,那又如何,你現在放寬心,順其自然就好。”道尊見蕭凡生臉色緊張的樣子,以爲是這個道號和無始天尊並列,所以讓蕭凡生感覺到了壓力,當下輕寽扶須,笑着說道。

    “不,師父,我意思不是這樣的,我……”蕭凡生此刻臉色發黑,這老頭子竟然是閉上了眼睛,裝作聽不到一樣,這下被這老頭子弄的不能不答應了,心中也只能暗歎一聲。

    “無終……這不是在詛咒我嗎?什麼狗屁道號,如果我都註定有始無終了,那我還修什麼仙?悟什麼道?這老頭子還真是不要臉,居然這般整我,真是太可惡了。”蕭凡生這時候有種抓狂的衝動,他能感覺到這老頭子就是故意的,可他也沒有辦法。

    “恭喜無終師叔!”古風回過神後,當下就是恭恭敬敬的給蕭凡生拜了一拜,讓蕭凡生大驚。

    “古風大師,你,你怎麼稱我叫師叔啊,不是我,我叫你師叔纔對嗎?”蕭凡生說話都有些結巴了,剛剛走進萬佛宗還戰戰兢兢,如同劉姥姥入大觀園似的,一副愣頭青模樣。

    特別是古風大師,神通廣大不說還神祕無比,宛若傳說中不出世的大能名宿,可,可現在卻變成了自己的師侄,蕭凡生就是再穩重也穩不了了。

    “回師叔,古風本來的確是古字輩弟子,按道理說確實是你該叫我師叔,但我後來拜入了方丈的大弟子門下,而現在你是道尊的真傳弟子,也就是說,我的輩分比你低了一輩。”古風哭笑不得,這實在是意料之外,繞是他城府再深,看着蕭凡生的眼神也是變得怪怪的。

    “原來是這樣啊……”蕭凡生到現在內心纔有些平靜下來,不過想起古風的話,他看向古風的眼神也是怪怪的,這古風好好的古字輩弟子不當,怎麼還拜入了自己師侄的門下?

    不過既然古風沒說,他也不敢問,這個問題只能暫時憋在心裏,等出去後再問道尊。

    古宏方丈這個時候深深地看了一眼道尊,眼中露出了絲絲訝異,心中暗歎“恆虛果真不愧是繼無始天尊之後的道教第一人,如果不是如今天地靈氣貧脊,不負當年盛況,恐怕就是無始第二啊!這老頭子果然是老謀深算,目光長遠,真是可怕啊,道教收下個了不得的道子,看來我佛教也要快些尋找佛子纔行了……”

    事實上古宏方丈雖然這般忌憚恆虛道尊,但他自己也乃是聖人,如果兩人刀劍相向,倒不見得古宏方丈就弱了道尊。

    對於古宏方丈的內心想法,道尊那是耳不聞爲淨,過了許久後,這才睡眼惺忪的睜開眼來。

    “你說當時有個黑衣人在爭奪不滅魔功是吧,你知不知道那黑衣人叫什麼,長什麼樣子?”道尊問道。

    “回師父,當時風雨交加,歷大哥和那黑衣人的對話我根本就聽不到,只是隱隱約約聽到什麼史……什麼道……至於他的樣子,我,我不記得了……”蕭凡生額頭上冷汗直流,想要想起黑衣人的模樣,但腦袋脹痛的要命,迷霧重重,居然是描繪不出黑衣人的樣子。

    “史?道?”道尊和方丈面面相覷,像是發現了什麼線索,不過隨即兩人都很默契的不再說話。

    古風大概能知道這兩位聖人是猜出兇手了,但兩人又覺得有些不妥當,不太確定,又或者這兇手影響力太大,不好處決,故此閉口不言。

    仔細想想,這世間還有什麼東西能讓這兩位聖人如此犯難?

    古風搖了搖頭,此事恐怕不是那麼簡單,肯定牽扯到了一些不該牽扯到的勢力。

    “老和尚,今日老頭子我在你萬佛宗收了徒弟,怎麼你就不打算送點見面禮?更況且歷奇崖可是在血衣上寫了,要治好凡生的病!難道歷奇崖爲天下蒼生立下如此蓋世奇功,將不滅魔功從魔教隻手爭奪而出,此刻你還藏着掖着,是不打算履行歷奇崖的臨終囑託?是不想替凡生治病?”道尊雙眼一眯,露出一抹狡黠,然後大義凜然對着古宏方丈說道。

    “治病這點手段你又不是沒有,能輪得到我?”古宏方丈不由得莞爾一笑,對道尊的話不置可否。

    “哼!歷奇崖捨生取義,替天下蒼生爭奪回了不滅魔功,更是彌補了你們萬佛宗當年犯下的大錯,難道老頭子替歷奇崖要點好處都不行?”道尊嘿嘿一笑,說到此處,就算是古宏不答應都不行了。

    果然,道尊的話一說完,古宏方丈臉色一變,雙目頓時變得古老滄桑,彷彿在追憶着什麼。

    “當年確是我們萬佛宗出了差池,這才發生了滔天大禍,讓魔君差點奴役天下蒼生,唉……罷了罷了,本宗有《易筋經》、《皇帝內經》還有《霸聖決》三門絕世功法,每一門功法都各有千秋,不一定能分出孰強孰弱,但三門功法都可以洗髓乏筋,脫胎換骨,你要選擇以哪門功法治病?”最後古宏方丈搖頭嘆息,歷奇崖立了這麼大的功勞,絕對是有資格讓蕭凡生脫胎換骨。

    “啊?這、這真的能治好我的病嗎?”蕭凡生聽聞不由得欣喜若狂,眼淚在眼眶裏打轉,這是他從小以來的心結,此刻終於要被解決了,讓他長長的呼了一口憋氣。

    首i…發

    這些年來,隨着他年齡越來越大,他逐漸感覺到了壓力,那種在生死之間徘徊的可怕感覺,這對一個小孩來說簡直就是惡魔,如今終於要完結了。

    “無終師侄,這三門功法絕對可以治好你的病!”古宏方丈笑呵呵的說道。

    “師父,我該選擇哪一門功法替我治病?”蕭凡生想了許久,也沒拿住注意,最後只能讓道尊決定。

    “洗髓乏筋,脫胎換骨乃屬《易筋經》最爲玄奧,逆天改變體質又屬《霸聖決》最爲霸道,而《黃帝內經》那東西雖然說也可以洗髓乏筋,改變體質,但是太過深奧,少有人能瞭解其中至聖奧理,至於如何抉擇仙緣,這就得看你自己了。”道尊如數家珍,一一道來,讓蕭凡生不由得眼前一亮。

    “古宏方丈,我選擇《易筋經》這門功法爲我治病!”蕭凡生知道自己從小身懷絕症,身子骨單薄,恐怕病好了身體也不會太好,本來想選擇《霸聖決》來改變體質,但他最後卻選擇了易筋經。

    “不錯不錯,孺子可教也。”道尊爽朗一笑,顯然是對蕭凡生很滿意。

    道尊這一笑可了不得,周圍環境頓時如沐春風,生機一下子盎然起來,就是那一盆放在窗口的病怏怏的小花,此刻都高高的昂起頭,彷彿接受天地的洗禮。

    這就是聖人,一舉一動皆是融入天地大道之中,可隨着心情改變天地大勢。

    傳說聖人一怒,天地崩毀,日月沉淪,萬物皆爲塗炭,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可惜一直沒人可以真正證實這件事情。

    原因無他,到了聖人這個程度,喜怒哀樂已經不形於色了,更不用說可以觀看聖人之戰,從而證實這個猜測。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