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長生禍 >第十七章 風雲起
    蕭凡生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實力微弱,不能去冒險,而且他覺得如今是多事之秋,他隱隱約約感覺到一股血腥味,故此往那片山峯相反的方向走去。

    “這輪迴島還真是大啊,走了這麼久都還沒有看到大海。”其實蕭凡生往那片山峯相反的方向離去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他從小在小牛村長大,從沒有看過大海,只在書籍中看過關於大海的描述。

    蕭凡生沒有停留,一路向南,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突然神色一震,看着前方猶豫不決。

    前方是和骨海剛好相反的一幕,一片片鬱鬱蔥蔥的林木參天,也不知道有多少顆巨樹,無邊無際,生機勃勃。

    嗷嗚!

    不過,蕭凡生剛想要動腳,一聲聲虎嘯猿蹄從森林中傳出,碎金裂石,而且蕭凡生能感覺到,聲音的來源處離他不遠,而且正在快速接近。

    “糟了,有猛獸……”蕭凡生臉色大變,他的話音剛落,一頭巨大的魔猿就從森林中拔地而起,嚎叫着從高空狠狠地砸下。

    砰的一聲,蕭凡生所在的位置瞬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煙霧散開,一頭魔猿在坑洞裏面劇烈抽搐,一聲聲哀嚎隨之響起。

    “差點就死了,太可怕了!”蕭凡生顯得有些狼狽,心有餘悸的說道,剛纔要不是他果斷後退,此刻早已經命喪黃泉了。

    回過神來,蕭凡生這纔將目光看向了坑洞裏面不斷抽搐的魔猿,這頭魔猿體型魁梧,高達三四米,只是此刻渾身都是血洞,白骨森森,像是被什麼利器千瘡百孔,觸目驚心。

    一人一猿此刻目光在空中相接,彷彿周圍的空氣都一下子凝滯了,氣溫驟降,讓人不禁有些寒心。

    “我不想傷害你,讓我看看你的傷,說不定我能幫助你。”魔猿的目光充血,死死地盯着蕭凡生,蕭凡生心中一個冷顫,不過看了一眼魔猿身上的傷勢,努力將目光重新迎了上去,不斷比劃着。

    “嗚……”魔猿仰天長嘯,聲音淒厲如鬼在哀嚎,它高高的挺起胸膛,雙腳猛地一蹬,跳上半空,如同晴天霹靂向蕭凡生撲殺而來。

    “這回死定了……”蕭凡生想要後退,不過空中的魔猿實在是太快了,鎖定住他不放,一副要和他不死不休的架勢。

    蕭凡生額頭上冷汗直流,雙目瞪的牛眼大,可以看見在他的瞳孔裏,一頭巨大的魔猿不斷在放大,呲牙咧嘴,面目猙獰。

    近了,魔猿一隻手臂狠狠地向蕭凡生砸來,強大的力道直接讓虛空發出嗚嗚的聲音。

    蕭凡生不由得閉上了雙目,他已經退無可退,只能祈禱這頭魔猿能夠回心轉意,不然他今日難逃一劫,雙方差距太大了。

    嗷嗚!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耳邊只聽得一聲刺耳的聲音,一道狂風捲過蕭凡生的臉龐,接着一聲慘叫聲響起。

    慘叫聲很快就停止了,蕭凡生睜開眼睛,看向身後,在那裏有一頭魔猿被釘死在了地上,腦漿緩緩的順着箭矢流出來,蕭凡生不由得一陣噁心,差點乾嘔。

    與此同時,一聲驚天動地的虎嘯聲在耳邊炸響,震得蕭凡生耳膜轟隆作響,他用力捂住雙耳,將目光看向森林的方向。

    在森林邊緣,一隻吊睛白虎正在虎視眈眈對着蕭凡生,張開血盆大口,不斷狂嘯。

    讓蕭凡生更加震撼的是,這隻比魔猿只強不弱的白虎上面,坐着一個英俊的紅衣青年,他二十有餘,揹着一把漆黑如墨的長弓。

    這個金髮男子有着一頭飄逸的金色長髮,宛若黃金絲綢鑄成,他的相貌堂堂,如蒼天精雕細琢出來一般,整個人散發着一種奇異的氣質,稱之爲人中之龍也不無不可。

    “沒想到還有人比我先到達這裏,你是誰?我怎麼沒見過你?”此時,這名金髮男子已經駕馭着白虎,來到了蕭凡生的面前,他看着蕭凡生好奇的問道。

    姬空十六他自問在年輕一代可算人傑,沒有想到還有人和他一樣單槍匹馬闖輪迴島,而且居然比他更快一步到達這裏。

    不過他打量了一下蕭凡生,發現此人普普通通,跟凡人沒有什麼區別,讓他不由得露出疑惑。

    “在下蕭凡生,兄臺,冒昧問一下,你可也是爲黃泉彼岸花而來?”蕭凡生這句話就引起了姬空十六的誤會,以爲蕭凡生的目標也是和他一樣,都是爲了黃泉彼岸花。

    “我看你修爲平平,黃泉彼岸花不是誰都可以爭奪的,你到這裏是你運氣不錯,可想要爭奪黃泉彼岸花,刀劍無眼,你可要當心點了。”姬空十六雖然對蕭凡生沒有露出殺意,但是語氣很漠然,言外之意已經很明顯了。

    你這樣的小修士,走到這裏就當作一番奇遇,長長見識,不要過於貪婪,想要爭奪黃泉彼岸花,你還不夠資格。

    蕭凡生何等聰慧,要不然道尊也不會收他爲徒,他自然是察覺到了金髮男子的言外之意,當下拱手說道“兄臺今日救我一命,我必銘記於心,敢問兄臺大名?”

    “姬空十六。”金髮男子看了一眼蕭凡生,隨後緩緩的道出自己的名字,他相信蕭凡生聽到他的名字一定會大喫一驚,他自信自己還是有這個威名的。

    “姬空兄,來日方長,今日之恩,來日必將涌泉相報。”可惜蕭凡生並沒有姬空十六想象中的一樣露出喫驚,他神情自然,默唸了一下姬空十六的名字,真誠的說道。

    “舉手之勞而已,不過你要當心了,如今的輪迴島已經不像往日那樣荒無人煙了,黃泉彼岸花出世,必將引來許多傳承的爭奪,不久後這裏將成爲一片戰場,你自當保重。”話音未落,姬空十六便駕馭着白虎,化作一道光影,往骨海的最北方趕去。

    “姬空十六……”蕭凡生默默的看着姬空十六遠去,他對這個驕傲而自信的金髮男子,總的來說好感還是很大的,畢竟要不是姬空十六出手,他早已命喪黃泉。

    蕭凡生看了看森林的方向,搖了搖頭,他如今是進退兩難,經歷了剛纔的那場變故,已經知道那片森林的兇險,他是不敢一人進入森林了。

    蕭凡生不由看向骨海的最北方,那裏讓他不寒而慄,想起林霜顏和姬空十六的話,好像那什麼黃泉彼岸花將在那裏出世。

    想到這裏,蕭凡生猶豫不決,他知道如今輪迴島已經是多事之秋,將會變成一處戰場,不過他可以肯定,就算是不去爭奪那黃泉彼岸花,他也會跟着遭殃,因爲他走不出森林,只能呆在此地束手待斃。

    ”;最j新e章9節上@wb

    “黃泉彼岸花……還是去看看吧,既來之則安之!”莫名其妙的來到這裏,蕭凡生都不由得嘆了口氣,這根本就不是他該來的地方,充滿了兇險。

    “咦?師叔,快看那裏,那有個人。”突然一聲驚疑聲響起,將蕭凡生的心緒拉了回來。

    “麻煩又來了……”蕭凡生此刻都已經麻木了,面無表情的看着這羣剛剛從森林出走出的人羣,輕聲說道。

    “喂,你是什麼人?”這羣人快速向這裏走來,其中一個十五六歲大小的少女,遠遠的就指着蕭凡生說道,看語氣頗爲潑辣。

    蕭凡生打量起這名少女,這少女面容嬌柔,穿着綠色的連衣裙,身材修長,高高挺起的胸膛露出一對尖尖角,還沒有完全發育開,已經是有傾城傾國的相貌了。

    “看”

    蕭凡生還沒有說話,從森林中又走出了一對人馬,這是一羣青年,年紀都差不多,約莫二十上下。

    其中一個頗爲瀟灑的青年見到那名火辣的少女,立即笑着走了過來,把玩着手中的一把摺扇,說不出的風流倜儻。

    “楊琳師妹,別來無恙啊,沒想到我們居然又相見了,看來連老天都覺得我們兩個相配啊。”這名青年笑嘻嘻的看着那名少女,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

    “白谷師兄說笑了,小妹……死也不嫁給你這個流氓。”楊琳厭惡的說道,毫不留情,頓時笑嘻嘻的白谷一下子僵硬在了原地。

    “楊師妹,話可不能這麼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既然太玄門將你許配給我,你就應該接受,你可不想讓你親愛的師傅傷心難過吧。”白穀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隨後對站在楊琳身旁的衆人點了點頭,算是打個招呼,最後他將目光放在了蕭凡生的身上。

    蕭凡生不以爲然,迎上白谷的目光,絲毫沒有畏懼,隨後他轉身離開,不過還沒有走出三步,就被人攔住了。

    “這位小兄弟,敢問你是何門很派的弟子?”只見蕭凡生的眼前一花,風流倜儻的白谷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擺出一副和藹的模樣。

    “我和你無親無故,爲什麼要告訴你?”蕭凡生神情自然,輕聲說道。

    白谷臉色當即就沉了下來,他現在是怒火中燒,他不好對楊琳出手,不代表他是個軟柿子,誰都可以捏他一把。

    “小兄弟,你可知道禍從口出?我好心問你師承何派,你卻這般羞辱於我,你可知道我的身份?”白谷是個聰明人,他知道這小子能到達這裏,不是一般人,有可能他的長輩就在附近。

    “我管你是什麼身份,我不願意告訴你,就是不願意告訴你,你怎麼這麼多廢話?”蕭凡生有些不耐煩,他對這個虛僞到極致的男子很厭惡,冷冷的的看着目瞪口呆的白谷說道。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