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長生禍 >第十八章 花無缺
    遠處那羣青年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紛紛可憐的看向白谷,當然這種可憐並不是真的可憐,而是開玩笑的神色。

    這些和白谷一夥的青年和楊琳他們都是爲了黃泉彼岸花,所以雙方都保持着距離,只有白谷這個太玄門的乘龍快婿上來打招呼,不過他們沒有想到白谷居然被他的未婚妻嫌棄,最後還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所藐視了。

    “臭小子,別敬酒不喫喫罰酒。”白谷的臉色徹底黑了下來,他先是被他的未婚妻楊琳嫌棄,後被一個無名小卒不屑一顧,這讓他憤怒到了極點。

    “我就是不告訴你,你能咋樣?要對我一個小孩子出手嗎?讓開,我要走了。”蕭凡生對這個白谷十分的厭惡,根本不想跟他糾纏,當即說道。

    “你!好一個油腔滑調的小子,今日你想走都不行,除非你家長輩前來要人。”白谷氣的直哆嗦,一直以來只有他白谷藐視他人的份,哪輪得到別人來輕視他?更何況是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

    “要以大欺小嗎?我不想和你爭鬥,我要走了,讓開。”蕭凡生雖然知道他不是白谷的對手,但讓他屈服他還做不到。

    “哼,就讓我來代替你家長輩教訓教訓你,讓你懂得什麼是尊師重道。”儘管白谷猜測面前這囂張的小毛孩來歷不一般,但他還是忍不住了,當即就擡起手臂,狠狠地將蕭凡生扇在地上,口鼻溢血。

    “你會後悔的……”蕭凡生緩緩的爬起身子,用衣襟擦掉嘴角上的血液,冷冷的看着白谷,低沉的說道。

    話音剛落,在他的臉龐上逐漸浮現出了一個血紅的巴掌印記,在他蒼白的臉上是如此的顯眼。

    不知道爲什麼,聽到蕭凡生的話語,白谷內心深處居然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他不由得一陣驚疑。

    他的這種感覺很可靠,他當年無數次出宗門任務,就是因爲這種感覺,才每次都能險象環生,祭奠瞭如今的宗門地位,可他今日卻在一個小毛孩身上感受到了生死存亡之際才能感受到的那種心悸感。

    “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白谷露出諷刺,隨即又是一掌拍落,蕭凡生眼皮一跳,他能感覺到這一掌比剛纔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恐怕剛纔白谷的那一掌只是想教訓他一頓而已,而此時就是想要他死了。

    “住手!”就在這時,一道光影從半空中呼嘯掠過,狠狠地抽向了拍向蕭凡生的手臂。

    白谷一驚,瞬間收回了手臂,他不敢硬抗這一鞭,如果他執意拍向蕭凡生,他的這一隻手臂恐怕會被廢掉。

    蕭凡生遁聲看去,出手攔截白谷的人,竟然是他的未婚妻楊琳,這讓他一陣沉默,他知道楊琳並不是真的要救他,而只是要針對白谷而已。

    “楊師妹,你要做什麼,難道要與我爲敵嗎?”白谷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而後陰沉的看向了楊琳。

    楊琳眼皮一撩,看都沒有看他一眼,淡淡的說道“堂堂冥神宗的傳人,居然向一個孩子動手,你臉皮怎麼這麼厚,這麼不知羞恥?”

    “楊師妹,你和我作對,恐怕你師傅,甚至是整個宗門都會對你的行爲很失望。”白穀神色陰沉,今天是他成爲冥神宗的傳人後,有史以來第一次被人藐視。

    “哼,我楊琳生是太玄門的人,死也是太玄門的鬼,我是不會嫁給你的,就算是嫁給別人也不會便宜你。”楊琳臉色有些高漲,她死死地盯着白谷,狠狠地說道。

    “今日算你走運,來日方長,等着瞧!”白谷冷冷的看了一眼蕭凡生,一揮袖袍,便轉身離去。

    蕭凡生感覺這句話有些熟悉,等白谷與那羣青年離開後,他纔想起那個林霜顏的追隨者,毛華也對他說過類似的話。

    “我倒了什麼八輩子黴,居然來到這麼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蕭凡生心中抱怨,這才一天的時間,他就四方樹敵,形勢嚴峻。

    “喂,我救了你的命,怎麼連聲謝謝都不說?”楊琳氣勢潑辣,不滿的看着蕭凡生說道。

    “我又沒讓你救我的命。”蕭凡生面無表情的說道,然後就要轉身離去。

    “這麼囂張,小屁孩,你叫什麼名字?”楊琳也不阻止,大聲問道,聲音空靈如同碎玉,十分清脆悅耳。

    “蕭凡生……”蕭凡生說完,步履蹣跚,踉踉蹌蹌的向骨海的最深處走去,他要向那塊石碑下面去休息,現在只有那個地方是最詭異,也是最安全的,他相信就算是這些傳承也不敢靠近那面石碑。

    “琳兒,我知道你不想嫁給白谷,但也沒有必要做的那麼絕,我們太玄門也有要仰仗冥神宗的地方,所以以後說話儘量客氣點。”一個白髮老者看着蕭凡生離去,目光炯炯,如同一輪驕陽,似乎要看透蕭凡生,搖了搖頭,收回目光後對着楊琳輕聲說道。

    “我知道了,對了護教大人,你知道那個叫蕭凡生的小子是什麼來歷嗎?”楊琳白了一眼太玄門的護教人,不過隨後像是想到什麼,一把拽過老者的手臂,搖動的同時柔聲問道,一雙眼睛流光溢彩。

    “啊喲,輕點,我這把老骨頭快要被你這小丫頭給拆散了。”太玄門的護教人雖然嘴上這麼說,但目光裏面充滿了滿滿的欣慰。

    楊琳一雙眼睛眸光撲閃,楚楚可憐的看着太玄門的護教人,她知道護教人的見識很廣泛,知道許多不爲人知的辛祕,所以當即輕聲說道“護教大人,我知道你對我最好了,就告訴我嘛,那小子什麼來歷。”

    w|首”*發●

    “我也不知道那小子的來歷,恐怕那小子從來就沒有修煉過任何法門。”護教人話音未落,楊琳便捂住了嘴巴,不可思議的看着蕭凡生遠去的背影。

    “這小子還真是夠神祕啊。”楊琳撇撇嘴,想起這小子囂張的樣子,她不由得一笑。

    “我們該走了……”太玄門的護教人輕聲說完,便領着衆人趕往那片雪山。

    ……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的。”蕭凡生面無表情,一字一句都是那麼的沉重,如果此刻有小牛村的人在這裏,一定會知道蕭凡生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狂風一卷,朦朦朧朧的薄霧瞬間將蕭凡生孤獨的背影吞沒,他踩着屍骨前行,腳下發出骨頭碎裂的細微的聲響,吭哧吭哧。

    “這小子太古怪了,居然沒有修煉過任何法門,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進來的,難道是聖人親自保駕護航,將他送到了這裏?”

    蕭凡生的身影在薄霧中漸行漸遠,殊不知一個道人在遠處觀望着他的一舉一動,這個道人的目光如很奇特,眸子中似乎有兩把長劍縱橫交錯,形成十字形狀,正在好奇的盯着蕭凡生。

    蕭凡生此刻的身影顯得很蕭索,彷彿一個充滿了故事的小老頭,這種感覺夾雜着骨海特有的煞氣,說不出的肅殺之意在瀰漫。

    感受到臉龐上的脹痛,一股羞恥感充斥在蕭凡生的心中,他的指甲片深深地刺入了掌肉,今日對他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日子,他認識到了修真界的殘酷與現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路踩着屍骨前行,蕭凡生終於停下了腳步,他緩緩的擡起頭,看向遠處的那面頂天立地的巨大石碑,面露思怵。

    這座石碑巨大無比,高聳入雲,一股鎮壓九天十地的氣息瀰漫,古老而滄桑,任何人見到它都喘不過氣。

    “石碑上刻着的輪迴之地四個字,它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又或者代表了什麼東西?難道這輪迴島真的是輪迴之地?”一連串問題如同連珠炮在蕭凡生的腦海閃過,讓蕭凡生不由得一陣出神。

    “輪迴島是個謎,萬古以來這面石碑不動如山,一直佇立在此,似乎是鎮壓着什麼東西,又似乎這只是一塊普普通通的石碑。”就在此時,一個道人從遠處走來,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回答蕭凡生的問題。

    蕭凡生緩緩的看向了這名道人,只見這道人身材渾圓,體型矮胖,面如嬰兒般潤滑,但是卻給蕭凡生一種恐怖的感覺。

    尤其是他的一對眸子,其中彷彿育孕出了兩把神劍,縱橫交錯,如同形成了十字形狀,讓人一看就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

    “在下蕭凡生,敢問道長之名?”蕭凡生對於這個道士沒有生出任何敵意,因爲他知道此人太過於恐怖了,就算是他有十條命也不夠這道人殺伐。

    “蕭凡生,遇凡則生,必成大道,好名字,本道花無缺,你叫我花道長就行了。”道人走到蕭凡生身旁,看着遠處的那座石碑輕聲說道。

    “花無缺?我好像在哪聽說過……”蕭凡生撓了撓後腦,努力在回憶着往事,想起花無缺的那一雙眸子,突然他眼前一亮,想起了什麼。

    他震驚的看着眼前這普通而奇異的道人,他知道這道人是誰了,他聽歷奇崖說過此人。

    聽說此人當初找過歷奇崖爲他護道,雖然歷奇崖委婉拒接了,但是蕭凡生知道其實歷奇崖很看重此人,他拒絕這道人爲他護道,不過是因爲他還沒有準備好而已。

    歷奇崖曾跟蕭凡生聊過,如果他要是留下傳承,傳下道統,他一定會選擇花無缺,在歷奇崖的眼裏,就是號稱當世第一人的宇無雙都比不上這道人。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