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長生禍 >第十九章 彼岸花
    蕭凡生震驚的看着眼前這名普通而奇異的道人,愣愣出神,這一刻他想到了歷奇崖,思起了小牛村,想起他們的慘境,一股落寞之意自眸光流露而出。

    “爹孃……凡生想你們了……”蕭凡生觸景傷情,看着朦朦朧朧的天際,輕輕說道。

    “小兄弟,你說你叫蕭凡生是吧?不知道你是不是小牛村的那個蕭凡生?”道人一直不語,而後目光神光閃動,笑嘻嘻的看着蕭凡生說道。

    “你是誰?!”蕭凡生大驚失色,腳步噔噔後退,死死的盯着花無缺。

    他雖然知道眼前這名道人是花無缺,的確是歷奇崖所說的那個花無缺,但是他的身世除了道尊和古宏幾人外無人知曉,蕭凡生沒有想到此人一口就倒出了自己來歷,實在是太讓人震驚了。

    “看來是了,我沒有猜錯,你不用這般緊張,本道只是會一點讀心術而已,剛纔你觸景傷情,我不經意間讀到了你的內心深處,抱歉。”花無缺目光一亮,從上到下重新打量了一遍蕭凡生,彷彿要將他看透一般,而後笑嘻嘻的說道。

    蕭凡生半信半疑,如果可以的話,他是不願意跟此人成爲敵人的,不管的花無缺本身的原因,還是歷奇崖的關係,蕭凡生都不願意和他爲敵。

    蕭凡生自然是看到了花無缺的目光,下意識的露出戒備,然而花無缺並沒有這個自覺,依舊打量着他,從上到下,從五官到四肢,這種眼神讓蕭凡生很不自然,但是蕭凡生沒有感覺到一絲敵意,故此沒有阻止。

    “師傅,你的目光果然不錯,看來本道是註定多一個弟弟了。”良久之後,花無缺才收回目光,仰天長嘆,彷彿在感慨着什麼。

    蕭凡生不由得露出疑色,這傢伙太古怪了,先是赤裸裸的打量自己,而後居然說出這樣一番話,並且說的話讓人聽不懂,沒頭沒尾的。

    “本道當年丟失了個弟弟,一直心存僥倖,望有一天能找到我的弟弟,如今我看到你就想起我那苦命的弟弟,我很傷心難過,我想認你做我弟弟,可以嗎?”花無缺神色哀傷,目光恍惚,這樣說道,彷彿一個失魂落魄的賭徒。

    蕭凡生愈發的覺得這傢伙古怪了,這種只有在書籍中出現的故事,他也編的出來,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對他有什麼企圖。

    不過看這花無缺的神色,蕭凡生看不出一點開玩笑的意思,他意識到這傢伙是認真的,真的想要認他這個弟弟。

    “花道長,認親這種事怎麼能這般隨意,你以後肯定會找得到你弟弟的。”雖然說蕭凡生知道這傢伙絕對沒有什麼弟弟,但是看花無缺失魂落魄的模樣,不忍心的說道,他終究還只是個孩子,不可能像其他人一樣充滿心機。

    他雖然看起來城府深,心機重,但那不過是從小身懷絕症,比普通小孩子早熟而已,再說他經歷了小牛村的驚變後,傷心欲絕,充滿了落寞,看起來容易讓人忽略他的年紀,可他本質還只是個十二三歲的孩子。

    “你不願意認我這個哥哥?難道是因爲你覺得我很奇怪是嗎?放心吧,我想認你做弟弟,是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絕對不會對你有絲毫企圖。”花無缺苦笑了一下,他看了一眼蕭凡生,他穿着一身的粗布長衫,微微有些變形的鞋子,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了,作爲花無缺,他能企圖蕭凡生什麼?

    “那好吧,從今以後,我叫你大哥了。”蕭凡生看了一眼自身,也是不由得一陣尷尬,他的穿着和花無缺根本就不能比較,一個是粗布,一個是錦繡,除此之外他兩袖清風,他身上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花無缺動心了。

    “你來這裏是想要石碑庇護你吧,你就打消這種念頭吧,那裏就算是王侯都不一定願意前往。”花無缺看着石碑說道,接着他的手臂一揮,一把長刀瞬間斬破虛空掠去。

    他的目標是那座石碑,不過當那把長刀離石碑還有百丈之時,一縷縷魔氣從石碑上冒出,形成浩浩蕩蕩的黑霧。

    長刀遇到黑霧後,突然一陣抖動,寸步難行,如同被億萬重山峯所阻攔,而後蕭凡生髮現長刀的刀尖處出現了一絲絲不可察覺的裂痕。

    緊接着砰的一聲,長刀霎那間崩成無盡碎片,成爲廢銅爛鐵,落在骨海各處。

    與此同時,浩浩蕩蕩的黑霧重新歸於石碑內,蟄伏不出,此地出現了往日的平靜。

    首發

    “嘶……太過於恐怖了,幸虧我沒有前往。”蕭凡生倒吸一口冷起,心有餘悸的說道,不敢相信的看着石碑,怪不得那個地方明明有無數的殘兵利器,卻沒有人前去拾撿,原來是有如此恐怖的兇險。

    花無缺看都沒看那把被石碑崩碎的寶刀,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他看着蕭凡生緩緩的說道“今日,大哥爲你斬了白谷,你意下如何?”

    “啊?大哥,解鈴還須繫鈴人,這件事我自己來解決。”蕭凡生一愣,他沒有想到花無缺居然要這般爲他出頭,不過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使然,蕭凡生居然拒絕了。

    這一刻,花無缺的目光冷冽而死寂,彷彿眸子裏面的一對神劍要破瞳而出,殺上碧落,斬下幽冥,天下任他殺伐。

    “既然小弟都這樣說了,那大哥就先讓他苟活幾日,居然敢對我花無缺的弟弟動手,他難道忘了被我追殺的如喪家之犬的日子?”花無缺散去殺氣後,給人依然很可怕的感覺,而後看着蕭凡生輕聲說道。

    “大哥,白谷那惡人就讓我自己對付吧,我要讓他後悔,我要讓他後悔來到輪迴島!”蕭凡生一字一句的說道,話音鏗鏘有力,目光炯炯。

    “對了,你沒有修煉過任何法門,你是怎麼進入太初界,來到這裏的,要知道這輪迴島可不是尋常之地,想要來到骨海,先要穿過黑森林,那黑森林沒有道境的實力,單槍匹馬很難達到這裏的,難道是有聖人爲你保駕護航?”說到這裏,就是花無缺這樣的存在,都不由得露出了疑惑。

    “本來是有聖人保駕護航,但是……”蕭凡生簡潔的將這狗血的經歷講出來,連花無缺看向蕭凡生的眼神變得都怪怪的,目瞪口呆。

    “原來是道尊的徒弟,不錯不錯,我弟弟有這等身世,那白谷居然還要來招惹,實在是吃了熊心豹子膽!”花無缺回過神來,冷冷的說道。

    “這鳥不拉屎的鬼地方,我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蕭凡生嘆氣。

    “你能在那種情況下進入太初界,並且來到這裏,必定是有所機遇,明日我帶你去黃泉彼岸花出世的地方,黃泉彼岸花出世後,說不定會認你爲主。”花無缺嘿嘿一笑,看着蕭凡生這樣說道。

    “黃泉彼岸花,那是什麼東西?”自從進入輪迴島後,蕭凡生聽到最多的就是黃泉彼岸花了,此刻剛好可以在花無缺這裏問解。

    花無缺談起黃泉彼岸花,目光也是爲之動容,露出炙熱的精光“傳說中只生長在黃泉河畔的一種奇花。”

    “世間真的有黃泉嗎?彼岸花有什麼作用?”蕭凡生聽聞也是不由得一陣喫驚,當即問道。

    “世間有沒有黃泉我不知道,不過彼岸花我是瞭解一些,你聽說過無始天尊嗎?”花無缺想了一會,沉聲說道。

    蕭凡生一愣“聽說過啊,開創道教一脈的無始天尊,歷史上最爲驚豔的人傑,不過黃泉彼岸花和無始天尊有什麼關係?”

    花無缺似在回憶着什麼,過了一會,他纔開口說道“傳說無始天尊當年資質平平,甚至於可以稱的上是愚鈍,不過有一年他無意間得到了一株奇花,從此他的人生就改變了。”

    “一朵奇花?”蕭凡生不解,一朵花能讓無始天尊發生什麼改變?

    “得到那朵奇花後,他閉關三載,一出世,便是鎮壓了一名當年赫赫有名的俊傑,之後他不斷打破奇蹟,從此崛起,到了他歲月的黃金時期,更是獨步天下,無人可比肩,傳說他最後踏入了長生領域。”花無缺娓娓的說道,神色也是不由露出嚮往,無始天尊,史上最爲驚豔的人傑,任何天驕翹楚都不能比擬他的風采。

    “難道,無始天尊得到的那一株奇花,就是你們所說的黃泉彼岸花?”蕭凡生震撼到不能平靜,他讀過不少誌異書籍,其中不少都提到過無始天尊,蕭凡生沒有想到竟然是一株奇花改變了他的一生,讓他走上了最極致的輝煌。

    不管傳說是不是真的,這朵奇花能被世人這般眼熱,也不會差到哪裏去,此時,經花無缺這麼一說,原本對黃泉彼岸花興致缺缺的蕭凡生,頓時很想一觀這朵小花的全貌。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