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長生禍 >第二十四章 輪迴風雲起(一)
    聽到黑森林內的慘叫聲後,所有人不由得頭皮發麻,雞皮疙瘩掉一地。

    可是到了現在這個節骨眼上,誰也不敢造次,不敢去救白谷的性命,就算是之前和白谷同行的一行人也沒有動手的意思,紛紛冷眼旁觀。

    連跟白谷同行的那羣青年人都表現的如此冷漠,更何況是其他人?

    “你們這些人,還算聰明,不像鬼頭陀那兩個有勇無謀的蠢貨,居然被白谷當槍使。”花無缺懶散的走到這些人的面前,指着蠻德,還有鬼頭陀笑嘻嘻的說道。

    v,g正&版!^首`g發

    跟白谷同行的都是古傳承走出來的傳人,都是天驕,不弱於白谷,鬼頭陀等人,要不然之前也不會和白谷走在一起稱兄道弟。

    這些從古傳承走出的傳人,平日裏高高在上習慣了,此刻被花無缺這般藐視,他們心中自然是很不舒服,但是再不舒服也不能露出來,因爲他們並不想繼蠻德、鬼頭陀等人的黑暗前路。

    此時,一個身材矮小,體型厚實的青年人走了出來,他長得很奇特,身高只到花無缺的肩膀,但是一對眼睛很大,如同牛眼,配上他面如土色的臉龐,看起來實在有些忍俊不禁。

    “我們與道兄並沒有恩仇,至於白谷和鬼頭陀他們,我們和他們也只是萍水相逢,並無更多糾葛。”此人就是土仙宗的傳人,他叫達樂,此時走出來緩緩的說道,他的意思很明顯,他們和白谷三人並不熟,望花無缺能夠不要爲難他們。

    到了此時,花無缺的身份早已經被眼尖的修士給認了出來,所以所有人都是對他又驚又懼。

    當世第一人宇無雙算厲害吧,被人號稱是當世最有希望成爲帝皇的存在。

    可花無缺此人卻是比他更爲囂張,直接說帝皇之位註定就是他花無缺的,當世的帝花只爲他一人綻放,宇無雙之流只是他帝路上的絆腳石而已。

    而且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一向不容別人玷污,侮辱他聲名的宇無雙聽到花無缺的話後,卻躲了起來,不予理睬。

    花無缺因此成爲了第一個公然叫板宇無雙後,是唯一一個自身無礙的修士。

    沒有人知道花無缺的底牌有多麼可怕,才能讓宇無雙對他忌憚,不敢輕易對他動手。

    花無缺擺了擺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你們幾個雖然沒有置身其中,但是也不是好東西,當初白谷對付我這才十四歲的弟弟,你們居然都沒人跳出來阻攔,實在是太丟你們傳人的身份了。”

    “你說什麼?”萬古青山宗傳人當即就站了出來,劍眉倒豎,他勃然大怒,想要衝上去和花無缺理論,不過立即被一人給攔了下來。

    “任兄,別衝動,大家都是爲了寶物而來,不要傷了和氣。”

    攔住萬古青山宗傳人的是一個俊美的男子,他身穿藍色長袍,頭戴一座紫金冠,身體修長,站在花無缺的面前如同一把利劍。

    他的俊美和白谷那樣的風流倜儻,裝模作樣不同,他的這種俊美給人一種安靜的美,發自內心的美。

    此人是錦繡山河宗的傳人,花無缺看到此人頭戴的紫金冠,就立即知曉了他的來歷,花無缺笑嘻嘻的,很懶散的看着錦繡山河宗的傳人。

    “道兄說得對,是我們愚蠢,居然和白谷這種人稱兄道弟,的確是我們有眼無珠。”錦繡山河宗的傳人柔聲說道,姿態很低,聲音中帶着一絲磁性,很好聽。

    花無缺笑着說道“你是莫孤雲?看來你們錦繡山河宗的那些老頭,還不至於像巨神教還有金剛門的老頭那樣迂腐,能讓你當上傳人,他們的眼光的確很獨到。”

    錦繡山河宗傳人聽到花無缺的讚揚後,臉色當即一變,又很快回歸了平靜。

    他聽說花無缺此人,乃是天生一對混沌仙眼,可以看透一切虛妄,此前還覺得是以訛傳訛,但現在看來確實如傳聞一樣。

    錦繡山河宗的傳人的城府很深,他心中微微打量了一下花無缺,發現此人很平凡,除了一雙生有神劍的雙目外,幾乎沒有什麼可提的地方,但越是如此,莫孤雲對他的忌憚卻更深了。

    他看不透花無缺!

    “道兄謬讚了,我有多少份量,在下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能和道兄相比較。”莫孤雲笑着說道,如同一朵蓮花綻放開來,居然是比女子還要好看。

    花無缺不置可否,他輕聲說道“你和那白谷,鬼頭陀等人混在一起,是想借助他們的力量取得黃泉彼岸花吧?”

    “道兄果真厲害,不過有姬空兄和道兄在此,寶物註定與我等無緣。”莫孤雲苦笑着搖頭。

    花無缺沒有說話,其實黃泉彼岸花每幾百年都會出現一次,不過真正可以得到的幾乎沒有。

    所以他也沒有多大把握,他來輪迴島,也不過是湊湊熱鬧而已,根本就沒有想過得到黃泉彼岸花。

    因爲想得到黃泉彼岸花並不是靠資質,而是靠氣運和機緣,所以這東西不能強求。

    此刻,蕭凡生的注意力並沒有在衆人身上,他胸口沉悶,彷彿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不過這種感覺時續時斷,若有若無。

    蕭凡生內心深處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召喚着他,他不由得看向了石碑的方向,他情不自禁邁出了步伐,他的表情變得很奇怪,雙目露出熾熱,身體有輕微的顫抖。

    一絲絲不可察覺的魔氣從他的天靈蓋上游出,就像是魚兒看見了大海,一個勁往石碑那裏游去。

    石碑那裏此刻魔氣騰騰,彷彿汪洋大海,石碑裂縫裏面溢出魔氣,源源不斷,讓蕭凡生一眼就迷戀上了那裏,彷彿在誘惑着蕭凡生。

    砰!砰!

    與此同時,轟的一聲,天際劃過一道雷光,轟碎虛空,瞬間落入了骨海的最北方,雪山!

    霎那間雪山就發生了大雪崩,轟轟隆隆,不知道淹沒了多少座山頭,聲勢極爲浩大。

    過了許久。

    “那道雷……似乎帶着東西!”有人忽然大叫,有驚喜更有貪婪。

    “真的嗎?我怎麼沒看到!”

    “難道是天降寶物?”

    除了一些眼尖的,沒有多少人看見雷霆裏面的東西,所以不少人將信將疑。

    花無缺一雙眼睛燦燦發光,兩把神劍似乎要破瞳而出,死死地盯着雪山的方向,散發着一股冷冽,他說道“那是一朵花。”

    就在這時,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傳來,所有人聞聲看去,頓時大驚失色。

    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姬空十六就已經上了神山,他此刻狼狽不堪,從半山腰處一座破損不堪的院子裏倒飛出來,他的肩頭處有一道猙獰的血痕,彷彿被一刀砍傷。

    吼……

    沒過多久,緊接着就是他座下的白虎也是從院子裏被丟了出來,傷痕累累,不斷在抽搐,在白虎被丟出院子的時候,所有人分明看到了一隻慘白如紙的手臂。

    “看,姬空十六在幹什麼?”

    之前被白谷趕下山的老者驚訝的叫道,衆人順着他的目光看去,霎那間就像是打了雞血,面露貪婪。

    只見半山腰處的姬空十六笑了笑,緩緩的從懷裏取出了一本古樸的書經,翻看了一會後,哈哈大笑,將書經收在了懷裏,又挑了一座院子,大搖大擺走了進去。

    啊……

    沒過多久,一聲慘叫響起,姬空十六再次倒飛出來,這次更加不堪,除了之前的肩頭,此時他的手臂和肋骨都受了重傷,殷紅的鮮血都染紅了他的袍子,不過他毫不在意,伸手露出了抓住的東西。

    那是一顆寶珠,眼珠子大小,晶瑩剔透,散發着彩霞,依稀可見寶珠裏面似乎有東西,彷彿有錦繡山河,有無邊無際的天地。

    “天靈珠?據說帶着此珠修行,可事半功倍呢,當世不說天靈珠,就是地靈珠都珍貴罕世,想不到姬空十六居然得到了這等絕世寶物。”花無缺雙眼一眯,面無表情的說道。

    周圍的讓聽到花無缺的話後,都不由得露出驚容,貪婪的看向姬空十六手裏的寶珠,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搶了寶珠就跑的樣子。

    有人歡喜有人憂!

    神山雖然機緣多,可所有人都知道,神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跟黃泉彼岸花比較,無始天尊四個字便足夠了。

    如今黃泉彼岸花已出世,但明眼人都知道此花重在機緣,可能會一無所獲,相反在神山之上,那可是一座寶山啊!

    這些人都不知道怎麼抉擇了!

    花無缺想都沒有想,直接跨步進入了神山,他的目標很明確,他要神山上的一件東西!

    那件東西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是一件廢物,但單對他來說,這件東西比他得到黃泉彼岸花更爲重要!

    那件東西,是他在那捲記載着神山的古籍上看到的,如今神山出世,他必得不可!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