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重生千金:爺,求放過! >浴血重生 第001章 死,歸來的毒罌粟
    夜,漆黑如墨。

    江都隱祕的深林裏,一座古舊的別墅地下室,安淺就像是一具失去靈魂的人偶,呼吸若有似無,好像隨時會死了一樣,毫無生機的躺在病牀上。

    與安淺的悽慘不同,病牀邊站着一個打扮光鮮靚麗的女人。

    她叫安柔,是安淺養父母的三女兒。

    安柔不喜歡這一室的消毒水味道,嫌棄的擡手遮住鼻翼,不屑的睨着安淺。

    “安淺,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還江都第一美人兒,現如今就是把你白送給男人,都沒人要你!”

    安淺此時的身體瘦到了極致,就像骷髏外包覆着一層薄薄的人皮,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見,看着就瘮人。

    她現在如同咆哮的困獸,拿一雙凹陷凸起的眼瞪着她,可她的舌頭被剪了,喊不出聲來,一句話都反駁不了!

    蘇柔看她掙扎扭曲的臉,笑得猙獰:“哈哈——男人們最愛誇你美,可現在的你,看着就讓人倒進胃口,恨不得把隔夜飯都給吐出來!”

    安淺此時的目光像是淬了毒,看得蘇柔心底心驚膽戰,她一慌,擡手就是一巴掌打過去,好掩飾自己的害怕。

    “賤人,誰給你的資格這麼看我?你就是我哥撿回來的下賤玩意兒,還真以爲自己是安家的千金小姐了!現在,你就是一個死人,你所有的一切,公司還是你的未婚夫,現在都屬於我的大姐!”

    “哼!”安柔厭惡的盯着她,“也不知道你是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有人相中了你後背的紋身,不然你可活不了這麼久,我們早就把你剁了喂狗了!”

    紋身!

    安淺咆哮着仇恨的瞳孔驟然瑟縮,原來她們讓她躺在這裏一年,每日用營養液吊着命,就是爲了得到她的皮!

    地下室的暗門被打開,一個女人走進來,高跟鞋踏在冰冷的地板上,一下又一下,驚的安淺心寒。

    女人冷漠的盯着安淺,只當她是個貨物:“她就是那個背後有紋身的女人?這皮養得不錯,讓我看看貨。”

    “這貨,可是好貨。”安柔粗魯的給安淺翻身,露出她脊椎上美麗的紋身,“小姐滿意嗎?這紋身可有些年頭了,可非常符合您的要求。”

    “很好,看在你們養的這麼好的份上,再加一千萬。”女人指尖摩挲着安淺的後背,對身後的人擺擺手,“現在就割了吧。”

    安柔先是爲這天價興奮,一聽她現在就要活體割皮,趕緊讓道,她巴不得安淺這個賤人快點死。

    安淺的臉裹在枕頭裏,只能艱難的呼吸,因爲缺氧,大腦開始發矇,可她還是感覺到背上有冰冷的刀尖劃破肌膚,它鑽入血肉,一點點割掉她的皮。

    鑽骨的疼痛裏,安淺紅了眼,卻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

    她好恨,好恨!

    後背冰冷的觸感消失,是皮沒了,疼痛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經,她聽到安柔怨毒的詛咒,直到大門緊閉,整個世界陷入死寂。

    安淺能聽到身體裏血液從後背流出的聲音,她終於要死了,還是死不瞑目!

    不知多久,她突然感受到一雙手將她像珍寶一樣的抱起來,她能聞到好聞的氣味。

    “安淺,你活不了,我送你一程,可以嗎?”

    男人嗓音低沉裏透着三分邪魅

    冰冷,可被痛苦折磨了整整一年的安淺覺得他好溫柔。

    安淺突然哭了,哭得委屈又歇斯底里,她一生都在渴望被珍惜,卻只在瀕死的片刻才知道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哪怕面對的是死!

    只是,她不甘心,好不甘心啊——

    ……

    江都東郊富人區的一棟別墅內,一個穿着不俗的男人,進了二樓走廊盡頭的房間。

    “扣扣!”男人敲響了房間浴室的門,“淺淺,聽莫北說,你已經泡了快一小時的澡了,該出來了。”

    男人浴室的清朗的聲音裏有幾分寵溺的親近,溫潤的如風如霧,很難讓人討厭。

    “譁!”

    躺在浴池裏的安淺聽到這聲音,瞬間坐了起來,她雙眸幽深,沁着譏諷。

    安少謙,十四歲失憶的她,被他帶到安家收養,該是救命之恩,可就是這江都人人稱道的翩翩公子,在她被蘇家迫害拼命求救的時候,他只一心想要強上了她!

    有多信任,就有多失望。

    那一刻,安少謙和安家所有人一樣,都有一張醜陋的嘴臉,被她深深刻在骨子裏。

    安淺從浴池裏走出來,她看着鏡中稚嫩卻已經嫵媚天成的自己,桃花眼微眯掃過脊骨上的紋身。

    紋身似藤蔓花枝將她的脊骨整個盤旋佔據,陰陰沉沉的詭異,它曾被生生割掉,沒錯,是曾經,因爲那是上一世已經是過去,而現在她又回來了,帶着復仇的心重生在一切悲劇都沒有開始的十八歲!

    她忘不掉被囚禁的一年有多痛苦,她要報復整個安家,她要百倍千倍的把債討回來!

    安淺櫻脣嗜起一抹危險的弧度,她眼尾也跟着揚起,似綻放的血紅罌粟。

    她,安淺,如今浴火重生,再不是蘇家小姐安淺,而是復仇歸來的安淺!

    “淺淺?”見安淺沒反應,安少謙又叩響了門,“睡着了嗎?”

    安淺因爲仇恨變得猙獰的臉上,表情有些失控,她許久才收斂起,拿着溫軟的嗓音回:“哥,我就好。”

    安少謙準備開門的手頓住,他隱下眸底的衝動,溫柔的笑了笑:“好。”

    片刻後,安淺裹着浴巾出來,一開門,迎面就看到安少謙毫無避諱的站在那,他視線灼灼,隱晦的黏在她裸露的鎖骨上,喉結微不可尋的翻滾了下。

    安淺半垂的眸子裏劃過嘲諷,她上輩子竟然都沒發現,這個時候他就已經開始肆無忌憚的窺視她了。

    安淺吐了一口氣,這才笑顏如花的擡眸看他:“哥,你是不是有事?”

    安少謙被她嬌豔如花的美好容顏晃了眼,她以往乖巧又清冷,從來不會這樣鮮活動人,害的他差點失控。

    強行壓下心底的衝動,安少謙笑道:“今晚父親讓你和我一起去個宴會,我已經幫你訂了禮服配飾,一會就送來。”

    “好,我會讓莫北陪我,哥去忙吧。”

    安少謙不悅的蹙眉,安淺眸光微閃,脣角微勾着又嬌俏道:“哥,你今天的宴會可要多陪陪我未來的嫂子,省得父親怪你太寵我,總分散你的注意力,不關心你的未婚妻,搞得好像我是個十惡不赦的罪人一樣。”

    “呵……”安少謙輕笑,“淺淺這是喫你嫂嫂的醋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