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出現的時候,安少謙的視線就跟着過來,那熾烈灼灼的目光,一直跟隨着她的步調。

    安少謙身側的蘇煙漸漸就笑不出來,每當安淺在的地方,整個世界好像都成了她的舞臺,所有人的目光都會緊跟着她,包括她的未婚夫。

    安淺雖笑的妖冶,可一身黑色保守的禮裝卻沖淡了這份豔麗,反填魅力。

    安淺走上去,柔聲道:“哥。”

    安少謙掃了眼她挽着莫北的胳膊,無奈的嘆氣:“宴會都快結束了你纔來,還真是應付我。”

    “你只說父親讓我和你來,可沒說讓我幾點來啊。”安淺嫣然一笑,靠着莫北對着蘇煙燒死的眨眨眼,“嫂嫂,你怎麼這副表情?就算討厭我,也不能這麼明顯吧?”

    蘇煙剛準備揚起的嘴臉因爲安淺的話僵住,她是討厭安淺,之前見面也沒有太親近,可她還是第一次這麼直白的說出來。

    周圍不少人都看着這邊,蘇煙再不願意,表面功夫也是要做到。

    蘇煙靠近安少謙,低聲笑了笑:“小淺,你這麼可愛,嫂嫂怎麼可能會討厭你?”

    安淺可不會給她臺階,反而直言不諱揭其短來:“我哥在你才這麼說,上個月你把我推進了游泳池,我可不會忘記,害的我發燒了好幾天。”

    安淺不喜歡蘇煙,安少謙知道,可他不知道,蘇煙竟然揹着他做過這事。

    上個月,安淺病的很重,沒幾天功夫,人就瘦了一圈,

    安少謙的氣息一沉,蘇煙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她趕忙柔聲說:“小淺,當時我只是給你開玩笑,不知道你會掉下水……”

    “開玩笑?”安少謙冷笑,“你多大的人了,還會來這種玩笑?”

    蘇煙咬脣,心下更厭惡安淺,可還是趕緊抓着他的胳膊低聲道歉:“少謙,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當時很多姐妹在,她們都能給我作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安少謙正欲甩開她,就見一箇中年男人帶着一個年輕女人過來,他頓了下,就收斂了身上的戾氣。

    男人看到安淺的時候,目光劃過隱晦光,稍縱即逝,誰都沒發現。

    安淺見到安少謙的反應,心頭冷笑,隨手從侍者手中拿過一杯酒,人也轉身離開。

    這蘇家,安少謙不會輕易放棄,可這間隙,卻很容易製造。

    安少謙最厭惡別人揹着他做事,他有強烈的掌控欲,一但有人忤逆,他就生出疑心。

    這蘇煙,恐怕要費着腦子去哄安少謙了。

    有些事得慢慢來,她可不着急。

    龍旭堯此刻煩的不行,被父親警告就算了,可他將整個酒店都找了好幾遍了,也沒見到那女人。

    他視線一頓,遙遙望去,就看到安淺的背影,他猛然推開身邊的女人,氣沖沖的跑過去。

    龍旭堯鬧騰了好一會了,這會他突然跑到安淺面前,不少人都打着看熱鬧的心情看過去。

    這安淺,不會就是得罪了龍旭堯的女人吧?

    “你這個臭女人,竟然敢……”

    龍旭堯紛紛出聲,當看到安淺回頭時,他的臉開就始紅。

    安淺這個女人比那個濃妝豔抹的可惡女人還要漂亮,而且她年紀也不大,一笑好溫柔……

    安淺挑眉,偏頭看着龍旭堯,她之前的妝特別濃,而且她換了髮型,也是素顏,差距非常大,她倒不擔心這傻小子認出來。

    只是,他怎麼就又臉紅了?

    安淺見他還是對着自己發呆,問:“有事?”

    安淺放開了嗓音,少了銳氣逼人,多了幾分柔和,很好聽,一時間,龍旭堯覺得臉都燒起來了。

    不久前,他遇見了個小魔女,這沒過多久,竟然就遇見了小仙女。

    “抱歉,我認錯人了。”龍旭堯自認剛纔態度不太好,正想着要說什麼,突然側門傳來引一陣騷動。

    安淺側眸,就看到顧西沉着臉朝這邊走來。

    顧西掃了眼安淺,安淺巧笑嫣兮,乖巧的不行,他眉梢微蹙,直接走到了龍旭堯身邊。

    安淺見他沒認出來,笑着直接出了宴會廳。

    雖說今天有些意外,可臉也露了,目的也打成了,算是沒白來這一趟。

    出了酒店,安淺就上了車,準備回安家。

    天色已經很晚,打開車窗,風吹來捲起了安淺耳邊的碎髮,溫溫柔柔,她不禁有些失神。

    已經回來一個多月了啊……

    可安淺還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重生了。

    安淺到現在都忘不掉,她死前歇斯底里的恨,還有不甘的渴望。

    就這樣,那男人送她解脫,而她眼前一黑,她竟然又重新睜開了眼。

    她不知道爲什麼會重生,可能活着,身體能動點,可真好啊,好的不得了。

    安淺胸口一顫,她就笑了,笑的不能自己,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上一世她失去的所有,今生她都會一點點握在手中,她所承受的也會加倍送給他們,她要一點點要他們付出代價,要他們試一試失去所有的滋味,徹底輪入塵埃的絕望滋味!

    莫北透過後視鏡,就那樣看安淺笑着,不知爲何,他竟然覺得心酸不已。

    安淺今年不過十九歲,可一雙眼,卻總透着不屬於這個年紀的通透和沉重,甚至做的事,他都看不透。

    可不管她想做什麼,他都會在,直到有一天,她不需要自己。

    回了安家,除了傭人外,很安靜,今天所有人都會很忙,因爲容家繼承人的迴歸,又是一出陰謀陽謀的戲碼。

    安淺換下禮裝,半靠在陽臺上,看着外邊的夜色,許久纔去休息。

    過了午夜不久,安淺的房間被人推開,剛剛有些惺忪睡意的安淺,立刻敏銳的睜開了雙眼。

    不一會,安淺就感覺被一道影子籠罩,伴隨着濃重的酒氣,她的臉頰被一雙熾熱的手撫摸,這雙手一點點向下,停在了她的肩頭,直到她佯裝不適的翻身才離開。

    安淺可以聽到空氣中濃重壓抑的氣息,很久才消失。

    門關上的霎那,安淺緩緩睜開了眼,她譏諷的輕笑。

    這安少謙,真是肆無忌憚。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