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都上和醫院。

    安淺和安少謙到的時候,已經快九點,剛走到住院部的vip病房外,他們還沒進去,裏面就傳出安柔的憤怒聲。

    “你們這些廢物,才一天而已,就讓我的角色沒了!”

    “小柔姐,您彆氣,這件事我們會和劇組進行交涉,您先彆氣,彆氣壞了自己。”

    怯怯的女聲試圖安撫安柔,卻讓安柔更憤怒,病房內一陣噼裏啪啦摔東西的動靜。

    “交涉?你們當我是傻子嗎,劇組的公告都發出來了!你們早幹什麼去了!滾!滾——”

    不一會,裏面就退出了一個女孩,年紀不大,眼睛通紅,很委屈的樣子,見到安淺兩人時,她小聲打了招呼,就跑開了。

    站在門外的安淺微微眯起雙眼,嘴角帶着輕笑,她沒想到顧西的速度這麼快,不過一夜而已,就拿掉了安柔的角色。

    她倒是好奇,這角色會不會落在她想的那個人身上。

    安少謙沉着臉進了病房,看到地上的東西,再看看病牀邊發瘋的安柔,冷聲喝止了她:“小柔!”

    “大哥……”

    安柔手上的動作一頓,委屈的轉身。

    當見到安淺也在時,她猛然擋住了自己青紫的臉,透過指縫盯着她精美的臉好一會,才讓自己壓住自己嫉妒的情緒。

    她走到安少謙身邊,拉着他的袖口哭訴道:“大哥,你找到是哪個賤人算計了我嗎?你一定要幫我找到她,她把我打成這樣,都沒法見人了,還害我沒了角色,那可是和顧西一起出演的電影角色,就算是女配角,那也可以讓我在娛樂圈一步而紅。我費了好大的力纔拿下來的,就因爲她說沒就沒了,你得幫我找回來,你幫幫我,我不甘心便宜別人。”

    安少謙眉梢一緊,不適的甩開她,向安淺靠近了些:“這角色本來就不是你的,沒了就沒了,你剛簽約成藝人,娛樂圈的水深,更沒人遷就你,你最好收收你的脾氣。”

    “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要和顧西一起演電影了,你要我丟人,這丟的不也是你的臉,咱家的臉嗎?”聽出安少謙拒絕的口吻,安柔聲音都尖銳了起來,怕安少謙不幫自己,她又開始哭,“大哥,你就幫我約一次製片人好不好?”

    安淺掩下眼中的星光,扯了下安少謙的衣角:“哥,你就幫幫小柔吧。”

    安少謙失笑,隨手就答應下來:“好。”

    安柔看着她拉着安少謙衣角的手,立馬火了,她上前直接拽住安淺的手就使勁推開她:“安淺,這事和你有什麼關係,我不要你幫我說話,你離我哥遠一點!”

    “安柔,淺淺這是在幫你說話,你什麼態度?”

    安少謙極度偏袒的口吻,刺激了安柔,她怒吼道:“大哥,我纔是你親妹妹,我求你都不行,怎麼安淺一說你就答應,你偏心,我討厭你!”

    安少謙向來喜歡乖巧的女孩,這也是他願意接受蘇煙的原因,對如今嬌蠻的安柔極爲不喜。

    安淺此時拉住安少謙,衝他搖搖頭,軟着聲音替安柔辯解:“哥,小柔是生氣,昨天被……今天又……這事到誰身上都會生氣的,你是大哥,別

    和妹妹一般見識。”

    安柔聽到安柔就提到自己,想到一身是傷,看向安淺的目光都快着了火:“我說了,我的事不要你管!”

    “安柔!”

    安淺處處爲安柔着想,可她這態度叫安少謙心頭的火氣越來越重。

    安柔見他截然不同的態度,氣的跺腳:“大哥,這件事你必須幫我,否則我就告訴媽,說安淺欺負我,讓她把她趕出去!”

    安少謙氣的臉色鐵青:“安柔,我警告你。如果你再這麼欺負淺淺,別說在是這個角色,我讓你永遠在家老實呆着,省的出去惹是生非!”

    “大哥,我討厭你!”安柔氣還不到十八歲,在家又是嬌生慣養的,現在受了委屈,身爲大哥的安少謙卻處處不幫她,直接把她氣的嚎啕大哭。

    “小柔,你別哭,哥也沒說不幫你。”

    安淺走過去想要安慰她,被安柔直接拍開了手,她怒視洶洶的瞪着她:“我不要你假好人!別以爲你說兩句好話,我就會喜歡你了!你不就是怕爸媽把你趕出去嗎?我告訴你,別以爲有大哥護着你就安全了!”

    “我沒壞心……”安淺咬脣,揉着通紅的手解釋,“小柔,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擔心你。”

    美人楚楚可憐的樣子,連身爲女人的安柔都陪生出一剎那的憐惜,意識到自己的情緒變化,安柔更嫉妒,話都帶了刀子。

    “惺惺作態,別以爲拿狐媚子的臉勾引我哥就能讓他一直給你說話,我遲早會……”

    安柔發誓,她遲早會毀了安淺!

    她的臉,她一身嫩白皮膚,還有她的一切!

    安少謙見安柔不知悔改,一而再的威脅安淺,懶得再和她說,拉住安淺就往外走。

    “你這脾氣,出去也只會惹禍,就在醫院呆着,好好反省一段時間吧。”

    說完這一句,安少謙直接關上的病房的門,安淺氣的只能摔東西發泄。

    安少謙一出去,就拿電話叫來了幾個保鏢看住安柔,她受了委屈,指定不會要別人好過,特別是安淺,他生怕安柔背地裏欺負她。

    出了醫院,安少謙直接帶着她去商場。

    坐在副駕的安淺低着頭:“哥,小柔那麼生氣,如果知道你帶我去買東西,可能會更討厭我。”

    “小柔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被寵壞了,你越是讓着她,她就越是欺負你。”

    安少謙氣已經消了不少,輕聲細語的安慰安淺:“有哥在,這裏永遠都是你的家,不要擔心,她就是個小丫頭,哄哄就好了,一會你買東西的時候,順便幫她看個包,指定就不生氣了。”

    見她沉默,安少謙繼續:“你以後不要因爲害怕她趕你出去這樣的話,有哥在,你儘管懟回去……”

    安少謙一直再說,安淺卻失神了。

    安柔就是個小丫頭,哄哄就好了……

    安淺自嘲,她以前何嘗不是這麼想的,可現實卻狠狠打了她一巴掌,安柔重傷她的話,從來都是發自肺腑,厭惡嫉妒長年累積成仇恨,最終害她如此。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