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程的安淺總感覺有道熾熱的視線望着自己,她指尖稍微停頓,微不可尋的看了下週圍,除了淅瀝瀝的雨聲,就只有偶爾幾隻翠鳥的鳴叫了。

    瓊花叢背後的容歷低聲輕笑,她倒是很敏銳。

    沈瀲見容歷笑了,舒了一口氣,哪裏知道一滴混着殘葉的雨水就掉在了他的頭髮上。

    容歷只感覺一涼,臉就陰沉了下來,沈瀲剛鬆了的一口氣又提了起來。

    容歷的視線涼颼颼的望過來,渾身緊繃的盯着他:“還站着做什麼,過來給我擦乾淨!”

    太髒了,太髒了!

    都是這小東西害的,他絕對要得把這要點精神補償。

    沈瀲慌忙去給他擦頭上的東西,就見他拿着望遠鏡,嘴角又勾起了邪氣的笑。

    這貓祖宗,心情真是陰晴不定,難伺候着。

    安淺剛打了幾行代碼,又擡頭望了過去,定在一處,看了許久。

    容歷抿脣,桃花眼上調,與她疑惑不解的模樣完全不同。

    莫北敲門時,安淺才收回了視線,沈瀲登時就感覺到陰嗖嗖的冷風又颳了過來。

    “小姐。”莫北走上前,“歐陽美琪已經到了,在東樓的雅間裏。”

    安淺之前沒來過,只是從上看到了雲居的分佈圖,不過倒是知道東樓離這裏不遠。

    “她自己?”

    “嗯,這裏的侍者們嘴都很嚴,我是潛進去看的,她正在……”莫北嘴角微緊,稍微了下才說,“……正在泡澡。”

    安淺眨眨眼,託着下巴擡眼,就看到他有些不自在的樣子:“你沒看到吧?”

    “自、自然沒有。”

    莫北有些緊張,說起話來都有些結巴,安淺心情更好了。

    “行行,你沒看到。”安淺笑盈盈的擺擺手,“那再麻煩你去請她過來,如果她不來,你就告訴她是我,順便告訴她我多討厭蘇煙,順便還想和她討論下關於安少謙的某個私密話題。”

    安淺星眸一眯,一抹壞笑就漾在了脣角,像是隻小惡魔,莫北總感覺背脊生寒。

    容歷撲哧一下,這小東西又要算計人了。

    沈瀲聽到容歷的笑聲,再不敢輕慢,生怕他心情又變,可看看如今漸漸下大的雨,他嘆息道:“九爺,咱們還是先回去吧,我們派人監視就行。”

    容歷依舊看着,興致勃勃:“不要管我。”

    話剛落,容歷的臉又變了,雨打在枝丫上,壓得瓊花花瓣掉下來,粘在了他的臉上,只那一下,他的氣息就像是寒冬臘月。

    沈瀲欲哭無淚,明明受不了這樣的地方,非要堅持,不是自己找罪受嗎!

    房間內的安淺望了眼那叢瓊花,手一頓,緩緩站了起來,從一旁的走廊裏,不疾不徐的走過去。

    中間的水池很大,臨近瓊花叢這裏,還種着蓮花,如果要藏人,也會讓人看不到。

    安淺走過去瞧了眼空空如也的花叢後,不禁失笑,她好像有些太疑神疑鬼了。

    站在走廊那,安淺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接着屋檐下落下的雨簾,有片刻的失神。

    上輩子,她被關了應該超過一年了吧,沒喫過東西,只靠着營養液一直活着,她在黑暗的囚牢裏,沒見過日月,也看不到雨雪,空洞裏只有漫無邊際的恨。

    如今,能肆無忌憚享受,總讓她感覺像是一場美夢。

    蔥花從背後的一處矮樹後,容歷盯着她的手,再看向她享受幸福的模樣,心情非常不好。

    安淺雙眼緩緩閉上,擡腳就想踏入雨裏,剛邁出去,她就聽到了進門的聲音,容歷想要阻止她的動作也頓住了。

    沈瀲看着半蹲着有些拘謹的容歷,揉着眉心,他九爺什麼時候因爲躲一個人縮在這逼仄的地方過,而他老人家的腳,竟然踩在了泥土上。

    從小到大,容歷令人髮指的潔癖就沒消停過,如今能讓他甘願去碰,沈瀲都不知道該不該欣慰,可他也知道,接下來是令人窒息的暴躁。

    他想起來後,絕對絕對會暴跳如雷!

    安淺循着聲音看過去,就見到一身紅色小禮服的歐陽美琪不情不願的模樣。

    歐陽美琪看了下週圍,才奇怪的看向安淺:“你什麼時候和這雲居的主人認識了?”

    “什麼?”安淺不解。

    歐陽美琪看到她這番小可人的模樣,心下喜歡到想抱回家的小惡魔又開始蠢蠢欲動,她懊惱的瞪了她一眼,逼自己錯開視線,坐在茶桌對面,冷聲道:“什麼事?本小姐還忙着呢,趕緊說。”

    安淺輕笑着走過來,對莫北說:“去點餐,叫些甜點過來。”

    歐陽美琪看了眼莫北,對着他那堅毅沉默的臉發了下呆,這才鬱悶的看向安淺:“行了,你趕緊說,你想幹嗎?”

    安淺擡眼,嘴角含笑,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點在桌面上,將歐陽美琪上上下下全看了個遍:“歐陽小姐,你就這麼喜歡我哥?喜歡到我一說,你就來了?”

    “我什麼時候說喜歡你哥了!”歐陽美琪像是突然炸毛的貓,說完她就反應過來,懊惱的坐下來,“你給我下坑?”

    “沒啊,我就這麼一說。”安淺隨意的聳肩,“是你信了。”

    歐陽美琪俏臉帶着懊惱,氣性來了,悶聲坐在一邊。

    安淺也不逗她了,直入正題:“我找你,是有個企劃想和你合作。”

    “合作?你要自主創業?”

    歐陽美琪愣住了下,臉上也帶了正色。

    她倒是沒有懷疑安淺的能力,安淺高中畢業前就接到了國際上數個一流大學的邀請,最終是因爲不想離家太遠才選擇了江都的上和,上和也是國內頂尖學府,可她不僅兩年就讀完了大學課程,還再之後的兩年內接連讀了數個學位。

    江都的所有男人對安淺的趨之若鶩,不僅僅是因爲她這張勾魂攝魄的臉,還有她讓人嫉妒都嫉妒不起來的才華,畢竟她的價值遠超於此,她今年也不過十九歲啊。

    “是要自主創業,是關於互聯的一個新興產業。”安淺點點頭。

    “新興產業……”歐陽美琪稍微一想,立刻就反應了過來,“絡直播平臺?”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