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瀲的工作效率非常高,不過四十分鐘,兩份非常完善的合同就出來了,幾乎所有條款都是向着安淺,他沒有佔到絲毫便宜,這對一個商人來說,幾乎就是一件喫力不討好的事。

    安淺反覆看了兩遍,都沒發現問題,接過容歷手中的筆,她看着毫不猶豫簽字的手,她慢了半拍,簽下了名字。

    從此,這一世,她又和他有了關係。

    沒人會了解那些暗無天日裏,她多想死的體面,當終於解脫,是她上輩子最幸福的事。

    安淺眼光灼灼的看着他,好半響才收回視線,他是個好人,是她可以交出一切信賴的人,哪怕事實不是如此,可她不後悔。

    安淺簽完字,正要合上的時候,突然看到合同最上面有一行非常非常小的字,就算離得近看的也不是太清楚,她眯着眼,盯了好一會,臉色一陣扭曲。

    “該死的容歷,你竟然算計我!”

    每一頁上面竟然都加着一條備註,總共五條,每一條都是賣身條款!

    這容歷,果然是隻大尾巴狼!

    “小東西,你這臉未免變得太快了?”容歷反應快,擡手就抓住了她手件,免得被他撕掉。

    “容歷,你就是個老流氓!”

    安淺看着他那張肆意妖冶的臉,氣惱的很,還沒反應過來,人就衝到了他的面前,擡腿就是一腳,相當不客氣。

    安淺被安少謙帶回顧家之前的記憶,她沒有多少,可她卻有一身非常好的身手,加上她這麼多年都沒落下,殺傷力十足。

    容歷身手也不差,他一邊躲,一邊低聲笑道:“我說小東西,不就是讓你下雨天陪我嗎,你至於這麼生氣?”

    安淺臉一紅,那哪裏會只是陪陪而已!

    見他笑,安淺下手更狠了,非要教訓教訓,否則他淨欺負她。

    沈瀲在外邊聽着裏頭的動靜和莫北對視了一眼,兩個男人又很默契的錯開了視線。

    這裏面動靜這麼大,十有八九是打起來了。

    自家小姐是個暴脾氣。

    自家貓祖宗是個沒事找事的怪脾氣。

    打起來,好像非常正常,兩個人接受的非常坦然。

    不遠處,歐陽美琪紅着眼,朝這邊跑來。

    安淺的體力自然不如容歷,幾個回合下來,她就被他扣在了懷裏。

    容歷第一次知道,和女人打架也能這麼暢快。

    安淺被緊緊扣住腰,雙腿跨在他的身上,曖昧的不行,安淺掙扎了幾次都沒掙扎開,她惱的不行:“你不佔我便宜會死嗎?”

    “小東西,爺從女人,一切雌性爺都沒碰過,爺這麼純情,不管怎麼想都是爺喫虧。”容歷舔了舔脣,桃花眼裏都是委屈。

    “……”

    安淺被她氣樂了,有誰能這麼坦然說自己純情。

    她不肯罷休,容歷不肯撒手,兩人在沙發上一陣折騰。

    安淺雙眼劃過幽光,脣角穆然帶上妖嬈的笑,順勢就要吻上他。

    容歷雙眼微閃,擡手就要扣住她的後腦,安淺嘴角一抹得逞的笑意下,她一個用力,就將容歷壓在了

    身下。

    她微微擡起下巴,猶如霸氣的女王:“容歷,你乖乖給我……”

    “安淺——”歐陽美琪突然跑的快,又着急,一股腦的推開了門,她瞪着眼看着眼前的情況,驚叫,“我的媽呀,安淺,你太酷了!”

    臥槽,壓男人什麼的,她第一次看到現場版!

    沈瀲和莫北沒想到她會直接衝進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門開了不說,室內更是一覽無餘,曖昧的不行。

    只見肩帶鬆開的安淺單腿壓在襯衣半敞的容歷身上,她一手扣住他的手壓在沙發邊緣,一手按在容歷的胸膛上。

    容歷大半個肩頭都露着,未曾打理的黑髮落在眼前,襯得他邪氣的臉多了些魅態,再加上安淺的強勢,就像是被霸道女流氓逼迫的貴公子一般,兩個人都很漂亮,這畫面太美了。

    兩人都沒料到門突然被打開,就那樣愣愣的看着門外。

    歐陽美琪眼睛越來越亮,安淺這才一個激靈,立馬站直了。

    倒是容歷不慌不忙,一點點的坐起來,扯了扯掉了幾顆釦子的襯衣,無奈的嘆了口氣:“瀲,再給我拿件襯衣,以後可要多備着點,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撕了。”

    再?多備着點?

    安淺這麼威武霸氣的嗎?

    不過容歷這麼漂亮的男人,就的強取豪奪纔對!

    歐陽美琪突然好崇拜安淺,她如果真敢這樣,就不會這麼難受了。

    安淺聽到這麼曖昧的話,一腳踢在了容歷腿上,還不忘瞪了他一眼。

    容歷懶懶一笑,雙手扣住她的腰身,像只慵懶的大型貓科,蹭着她的頭頂:“爺的清白都被你毀了,你以後得對爺負責。”

    安淺的太陽穴開始突突的跳,恨不得再給他一拳,不過見他眼中那促狹的笑意,讓她又氣不起來了,她冷哼了聲,心道先暫且原諒他好了。

    莫北在外揉着眉心,他就知道,這趟沒好事。

    不過,他自跟着安淺,這是第一次見她縱容一個人這般親暱她。

    這個男人,太好看了些,氣息也讓他不安……

    莫北打量的視線剛過來,容歷的桃花眼就笑着看了過來,只一下,他就感覺背脊生寒。

    這男人分明笑着,卻讓他這個殺手都害怕。

    安淺她……

    容歷的氣息一冷,安淺腰上的手臂就一緊,他湊近她耳旁低聲道:“小東西,你長得這麼漂亮,一定很多男人想要你,所以你可要乖乖守着這顆心,否則……”

    安淺雙眼微縮,不敢置信的看向容歷,剩下的話她沒聽清,可她只覺得心驚膽顫。

    容歷脣角帶笑,靜靜看着她,兩人相對而視的畫面,歐陽美琪也看的出神。

    她一直以爲,這江都找不到第二個比安淺美的人,可這男人和她站在一起,卻絲毫不落下風。

    太好看。

    歐陽美琪不禁向前走了一步,也踏進了房間裏。

    沈瀲連忙提醒:“歐陽……”

    “滾出去!”

    幾乎是瞬間,容歷冰冷的視線射了過去。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