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武在東方明塔一年的消費都在五百萬以上,算是vip的一員,可這短短三個月之前,他就已經騷擾了四個女性。

    這一次好像更嚴重,竟然是安淺,這安淺可是姜笙幾分鐘前剛剛交代要關照的人,沒想到不過一會功夫,就出事了。

    他慌忙走過去道:“抱歉,讓安小姐受驚了,這件事,東方明塔會給出合理的處理。”

    安淺點點頭,只假裝受驚的拉了拉身邊的安少謙,這邊就走了。

    周圍的幾個人,瞧着安淺的模樣,心下也都瞭然,這孫武恐怕是被這臉給迷惑了。

    安淺問服務生要來了消毒紙巾,將孫武碰過的地方擦了又擦。

    她其實有足夠的能力讓不讓孫武碰到自己,可只有這樣,安少謙這個報復性極強的人,纔會讓人在背地裏教訓他,也算是爲葉果贏得時間,剩下的自然只能靠她自己了。

    一頓飯,安少謙都在照顧她的心情。

    夜裏九點,安少謙送安淺回安家,簡單交代了幾句,看時間差不多,就準備走。

    安淺眸光微閃,垂眸扯出他的衣袖不鬆開:“哥,你能陪陪我不?”

    安少謙想都沒想,直接就點了頭。

    安淺瞬間就開心了,拉着她進了自己的房間,還讓老李那進來了些紅酒,像是個開心的小妹妹,一直和他聊天。

    安少謙靜靜聽她說,一杯又一杯的酒給她倒,安淺一連喝了幾杯,人就開始犯迷糊:“哥,我很討厭蘇煙,她會和我搶你,我就只有你的……”

    聽出她的依賴,安少謙盯着安淺泛着桃花色澤的小臉,差點沒忍住狼性,可如果他這這樣做了,後果一定很糟糕。

    但是,他還是要忍耐着。

    安淺趴在桌子上,漸漸睡了過去,安少謙將她抱上牀,指尖流連在她的脣角許久,他的喉結不斷翻滾,心頭的慾望不斷的刺激着他的神經。

    恰逢此刻,手機響起,安少謙猛然回神,揉着眉心接了電話,一邊小聲回覆,一邊出了門。

    安淺閉着的雙眼緩緩睜開,房間很黑也很靜,可她卻能輕易的分辨方向。

    她被關了那麼久,再醒來,她沒有畏懼黑暗,反而那麼的適應。

    走到窗前,她能聽到引擎聲,片刻後,就看到轎車漸行漸遠的光。

    安少謙這時候或許對她是有幾分真心,可欲望永遠會讓人面目全非,她永遠不會忘記那醜陋噁心的嘴臉。

    次日,安淺起的很早,她可沒忘記答應姜笙的事。

    她刻意穿了件耀眼紅色的細帶連衣短裙,還難得穿了雙高跟鞋,一頭黑髮依舊隨意一的披傘着,她對着鏡子慢悠悠抹上口紅。

    門被敲了很久,她纔開了門,一開門,就看到安柔臉色蒼白的站在她的門前。

    安柔見到安淺精美的臉,嫉妒一閃而過,可她還記着自己的目的。

    “姐……”安柔抓着她的胳膊,委屈哭訴,“大姐竟然搶走了我的角色,她竟然還騙我說,她還在國外,她怎麼能這

    樣……”

    安淺掃了眼她的手,眸光一暗,低聲問:“媚媚?”

    “就是她。”安柔咬脣,“我那件衣服,大姐也有,我昨天讓陳明幫我查了,就是她!”

    “我記得陳少爺受傷了。”

    安柔冷哼一聲,通紅的眼睛裏都是厭惡:“受傷就受傷了,反正還和以前一樣蠢。”

    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安柔趕緊又撒嬌:“姐姐,你說我該怎麼辦?我沒有這個角色,大哥又不幫我……馬上就要開學了,倒是同學們知道我的角色被自己姐姐搶走,還沒有角色進圈子,她們一定會嘲笑我的。”

    安淺已經聽出了她的意思,無非是想她出面去幫她。

    上一世,這樣的事情多了。

    當安柔想要角色或者想要代言時,她都會想到她,因爲安淺這張臉太好用,這上流圈裏,不知道多少人都想着辦法約她一見,而安柔因此就頻頻利用她,後來甚至又關於她的陪酒們一說,甚至還有昂貴的標價,讓她一度很難堪,聲譽很受損許多。

    安淺許久才問:“你不是籤公司了?公司沒爲你安排嗎?”

    安柔簽約的公司雖說不大,可這兩年發展不錯,她之前願意籤,自然是因爲他們能給她足夠的資源纔對。

    安柔撇撇嘴,可憐巴巴的仰着一張柔弱的臉:“他們給我的都是什麼小角色,不是女四就是女五,甚至都是那種沒幾句臺詞的角色,我纔不要。”

    安淺心下嗤笑,這安柔所說的角色,可都是一線大牌公司和名導演的電影,她拒絕的角色,成就了不少人,在幾年後他們不少都成爲一二線明星。

    她的公司,對她很好,可安柔卻是個想一步登天膚淺的人。

    安柔見安淺不說話,她就纏着她說:“姐,今晚上你和我一起去見一個製片人,我嘴笨不會說,到時候你幫幫我好不好?”

    安淺稍作猶豫,李嬸就匆匆上來道:“淺小姐,門外有位叫左辰的先生說是來接您的。”

    “左辰?”安柔喫驚道,也不哭了,“李嬸,真是左辰?”

    李嬸點點頭:“那位先生是這麼說的。”

    安柔立刻看向安淺:“姐,你怎麼認識左辰的?左辰可是姜笙的經紀人,他怎麼會來找你?”

    安淺笑了笑:“昨晚遇見了姜笙,她約我談些事。”

    安柔還要問什麼,安淺就溫和道:“晚上幾天,你把地點告訴我,我直接去好嗎?”

    安淺答應了,安柔的臉色纔好了些,她告訴了她地址,這纔不甘心的看着她離開。

    說到底,安柔不太相信安淺會認識左辰,所以一路跟着,當看到溫柔的左辰時,她才相信。

    該死的,安淺怎麼這麼好運!

    安柔冷笑,反正安淺很蠢,她到時候利用就行了。

    手機響起來的時候,安柔眉心一皺有些不耐煩的拿出來,看到來電時,她眼底都是厭惡,接起來時卻甜甜的叫着:“明哥哥,你怎麼打電話過來了,今天感覺好點了嗎?”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