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感覺身後一道暗影,正要回頭,哪知一隻提醒龐大的阿拉斯加突然從對面衝了過來,它的速度很快,她還沒反應呢,它就撲了過來,她慌忙後退兩步想躲,卻直接撞進了一個男人的懷裏。

    “湯圓,坐下。”

    身後清淡的聲音一出,那健壯的阿拉斯加在空中翻身,老老實實的蹲坐在了地上,吐着舌頭,乖巧的不行。

    安淺一怔,這纔看向了那隻阿拉斯加,視線落在它脖子上的項圈,嘴角漸漸抿起,也反身就要離開身後的男人。

    湯圓是葉秋的寵物。

    安淺的速度快,只是剛動了兩步,她就摸着頭倒抽了一口涼氣,她頭髮被扣子勾住了。

    男人低聲笑笑:“湯圓不傷人,你先別動。”

    安柔等了兩分鐘都不見安淺進來,就又出來,一眼就看到了葉秋,她雀躍的跑過來:“葉大哥,你怎麼在這裏?”

    “是柔柔啊,朋友約我,就來了。”

    安柔這纔看向安淺:“姐,你怎麼了?怎麼和葉大哥撞在了一起?”

    葉秋這才低頭,透過朦朧的光看到鬱悶的安淺,他目光落在她泛着瑩白的肩頭上,低聲笑了笑:“原來是淺淺,一段時間不見,差點沒認出你來。”

    安淺沉默,淺淺,好像葉秋一直都是這樣叫她,和安少謙一樣。

    安柔哪裏聽不出這是什麼意思,這段時間,安淺越發漂亮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突然開竅,懂得打扮了,可她不太喜歡葉秋誇她。

    “葉大哥,難道我不好看嗎?”安柔仰着天真的小臉,一臉無害又無辜的模樣。

    “柔柔也好看。”葉秋見安柔想幫自己解,他輕道,“還是我來吧。”

    安柔雖說很想幫,不過她也看不清,估計會耽擱時間。

    她靜了下:“姐,你一會趕緊進去,幾個製片人都等急了,再晚,估計一會就不好談了。”

    “製片人?淺淺也想拍電影?”安柔簽了公司,她是知道的。

    安柔立馬想順勢接話,安淺更快:“是柔柔想我幫她試試看,能不能籤個角色。”

    安柔臉色一變,正要開口,安淺又說了:“秋哥,聽說你認識不少製作人,你能不能幫幫柔柔,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我也不太會喝酒……挺害怕會出事的。”

    會叫他秋哥的,也只有安淺一個人,自認得,他叫她這麼叫,她也就這麼叫了。

    葉秋見安淺是真的爲難,就問安柔:“裏面的是誰?”

    安柔猶豫了下,就說出了幾個人名。

    她是真的很想讓安淺進去,她都讓人準備好拍陪酒的照片了,可如果依舊能達成目的,下一次再讓安淺來就行了。

    葉秋點點頭,拿出手機發了個信息,沒兩分鐘,兩個帥氣年輕的少年出現,是江都有名的貴公子,一個是h集團的獨生子江天,另一個是江城影視城所屬家族的二公子花沉。

    江天遠遠就看到了安淺,這一張臉,辨識度太高:“呦呵,瞧我見到了誰,江都第一美人安淺!”

    花沉的視線也是熾烈的落在她身上,漬漬稱奇:“這臉到底是怎麼長的。”

    葉秋

    低聲一笑:“你們別嚇到了淺淺。”

    “淺淺?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也不告訴我們?”江天還真收斂了那股不羈,對着安淺擠眉弄眼,“別怕別怕,秋哥的淺淺,就是我們大家的淺淺。”

    花沉一巴掌打在他的後腦勺上:“說什麼呢,別見人都快嚇到了。”

    安淺嘴角一抽,這一世再見,他們還是一個德行。

    安柔見自己被忽略的徹底,嫉妒的掃了眼安淺,見她熟視無睹的和他們聊天,把她恨上了。

    h集團是國內外知名的媒體集團,而花家更有無數大型影視設施資產,這兩個人,撇開他們帥氣的長相,身世背景都驚人,可明明能爲她鋪路,安淺卻提都沒提。

    此時,安淺輕笑着將安柔推了出來:“今天是我妹妹想要個角色,我不太會應付,就麻煩你們了……”

    安柔剛纔的憤怒記恨的情緒還沒消掉,她雖然及時收斂,還是被江天和花沉看個正着。

    他們對比兩人,發現安淺一臉真誠,不禁看了眼葉秋。

    葉秋餘光掃了眼安柔,輕笑道:“幫下淺淺。”

    江天和花沉聳聳肩:“行了,秋哥都開口了,我們自然幫。”

    這邊,江天和花沉直接推門就進去了,葉秋提醒安柔:“柔柔,進去吧,他們會幫你。”

    安柔有些猶豫的看了眼安淺:“我和他們不熟,姐姐……”

    葉秋不等她說完,溫和的安慰:“放心吧,他們很好相處,這是個好機會,別浪費了。”

    安柔一直都很信賴溫和的葉秋,他一安慰,她也不猶豫,趕緊就進去了。

    事情解決,安淺和葉秋說了聲,這邊就打算走。

    “一起去裏面玩玩吧。”

    安淺正要搖頭,葉秋輕笑道:“我聽伯父說,你準備去鎏金斯教學,小天和小沉在學校裏也差不多稱王稱霸了,你可以和他們瞭解瞭解情況,到時候也好應對。”

    到最後,安淺還是被葉秋說服了,她其實這一世不太想和他接觸,不過江天和花沉確實是兩個不錯的人。

    他們的包間在最裏面一層,離開了喧鬧區域,很安靜,進去之後,裏面還坐着一個男人。

    安淺依舊認得,是葉秋的雙胞胎大哥葉修,是個軍人,還是個讓人聞風喪膽的鐵血軍人,他二十二歲就已經成了h國最年輕的少校,更在短短四年,成了少將,據說他幾乎常年行走在境外戰場上,所建立的軍功也都是拿命換的。

    只要這麼一想,安淺就覺得頭皮發麻。

    他給她的壓力,就像是容歷給她的感覺,這種人氣場太強大,讓她總感覺自己的心思被看的一清二楚。

    安淺進來的瞬間就看到了她,他冰冷的眸光就射了過來:“安淺?一段時間不見,更美了。”

    兩個男人,容貌相似,同樣的俊美無儔,可一個溫和如風,一個冷酷如冰,氣場也全然不同,葉修更駭人。

    葉秋意識到了安淺的緊張,不禁牽着她走了過去:“哥,你嚇到她了。”

    葉修點點頭:“我哪次不嚇到她?”

    葉家和安家來往多年裏,葉修就沒見過安淺不緊張。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