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重生千金:爺,求放過! >第039章 他寵愛的人
    容歷見她看向懷裏的女人,本能似的那戴着手套的手擋住了她。

    安淺看出他的保護,視線就錯開了,並且還後退了一步,和他們保持距離。

    容歷見她這種和他撇清關係似的行爲,臉色瞬間變了:“上車。”

    安淺搖頭:“不用,司機一會就到。”

    此時,幾個開着機車的少年從她身邊過去,又饒了回來:“漂亮的小姐姐,要約會不!”

    他們青春洋溢,肆無忌憚的吹着口哨,聲音很大。

    容歷懷裏睡着的小女人緩緩醒來:“歷哥哥?我們到了嗎?”

    “吵醒你了?”

    容歷的聲音立刻暗了下來,有些危險,安淺一聽,示意那幾個少年趕緊走。

    容歷的潔癖她是見識過的,能讓他如此屈尊降貴,這小女人一定很重要,加上他那陰晴不定的性格,被殃及就不好了。

    少年們心思不壞,被拒絕後只能遺憾的走了。

    這時小女人擡頭,剛好對上安淺,乾淨的眼底印着她,讓她彷彿看到自己骯髒的心。

    安淺一頓,就明白他爲什麼會看重她了,這麼幹淨的女人,就該是捧在手中疼愛的。

    她擡步就走,只當時陌生人一般,不想給容歷造成困擾。

    容歷剛安慰懷裏的小女人兩聲,餘光見她真要走,語氣都冷了下來:“站住,我讓你走了?”

    安淺腳步只一頓,就繼續向一旁走。

    容歷冷漠的掃了她一眼,沈瀲道:“開車,先送甜兒去溫泉酒莊。”

    甜兒……

    安淺低低呢喃,這名字聽着都讓人心不自覺柔軟起來。

    她看着絕塵而去的轎車,想到了小女人的眼,乾淨的放入是一汪泉眼,清清楚楚印着她這張過於豔麗的臉。

    安淺自嘲的扯脣,她曾經也擁有過這樣的眼睛,可都被憎惡玷污了。

    車裏的容歷情緒不太好,懷裏的白甜兒一醒,他就自覺推開了她。

    白甜兒眸光一暗,看着他戴着手套的手,還有包裹嚴實的樣子,有些自責:“歷哥哥,我是不是讓大姐姐不開心了?對不起,每次你都因爲我不舒服來陪我,都沒有其他時間了。”

    容歷的潔癖非常嚴重,她原本連靠近的機會都沒有,如果不是三年前因爲救他身體開始不好,她估計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現在,她已經很滿意了,至少每當她不舒服,他就會來陪自己。

    白甜兒軟軟一笑,乖巧的坐在了另一端,不讓他太難受。

    容歷想到她對自己避之不及的樣子,淡淡道:“只是朋友,她怎麼會生氣。”

    聽說只是普通朋友,白甜兒心下舒了一口氣,安淺那張臉太美了,連她這個女人都動心,她真有些害怕。

    只是,聽到容歷接下來的話,她嘴角一僵,眼底的光黯淡下來。

    “這段時間你就住在度假酒莊裏,那裏很適合養身體,過段時間我們再檢查檢查,說不定就轉好了。”

    “歷哥哥,我的身體我知道,你不用總是安慰我,哪怕永遠好不了,只要想到我也保護過歷哥哥,我就好開心。”

    沈瀲一嘆,如果不是白甜兒這般懂事,容歷恐怕也不會這麼自責

    了。

    這幾年,世界名醫幾乎都跑遍了,可白甜兒的身體始終都很脆弱。

    她十五歲那年救了容歷,如今剛滿十八,以後還有漫長的歲月,如果一直不好,迫於白家和容家的壓力,恐怕……

    容歷有些心不在焉,一路都在失神,白甜兒就縮在一旁,安靜的不行,只一雙眼,晦暗不明。

    安淺站了大半個小時,終於等來了莫北,她上了車,立刻就把高跟鞋給脫了:“果斷時間給我買個機車回來,每天讓我這麼等,遲早要累死我。”

    莫北無語:“小姐,您是安家小姐,機車恐怕不適合您。”

    “之後有很多事要你做,不可能讓你每天來接我,而且市區堵車厲害,如果忙起來也不方便,很浪費時間。”安淺隨意的捏着小腿,兀自點頭,“就這麼決定了。”

    莫北也只能應下。

    回到安家的時候,已經八點一刻。

    安淺還沒進去,就看到安柔匆匆拎着包出來。

    安淺目光落在她身上的高級定製禮服上,是一件極爲性感的紅色燕尾裙,是安少謙給她的十八歲禮物,她一直沒穿,如今倒是被安柔翻了出來。

    安柔不知道她會突然回來,臉上一僵,這才垂下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小心拉住她的胳膊撒嬌:“姐,我是臨時被通知參加一個娛樂圈大咖宴會,你知道我那些衣服都太小家子氣了,我這纔會借你的來穿。”

    “沒關係,你喜歡就好。”

    “姐,你最好了!”

    安柔興奮的抱了她一下,突然又看向了莫北:“姐,莫北能借我用一下嗎?我沒有保鏢,讓他充當一下好不好?”

    安淺點頭,安柔開心的親了她臉頰一下,直接就上了安淺的車:“那姐,車也借我用一下啊!”

    安淺笑,安柔果然和以前一樣,喜歡得寸進尺。

    這時,安少謙也剛好回來,錯開時,他看到了對他打招呼的安柔,還有那特製的一身衣服。

    想到安淺將自己送她的衣服給別人,他心頭就有一股火。

    安淺想着上一世關於這場宴會的事,據說大咖雲集,能去的藝人,都在圈裏有一定的知名度,至於安柔能去,恐怕是因爲之前江天和花沉爲她說話,那幾個製作人看到了利益。

    李嬸見她回來,匆匆忙過來:“淺小姐,您的房間被三小姐煩亂了,您要不先在大廳裏呆一會,我們正在收拾。”

    安少謙進來時,就剛巧聽到這話:“怎麼了?”

    安淺搖搖頭:“沒事。”

    安少謙不信,問李嬸:“你說。”

    安淺示意她別說,可李嬸看看生氣的安少謙,還是嘆了口氣:“是柔柔小姐私自進了淺小姐的房間,把衣帽間的衣服配飾都試了一遍,傭人正在收拾呢。”

    安少謙一聽,眉梢就蹙起了:“鑰匙是誰給的?”

    因爲他的私心,安淺的房間有安全鎖,沒有鑰匙根本進不去。

    李嬸倒是爲難了,老李這時走過來,湊近安少謙低聲說了兩句。

    安少謙聽完,氣息一沉:“越來越不像話了!”

    安淺眼底帶着笑意,不用想,恐怕是安柔把她房間的鎖給破壞了。

    這種事,上輩子發生了不少次。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