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地址定下來之後,歐陽美琪他們就去看了。

    商業樓的原主是外地人,因爲發展原因臨時出售,沒多餘的法律糾紛,加上位置偏遠,價格也非常合理,重點是環境要比市區強太多,他們看慣了鋼筋鐵骨,對即將在這裏工作很期待。

    裝修交給了他們自己處理,安淺幾乎沒過問。

    歐陽美琪指揮,楚洋坐鎮,兩個少年打下手,十天後裝修接近尾聲,半個月後天美絡有限公司正式註冊成功,旗下第一個絡平臺工作室也正式成立,而安淺的快音絡平臺在早上八點投入市場,緊跟着而來的,是微博大v的轉發。

    晚上七點半,歐陽美琪略顯緊張的進了自己的主播間,要等到八點才正式開始直播。

    平臺有頁版還有軟件版,到目前爲止,其實下載量不過只有幾十萬而已,再加上進入主播間的人數也增長緩慢,歐陽美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她雖然沒有參與快音的前期製作,但是自內測版本出來後,她就一直反覆和安淺進行試驗尋找bg,這短短几天,她就在安淺這裏找到了歸屬感和榮辱感,她自然不希望這第一次的直播會壞在自己的手上。

    安淺臨時有事來晚了,回來就見到他們四個人正襟危坐,一個比一個緊張。

    楚洋是個書生氣很重的少年,很白,很清瘦,帶着一副黑框眼鏡,乾淨的不像是現代的人,以往他最從容,可相比一旁的歐陽兩兄弟,他快成木頭了。

    “楚洋,你沒事吧?”安淺走到他面前了,人都沒反應,她有些擔心的在他眼前晃了晃。

    “淺姐來了。”

    “洋洋,你至於見安淺一次就紅一次連嗎?”

    歐陽美琪本來還緊張,一看楚洋那靦腆的樣子撲哧一笑,緊張勁就過去了。

    楚洋臉上本來就紅,被歐陽美琪一提,更紅了。

    不過他有些慌的聲音,把一旁的兩個少年驚動了,一股腦的站起來,就跑到了安淺身邊。

    “女神,你可來了,我們好緊張!”兩個少年異口同聲道。

    安淺每每見到歐陽子望和歐陽子朔,就像遇見了兩隻漂亮的小奶狗,瞬間就笑了。

    “沒什麼好緊張的,今天只是開始,又不是結束。”說着,安淺將手中的外賣放下,“給你們帶了些喫的東西,還有二十多分鐘呢,你們先喫些,別緊張。”

    歐陽美琪搖搖頭,對着鏡子仔細看着自己的妝:“我今天可要美美的,怎麼着也不能丟人了。”

    安淺仔仔細細將她看了好幾遍,鄭重點頭:“美琪,你真的很美。”

    每次被安淺誇,歐陽美琪都很無語,被大美人說美,她自己都心虛。

    “小美,你現在很完美,別擔心,你先過來喫點,之後還要和你的朋友連麥,時間很長的。”

    楚洋也順着安淺的話,讓她過來喫些。

    歐陽美琪猶豫了下,還是過去吃了點。

    不過,她也沒忘正事,喫飯的時候都還和幾個準備在外用手機直播的朋友通了電話,確認無誤才安心。

    臨近開播前,安淺拍了拍她的肩頭:“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就和你之前錄製美妝視頻一

    個道理,無非是讓他們實時看到。”

    歐陽美琪做了兩個深呼吸,對她綻放出一抹輕笑。

    八點整,直播間只有不到十萬人,大多數都是因爲歐陽美琪的名聲而來。

    “嗨,大家好,我是美琪,辛苦大家到這個新的絡平臺來看我……”

    歐陽美琪的表現比她之前的擔心好太多,很自在,適應的很快,剛開始聲音還有些發顫,漸漸就變得非常從容起來。

    今天的主要任務是簡單的介紹一下快音,同時推廣快音的客戶端和手機端,讓他們更直觀的看到它與市面平臺的不同,以及,招募各類主播的計劃。

    期間,會有在外使用手機端的五個大v博主和歐陽美琪進行連麥,她們在不同的場合,和不同的人在一起。

    最主要的,就是方便。

    手機直播是兩年之後才漸漸興起,而安淺不過是佔據一個先機,於快音一同推出。

    直播間的人數再緩慢增長,一旁之前還緊張的少年們,如今也開始關注與數據變化。

    十分鐘後,第一筆消費到賬,歐陽子望開心的露出了小虎牙。

    安淺在一旁的電腦室上,看着進入直播間的增長比例。

    接下來的半小時,人數直線上升,短短二十分鐘,直播間人數就超過了五十萬,還在穩定增長。

    “淺姐,數據增長好像有些太快了。”

    這個數據顯示超出了他們之前的預期,歐陽子朔有些疑惑,安淺也有些不解,不過就目前爲止,卻沒有異常。

    “先觀察觀察。”

    剛說完,安淺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個陌生號碼。

    安淺接通剛說了聲您好,對面就傳出了一陣魅惑的邪笑,嗓音沙啞迷人,是消失了半個月的容歷,他似乎心情很好。

    “小東西,平臺正式投放市場,作爲你的合夥人,你怎麼都該告訴爺一聲吧?”

    安淺默了下,拿着手機進了走廊:“你不是說過,你想知道自然會知道?”

    “你這樣,不怕爺再生氣?”容歷合上筆記本,擡眸看向不遠處商業樓的亮光處。

    再?安淺不自覺想到他上次突然生氣離開的樣子,隨意的靠在了走廊盡頭的半開式陽臺上。

    “我想容九爺還不至於這麼小氣,和我這種小女子一般見識。”

    容歷剛巧看到她纖瘦的身影,雙眸一深,嘴角的笑又濃了幾分。

    這兩天,安淺做的事,他都清楚。

    “你就算是個小女子,那也是個難伺候的小女子,不過爺高興,自然不會和你一般見識。”容歷打開車窗,桃花眼定定看着她的方向,“我們可以二般見識。”

    “……”

    “作爲合夥人和投資人,你事先不通知我,讓我心情不太好,所以關於你的賬又要狠狠記了一筆。”

    容歷懶懶的見那謀嬌影鬱悶一樣的踢了踢玻璃牆,無賴似的繼續要求。

    “加上你們前期廣告投入不夠,以至於快音在第一時間沒在絡上造成預期反響,要我掃尾,你的賬要再記一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