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這賬可不想認,追根到底可不是她的錯。

    “首先,我是想要告訴你,可我打了很多次,你電話一次都沒通,其次,廣告投入是投資的五分之一,這是……”

    “打不通?”

    容歷擰起眉心打斷她,開始翻記錄。

    沈瀲此時低聲提醒:“或許是甜兒小姐怕您被騷擾。”

    兩人明顯在車裏,安淺可以聽清,她有些無語,這理由,她真是無力反駁。

    “以後,打不通,就打到通了爲止。”

    容歷指尖一頓,語氣強硬,見他氣息異樣,沈瀲收了聲,不敢再提。

    安淺真想懟回去,她是多無聊纔會這樣做。

    能送容歷的手機,那個甜兒她是傻子的才招惹。

    安淺沒回話,容歷不悅:“沒聽到?”

    安淺應付了聲,主動撇開了話題:“開播後,進來的人數快速上升,是你在幫我們引流?”

    容歷知道她想錯開話題,“引流?這個形容很準確。”

    見他這般說,安淺也就放心了。

    她之前的廣告力度投資中等,預期是點擊量超過三百萬,下載量超過百萬,不過按照今晚在線人數來看,恐怕要遠遠超過預期。

    想說謝謝,到嘴了沒說出口,畢竟他是合夥人。

    兩人都不開口,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安淺無聊的靠在玻璃牆上,望着天空,容歷就越過濃重的天色看她。

    莫北此刻突然跑了過來提醒:“小姐,平臺受到惡意攻擊。”

    安淺一怔,和容歷說了聲就掛了電話。

    容歷薄脣微張,想要說的話卡在了嗓子裏。

    車廂內,空氣開始緊繃,沈瀲背脊不自覺停止,容歷心情變差了。

    許久,沈瀲硬着頭皮道:“九爺,您不如上去看看?”

    “上去?你不怕爺早死?”容歷嗤了聲,“這小女人恐怕是想和我保持距離,看她那樣就來氣,萬一氣死了,她得開心死。”

    這語氣似嘲非嘲,沈瀲一時不知道該不該接嘴。

    容歷重新看向筆記本的快音數據,不過短短几分鐘,流量已經翻倍,引流很成功,效果非常不錯,除了被人惡意破壞。

    沈瀲見他注意力轉移,這才鬆了一口氣

    “讓技術人員去看看後臺被什麼人攻擊。”容歷合上電腦,眸光陰沉,“該怎麼處理怎麼處理。”

    沈瀲會意,應下。

    安淺回到直播間,歐陽美琪就着急道:“剛纔有人惡意攻擊,直播間被迫關閉了!”

    安淺安慰她,拿出電腦快速修復。

    如今的直播間內亂做一團,都是靠工作室其他技術人員在維持,修復過程很順利,不到片刻就好了,可也因此流失了不少人。

    直播間恢復,歐陽美琪瞬間換上笑容,安撫起友們。

    安淺看着防護牆快速修復,想到了容歷,她遲疑了下,將電腦合上。

    不知道爲什麼,安淺直覺以後會和他有必不可少的聯繫……

    直播結束的時候,人數維持在三百一十萬,後臺虛擬充值高達四十五萬,這也算是一個不錯的開端。

    已經九點一刻,安淺差不多該回去了。

    “今晚上大家都辛苦了,剩下的事你們處理,該犒勞犒勞,我報銷。”

    今天很成功,值得慶祝。

     

    安淺離開公司,回到安家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四十分,她還沒進去,就被老李給拉住了。

    “淺小姐,您先別進。”

    “怎麼了?”安淺疑惑。

    “夫人不知道怎麼了,對這三小姐發了老大一通脾氣,您還是等少爺回來再進去,別被牽連了。”何麗姿對安淺平時還算不錯,可她這會脾氣大,老李是真擔心她被牽扯進去,受到無妄災。

    安淺瞭然,何麗姿恐怕是發現安柔和秦志鬼混的事了,至於她爲什麼這麼生氣,恐怕是覺得安柔的第一次沒被最大價值的利用。

    安淺在外稍微等了下,就進去了,一進去,就看到安柔哭紅了眼。

    何麗姿一見安淺進來,臉上的怒容正盛:“你又去哪裏玩了?知道不知道幾點了?一個大家小姐,每天這麼晚回家,成何體統!”

    安淺叫了聲莫北,從他手裏接過一個籃子。

    “媽,我是聽說今天城郊的黃氏農場的白下來了,所以去摘了些給您,路程遠,我下次儘量早去,這樣就能早些回來。”

    “白?”何麗姿從她手中接過籃子,看到裏面漂亮的白,臉上的怒容漸漸消失,“你這孩子倒是孝順,不過都這麼晚了,怎麼不在農場住一晚?”

    “哥說明早要帶我一同去西郊的酒莊,住一晚恐怕會來不急。”安淺輕笑,眼中劃過暗光。

    “酒莊?哪個酒莊?東郊的席丹爾酒莊嗎?”

    安淺一點頭,安柔就小跑到她身邊,拉着她的胳膊撒嬌。

    “姐,我能一起去嗎?我聽說明天是席丹爾酒莊五十年周慶,據說會去不少名門權貴呢,我去過能去,對我以後的發展一定有好處。”

    安淺沒立刻回,安柔臉色變差,不依不撓的拽着她的胳膊:“姐,你最好了,能帶我一起去嗎?”

    何麗姿臉上劃過難堪,她堂堂安家夫人都沒被邀請,沒想到家裏撿回來的賤貨卻有機會,可她想去,一個長輩卻有些下不去面子。

    安淺自然看到她眼底的記恨,她脣角微微勾起,眸低卻劃過暗光。

    “媽,反正您明天也沒事,不如和柔柔一起去吧。”

    “一張邀請函只能帶一個人的。”安柔自私,一聽這,就嘟囔了句。

    何麗姿臉一陣青白,不免有些失望,這十幾年真是白養了,竟然只想着自己。

    安柔之前被何麗姿一陣罵,這會還在生氣,被她一瞪,就覺得這當媽的不想自己以後發展好,更生氣了。

    安淺這才從包裏掏出了兩張邀請函交給了何麗姿。

    “媽,我知道您這兩天沒事,就託朋友幫我準備了兩張邀請函。”

    安柔從何麗姿手上搶過邀請函,興奮的快要跳起來,她狠狠抱了下安淺,就上了樓,哪裏還有傷心,這會她只想和朋友們好好炫耀。

    這席丹爾酒莊的邀請函,整個江都只有九十九張,而她就有其中一張,這是何等值得驕傲的事!

    何麗姿這會也沒工夫生氣了,她維持着長輩的溫婉,仔細和安淺交代了幾句,就以累了爲由去休息了。

    莫北一直在不遠處,也將這齣戲碼全看在眼底。

    怪不得安淺讓他提前跑一趟將拿回來,原來是爲她們準備,討了好,還讓圓了自己晚歸的事。

    至於讓歐陽美琪幫忙準備兩張邀請函,恐怕又有事了。

    這安立國也在明天的邀請之列,他這段時間一直陪着那個張麗麗,這女伴也已經確定是她,若是何麗姿去,恐怕又要鬧上一鬧,這樣一來,恐怕整個江都上流圈都知道了他們這出荒唐。

    而且,安淺的算計往往都是一環扣一環,這恐怕只是個開端。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