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少謙這段時間一直在家裏陪着安淺,慾望反覆被壓制又被蘇煙纏住,一發不可收拾,差點就答應留宿,可想到何麗姿回來了,他還是不放心安淺一個人在家。

    回來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這個時候,安淺房間已經暗了下來。

    他正想進去,旁邊的房間開了門,是穿着性感內衣的安柔。

    安柔這段時間身上的傷恢復了差不多,她愛美,每天身上化着妝,看不出什麼,不過洗了澡就很明顯,那些密密麻麻的痕跡,如今還在散瘀中,非常明顯。

    她穿的睡衣是秦志送她的,很透,就一層紗,襯得她纖細的身體很誘人。

    她收拾好準備拿瓶酒就和他視屏,主人一休息,傭人就去後院了,她哪裏知道正好遇見安少謙。

    安柔不自然的抱住了手臂,因爲有些小道具在跳動,她加緊了腿,臉上帶着不自然的潮紅。

    “哥……”

    “你纔多大就穿這種衣服,快回去!”

    安少謙蹙眉掃向她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痕跡,不自覺想到了安淺那一身柔滑肌膚,這一對比,他對着妹妹有多了些不喜,特別是她那扭捏的小動作下,他臉色鐵青。

    果然是隨了母親的浪蕩!

    “要你管!”

    安柔被他一兇,想到不久前還被何麗姿大罵,這會脾氣上來,直接小跑下了樓。

    她聲音很大,安少謙眉梢蹙起,怕安淺被吵醒,他只能被迫回了自己房間。

    安淺原本就沒睡,應到聲音也只是冷笑了下繼續手上的工作,直到困了纔去休息。

    次日七點,安淺的房間準時被敲響,她剛坐起來,門就被打開了,是一身家居裝的安少謙。

    他進來,視線落在她的肩頭,細細的睡裙帶松着,加上一雙睡眼朦朧的眼,迷人的像只小妖精。

    “淺淺,昨晚睡的好嗎?”

    安淺點點頭,安少謙就把手中的禮盒放在了一旁,擡手摸了摸她的黑髮:“禮服和配飾都在這裏,如果還困晚些再車上休息,我們八點就要出發,先起來喫飯。”

    安淺依舊乖巧的點頭,雙眼眨動着,有些水汽。

    安少謙輕笑着離開,幫她帶上了門。

    人一走,她眼底瞬間就恢復了清亮,洗漱後,換上家居裝下去吃了飯。

    早飯只有兩個人,安少謙沒多想。

    等他換好衣服,等安淺的時候,安柔率先跑了下來,她穿着一身荷葉邊粉色公主裙,溫柔裏帶着幾分少女特有的天真,化着妝,戴着首飾,一看就是精心打扮過。

    安少謙眉心剛擰起來,穿着端莊優雅黑色魚尾裙的何麗姿也跟着下來,其次纔是細帶紅色禮裙的安淺。

    安淺皮膚很白,明媚的紅色襯得她更奪目耀眼,那雪肌好像發着光一樣。

    她今天頭髮挽了起來,機率碎髮落在額頭臉頰,多了幾分俏皮,帶着屬於這個年紀少女該有的純潔誘惑。

    安柔見到自家哥哥眼底全是驚豔,正要得意時,就意識到不對,一轉身就看到了安淺。

    她只划着淡妝就美得勾魂攝魄,而她一層又一層,又做不到她這樣完美。

    安柔在心頭安安咒罵了一句,安淺長得就像個狐媚子,竟然還穿這麼豔俗的顏色,真讓人泛嘔。

    她不肯承認,她是嫉妒,嫉妒的發瘋!

    &

    nbsp; 女人天生善妒,更別說還是兩個愛美的女人。

    安柔妒忌,何麗姿也好不到哪裏去。

    她年紀大了,保養加微調也擋不住快速蒼老,以至於每每看到美麗動人的安淺,她就有想毀掉她的衝動。

    “今天我們也去席丹爾,一起吧。”

    安少謙剛笑着想牽過安淺,何麗姿率先開口。

    安淺適時的解釋:“我怕媽在家會無聊,所以讓朋友幫忙多準備了兩張。”

    就算安淺說的是實話,可安少謙卻不會這麼覺得,何麗姿什麼性子,他這當兒子的可清楚的不得了。

    安少謙不想佛了安淺的面子,也不多問。

    路上,安淺把自己出來前準備的一盒白拿出來,是切成小塊,用牙籤插好的。

    何麗姿非常喜歡白,不單單是因爲它價格昂貴,更多的是它有錢也不怎麼能買到,她喜歡能彰顯她地位的東西。

    安淺只拿到了一顆,還給了安少謙喫。

    安少謙想到她喫過飯去了趟廚房,想想她辛苦準備的東西,自己都沒機會喫,心下對何麗姿的不滿又高漲幾分。

    安淺只當沒看到他每每看向後視鏡的冷漠眼神,嘴角含着輕笑,乖順又安靜。

    東郊的席丹爾位置很偏,遠離市區,開車去要一個多小時。

    路上,安淺幾次想睡覺,都又被身後何麗姿兩人的討論聲吵醒,一路上,她都有些無精打采。

    安少謙看在眼底,眉心一直擰着。

    終於到了後,安淺舒了一口氣,下車後還是沒忍住揉了揉眼睛。

    昨晚上,睡的果然太晚了,一坐上車,竟然真困了。

    “很困?”

    安少謙心疼的走過去,將她攬在了懷裏,動作格外親暱,惹來到場的人頻頻看過來。

    被冷落的安柔冷哼了聲:“媽,你看哥多偏心,也不見他照顧我,我都懷疑我是不是他親妹妹了!”

    “胡說什麼!”何麗姿聲音突然拔高,眸光微閃的瞪了她一眼,“他不是你哥,難道還是安淺的哥?”

    “我不和你說了,我去找朋友玩去。”

    莫名其妙被兇,安柔嘟着嘴瞪了她一眼就跑開了,何麗姿都沒來得及發火。

    看看他們兩人,再看看不遠處幾個貴婦正往裏走,何麗姿整理了下裙襬,優雅的走了過去,也算是趁機發展下人脈。

    安淺看着兩人的醜態,她嘴角勾出一抹粲然笑意。

    今天可是爲她們準備了一出好戲,她還真有些期待。

    “哥,我看到了嫂嫂。”

    安淺突然來了這麼一句,安少謙順着她的目光看過去,果真見不遠處的葡萄藤走廊下,一身淡紫色禮裝的蘇煙正朝這邊來。

    推開安少謙,安淺睏倦的揉揉眼睛:“哥,你先陪嫂嫂,我找侍者問下休息處在哪,我要休息會。”

    安少謙想去送安淺,可見到蘇煙那委屈的視線,想到這段時間對她的承諾,猶猶豫豫下給安淺叫來了一個侍者,細心安排了幾句,就去了蘇煙身邊。

    跟着侍者走了另一條路的安淺,片刻後轉身,就看到安少謙溫柔吻向蘇煙。

    她勾脣,笑意不明。

    而離她不遠處的葡萄架後,一道高大的身影遮脣低低的笑可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