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森眸光劃過厲色,他好久纔將情緒壓下去。

    “關於我提的事,淺小姐或許可以想一想,面對那些如狼似虎的男人,我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至於報酬,等我拿回屬於我的一切,自當奉上。”

    “顧大少,你這話可真有意思,他們如狼似虎,可你也沒好到哪去。”安淺笑的花枝招展,嘲諷也印在眼底,“你也說了,我只是個安家養女,我可沒那麼多命配合你的狼子野心。”

    安淺似是覺得無趣,端起果盆起身就要走。

    顧森突然道:“淺小姐,我的野心是因爲仇恨,可至少我算計的坦蕩。”

    安淺快要離開了時候,他又說:“今天的宴會,淺小姐小心。”

    正要開門,安淺的視線看了過去:“顧大少,與其擔心我,還是擔心你自己好了,今天的話,你可千萬別讓第三個人知道,否則你的處境,怕要更難。”

    安淺順着走廊往外走,就看到路口處,沈瀲在那站着,見她出來,就走了過來。

    “沈先生,似乎有話?”安淺率先開了口。

    沈瀲輕笑:“只是來給您一個友好提醒,如今顧家幾脈明爭暗鬥一團亂,您還是不要過多參與爲好。”

    “這是你要告訴我的還是你們爺?”安淺想到容歷,恨恨的吃了幾顆葡萄。

    沈瀲看着她喫葡萄的狠勁,嘴角微抽,看樣子他家爺真得罪了她。

    掃了眼她脣角的一絲破皮,他低聲提醒把葡萄喫完,趕緊走了。

    安淺看着手中的果盤,差點沒直接扔了,可也知道珍貴,她悶聲喫着,每顆都當是容歷。

    沈瀲找到容歷的時候,他正在一個休閒露臺邊上慵懶的靠着,他手裏整捏着葡萄一點點剝着皮,有些汁流出來都皺着眉,可是矜貴的很。

    “她是不是把我恨上了?”

    “應該……沒。”沈瀲輕咳了下,想到安淺那憤憤的模樣,有些猶豫。

    “沒有?”

    沈瀲恰巧從他的視線看到遠處的安淺,她隨意的坐在鞦韆上,喫葡萄都像是在喫仇人一樣,他後背一涼,尷尬的笑着。

    容歷剝了半天,也沒剝出個完整的,可他又不愛喫果皮,就微眯着眼,不爽的看着喫的歡的安淺。

    “顧森那裏怎麼樣了?”

    “我進去的時候,他剛要提到西南墨家的事,被我打斷了,不過按照當時的樣子,淺小姐十有八九沒答應。”

    容歷手指一頓,擰着眉心吃了顆葡萄,這才淡淡道:“今天宴會,來了整個江都最有地位和財勢的人,安立國不會善罷甘休……呵……”

    一聲冷笑,沈瀲渾身都僵硬起來。

    他循着視線望過去,就看到安立國帶着幾個男人走過來。

    容歷心情不佳,再一看,安淺已經優雅站起來,伸手和那幾個男人握手,他的心情被破壞了十之八九。

    “這張臉,還真是麻煩……”

    沈瀲從他話裏,聽出了幾分危險,他的角度,看的不是很清楚,卻能看出安淺巧笑嫣兮的嬌媚姿態。

    他突然想到來時幾個男人的討論,他們說安淺太美了,是個男人都想要。

    這話他還真不敢和容歷提,況且

    沈瀲也分不清,他到底是無聊的逗趣,還是動了幾分心思……

    酒莊很大,只葡萄園就數千畝,她又繞開了人,卻不想,安立國還是找到了她,還帶了些男人。

    這幾個男人一看就是世家寵壞的公子哥,他們外形倒是不錯,可眉眼卻帶着囂張,看向安淺的時候,眼睛都快發光了。

    安立國將人帶過來,就佯裝有事離開了。

    安淺就那樣看着他離開,他打的什麼主意,她自然知道。

    她手中的果盤還剩下不少,她雙腿一搭,半靠在了鞦韆上,幾個公子哥哄女人那是得心應手,立刻就有人主動去推了她。

    鞦韆緩緩晃動,安淺的裙襬就在空中飄飛着,她也不說話,就那樣喫着葡萄,理所當然的讓由着他們。

    “還真會享受。”容歷臉色陰沉下來,手中的葡萄沒來得及喫,直接被他一顆顆捏碎了,這會倒是沒什麼潔癖了。

    安淺和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天,多是他們說。

    幾個公子哥年紀不大,卻都是圈內鼎鼎有名的世家大族,也讓安淺第一次見識到了安立國的實力。

    自從和葉家合作,他們還真是步步攀升。

    一個公子哥看向了她懷裏的葡萄,見她一直在喫,倒是好奇。

    “這葡萄和紅寶石似的,我怎麼沒見過?”

    也不怪他們不知道,紅寶石非常珍貴,估計沒幾個人真嘗過。

    安淺懶懶的挑眉,很大方的拿出來和他們分享:“別人送的,要喫嗎?”

    美人恩,他們怎麼也不會拒絕。

    眼看着剩下的一些葡萄被分喫,沈瀲瞬間掉進了冰窖,這炎炎夏日都救不了他。

    “這幾個人給我記下來,他們怎麼喫下去的,就給我怎麼吐出來。”容歷冷笑着拿溼巾一點點擦着手,他掃了眼那笑的迷人的小女人,心頭髮堵,也沒心情吹風了。

    沈瀲硬着頭皮應下,欲哭無淚,這祖宗自遇見安淺,越發難伺候了。

    不遠處,幾個名媛小姐簇擁着一個少女款款走來,她年紀都不大,可每個都打扮精美,連帶着細小的首飾都價值不菲。

    中間的少女聽到安淺的嬌笑聲,就穿過了一些葡萄藤看了過去,正看到和幾個公子哥聊的歡的安淺。

    “我說我哥怎麼突然就和安總離開了,合着是來找這小妖精,你看她那勾人的樣,我哥的魂都沒了!”

    少女身後的一個女孩氣的跳腳,自家那眼高於頂的哥哥,這會眼睛都黏她身上了,真是丟人現眼。

    小妖精是圈內對安淺的稱呼,聽着像是貶義詞,可卻更像是褒義詞。

    這世界上,有幾個能美如妖精的女人?

    而安淺,不管是精美的臉,動聽的嗓音,亦或者嬌媚迷人的身姿,怕都難以再找到第二個安淺。

    她們多少知道她的名號,每每不屑一顧時,偏生見了又不得不承認,安淺就是美,美的毫無瑕疵。

    那女孩受不了,直接扒開眼前的葡萄藤走了過去。

    “哥,你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啊?”

    被提醒的公子哥慌忙去碰,知道被騙了,瞪了眼那女孩。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