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剝了好一會,自己一顆都沒喫到,全都進了容歷的肚子。

    終於,一串喂完,安淺瞬間舒了一口氣,終於解放了。

    安淺剛想站起來洗手,就被容歷拽住了裙襬。

    “我只是去洗手。”

    她給他看看了自己一手果汁,容歷才願意鬆開她。

    洗完手,安淺猶豫了下,重新走了過來,沒坐下。

    容歷眉梢一緊,情緒又不好了。

    安淺硬着頭皮坐在一旁,倒是沒敢看她,畢竟九爺的身材還是很有料的。

    小風徐徐,兩人都安安靜靜沒說話。

    眼看時間流逝,安淺主動開腔。

    “九……哥,我的包落在那個小樓了,你能讓人給我去拿一下嗎?”安淺被他看了一眼,她很識時務的叫了九哥。

    “一個包而已。”容歷喊了下沈瀲,要他明天把qeen未來一季的最新款全送到她公司那。

    “我要我的手機,不是要包。”安淺鬱悶。

    “給。”容歷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安淺不接,容歷氣息又開始陰沉,她連忙就拿了過來。

    這一出,恰巧被不遠處一道嬌小身影看到。

    “九哥,你能不能別……”

    “別什麼?”

    容歷邪氣的嗓音泛着冰霜,直接打斷了安淺的話。

    “說。”見她垂眸不看自己,容歷擡手捏住她的下巴,向自己。

    安淺被面前的俊臉晃了下心神,她錯開了視線才躲開他的致命影響。

    “九哥,很多事,你比我看的透,爲什麼一定,就算是參加相同的宴會,可在這裏也分着三六九等,他們各自成爲獨立的團體,別人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真正擠進去。我只是一個安家養女,能來這裏,只是因爲這張臉,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優勢。”

    她很冷靜,絲毫不帶多餘感情,就這樣刨析着現實。

    容歷的雙眸越發冷冽,安淺嘆了口氣,推開他的手。

    “整個江都,只有一個叫甜兒的小姐,那就是白家最得寵的着,自嘲的笑了笑,擡頭看天,“而和白家小女兒有關係的只有一個男人,那就是容家那位行蹤詭祕的繼承人。”

    這時,安淺纔看向他,靜靜道:“容歷,你是雲居九爺沒錯,可你更是容家繼承人。豪門大戶,我這種門第的女人永遠都無法肖想,我很有自知之明,更不想莫名捲進你們的紛爭。”

    “你說這麼多,就是爲了和我撇清關係?”

    容歷的聲音很冷,冷入骨髓,安淺沒忍住,顫慄了下。

    “安淺,你真天真。你說我們之間是場遊戲,那這遊戲,有資格喊停的只有我。”容歷緩緩起身,居高臨下的睨着她,脣角的笑,幾分肆意狂妄。

    安淺雙手微緊,容歷說的雖是事實,可她總有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不甘心。

    “還坐着幹嘛?不餓?”

    容歷嗓音一轉,懶懶的看了她一眼。

    安淺擡眸,好一會纔起來,將地上的衣服也撿起來拿在了手裏。

    容歷看了眼,好半響突然說:“洗乾淨。”

    說着,他就向前走,安淺在後邊喊了聲九哥,容歷就回頭。

    “衣服我會洗乾淨,手機先借我用一下。”安淺掃了眼不遠處被人攙扶的白甜兒,低聲道,“我不打擾了。”

    安淺轉身就走,容歷站在原地,雙眼緊盯着她,可直到她消失,她都沒回頭。

    容歷覺得心裏不是滋味,這股感覺又酸又漲,可真不舒服。

    沈瀲這時拿過侍者送來的新衣服給他遞過去,提醒道:“爺,甜兒小姐來了。”

    容歷嗤笑了聲,將衣服換上,可餘光還是看到白甜兒掃見自己胸膛時的的癡迷。

    男女的慾望,真是讓人噁心。

    容歷剛這麼想,大腦中就就都是今天逼迫安淺時那極致的感覺,她不甘又憤怒,恨不得殺了他一樣,可那張臉卻鮮活的要命。

    再見面,她乖巧冷漠,一副要和他保持距離的姿態,卻又總是對他縱容……

    白甜兒來時,就見他望着安淺離開的方向發呆,她咬脣,眼圈通紅。

    沈瀲提醒了容歷一聲,他纔看過去。

    白甜兒身邊跟着一個高大俊美的男人,氣質溫良,和她有幾分相似,是她的二哥白風呈。

    見他視線終於一過來,白風呈這才帶着白甜兒走了過去。

    “阿歷,甜兒說和你鬧了小脾氣,怕你生氣,纏着我一起過來看看。”

    白風呈話裏都帶着寵愛,對她都是包容。

    “二哥~我沒纏着你。”

    白甜兒嬌嗔了句,白風呈就笑笑。

    容歷雙手雙手抄在褲兜裏,視線懶懶的掃過他們,嗓音卻沁着冰霜。

    “我最討厭別人騙我。”

    “大哥……”白甜兒的臉一變,她慌忙拽了下身邊的白風呈,他安撫的拍拍她的手。

    “關於這一點,甜兒和我說了,她也是怕你被別人搶走,一時擔心才那樣,她也沒什麼壞心思,我們遲早是一家人,她也小,又被我們寵壞了,阿歷就包容包容她。”

    白風呈想到白甜兒的哭訴,有些心疼,心底對安淺心生不滿。

    聽到他的暗示,容歷眸光漸冷,嘲諷一閃而逝。

    “錯了就是錯了,今天,我不想看到你們。”

    說完,容歷直接轉身。

    白甜兒見他這麼冷漠,心下一慌,匆忙跑過去拉住他的衣袖。

    “歷哥哥,你聽我解釋,我……啊……”白甜兒剛碰到他,就被甩開。

    “誰讓你碰的我?”

    容歷臉色鐵青,擡手就撕了襯衣脫掉,釦子掉了一地,也砸在白甜兒的心頭。

    白甜兒看着自己的手,眼淚不住的往下掉。

    “歷哥哥,我只是想和你解釋,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阿歷,甜兒只是害怕失去你而已,白淺在圈裏的名號你多少也知道,她身邊男人那麼多,指定學壞了,甜兒也是爲你好。”白風呈見她哭了,不滿的看着容歷。

    聽他提起安淺,容歷淡漠的掃想他,嘴角帶着幾分冷酷:“那你妹妹身邊的男人就少了?”

    “那怎麼一樣?甜兒是我們的小公主,她不過是不知道哪裏撿回來的女人。”白風呈蹙眉,他們這些人,對門第看重極高,怎麼都看不上白淺這種人。

    “嗤……”容歷妖冶一笑,桃花眼淡淡挑起,“……那我就讓她做我的小公主。”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