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弧度,今天還真是聽到了個有趣的消息。

    安媚和安柔,竟然是何麗姿和其他男人的孩子,這說不定能派上大用場呢。

    “唔……”

    安淺正在發呆時,她的嘴突然被人用力捂住,接着就撞進了一個熱烈的懷裏,那清冽迷離的味道也隨風而來,是容歷。

    她餘光看過去,就見他陰沉着臉盯着她。

    安淺默默把手機撿回來,指了指他捂着自己的手。

    容歷冷笑了聲,拖着她就走。

    等離得遠了,容歷壓人的氣息鋪面而來:“小東西,你的愛好真!不!錯!”

    安淺乾笑兩聲,支支吾吾說:“你怎麼知道的?”

    “我的手機會自動傳送信息到電腦上。”

    容歷難以描述自己點開新信息時,聽到那讓人噁心時的感覺,他幾乎瞬間就反胃起來,差點就吐了。

    “對……對不起啊,我不知道。”安淺見他臉色很差,想到他有嚴重潔癖,連帶着好像也不太那個事,突然有些愧疚。

    “呵……”容歷冷笑,嚴厲指責她,“你害我的晚飯,一口沒喫下去。”

    “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安淺很無辜啊,她本來就是來湊熱鬧,順便記錄下,哪裏會知道他的手機還是多功能。

    “陪我喫飯。”容歷說完,淡漠轉身,走了兩步見她還在發呆,他瞪了她一眼,“發什麼愣,過來。”

    安淺鬱悶的跟上,捶頭看着自己的腳尖。

    圈圈繞繞,安淺也沒問,就一路跟着他走,沒想到又到了小樓這。

    想到今天在這裏遇到的事,安淺腳步一頓,站在了不遠處。

    容歷懶懶的看過來,脣角漸漸勾起:“小東西,我如果真想做了你,你也阻止不了,我已經很委屈自己了。”

    安淺咬脣,轉身就要走,她穿着高跟鞋,哪裏像是容歷這麼方便。

    他三五步走過來,單手就圈住了她的腰,曖昧的湊近她的耳側:“你也發現了對不對?我的潔癖只對你無效……”

    “容歷,我以爲我解釋的夠清楚了。”安淺雙手微緊。

    “安淺,我也以爲我解釋的夠清楚了。”容歷低笑,“你渾身上下,都是我無法拒絕的誘惑,雖然不確定愛不愛你,可我非常清楚一點……”

    他稍微一頓,安淺就開始緊張起來。

    容歷突然擡手,扣住她的脖子,她一下子就軟了身體,無力的靠着他。

    “……我想要你。”他的笑聲清晰的鑽入她的耳裏,“關於這一點,我很清楚,我想要你,我的身體清清楚楚的告訴我。”

    身後清楚的硬度紅了她的臉,安淺渾身微顫,一種巨大的羞辱感上涌:“容歷,我不是出賣自己的身體!”

    “我知道,我會等你願意做我的女人。”容歷低嘆,“可在此之前,你得幫我解決慾望,這畢竟是你挑起來的火,不想我找你麻煩,就乖一點。”

    “你無賴——”

    “爺自然無賴,誰讓你一顰一笑都能讓爺有從動,忍不住就想做了你。”

    “你……”

    安淺臉色一陣青白,容歷說起葷話來,怎麼就這麼雅緻。

    “小東西,你其實沒

    必要這麼抗拒,我想要你的身體,也想要你這裏。”容歷攬住她往裏帶,將她扔門的時候,他將她抵在牆上,點着她的心口。

    “你瘋了?”安淺拍開他的手。

    容歷桃花眼微眯,他笑道:“安淺,我給你我的身我的心,換你給我相同的回報,這其實是個公平交易。”

    安淺怔住,就見容歷懶懶的坐在沙發上,雙腿隨意的搭在一旁,拉她半倚在自己懷裏。

    容歷扶着她的後背,溫溫柔柔,嗓音更像是誘哄:“怎麼樣?是不是很誘人?”

    “容歷,你別這樣。”安淺想掙脫,可容歷雙手用力,不肯鬆開她,她也就服軟,平視的看着他的眼,“我真的玩不起。”

    “爲什麼你就覺得我是在玩?”

    安淺錯開視線,沒回答。

    容歷將她扣在懷裏,脣覆在她的下巴上,微微親着,他不解的低喃:“我第一次和人靠的這麼近,還是軟軟的女人,我很喜歡……”

    “容歷!”

    安淺想要躲開,可他卻扣着她的脖子,讓她瞬間就沒有掙扎的力量了。

    “我喜歡你叫我九哥。”容歷笑的邪氣凌然,“乖女孩,你的弱點需要改一改,不然的話,以後,你恐怕沒什麼家庭地位。”

    “你……誰要和你有以後!”安淺軟聲懟他,他的手就摩挲了她一下,她身體更軟了,“容歷,你要不要臉,老流氓!”

    “那要不要爺真流氓流氓?”

    容歷的聲音突然變得危險,腰身一挺,安淺立刻就閉嘴了。

    小樓的門被敲響,容歷懶懶回了聲,就見沈瀲帶着餐盒進來。

    沈瀲掃了眼兩人曖昧的姿態,感覺頭疼,安淺的臉色那麼難看,一看就是他們爺勉強別人了。

    將東西放下,他就默默守在了門前,這一次,不能再出什麼問題。

    容歷將她鬆開,把餐盒打開,很簡單的晚餐,一些清粥,一些素菜。

    安淺聞到清香的味道,竟也有些餓了。

    容歷遞給她筷子,示意她喫。

    安淺猶豫了下接過,想着要不要用公筷。

    “我喫過你的口水,所以喫你的飯。”容歷突然開口。

    安淺咬着後咬牙,鬱悶的喫着飯,卻沒忍住看向喫飯的容歷。

    他喫的很慢,很優雅,安安靜靜,低垂眼時,少了那逼人的邪氣,無害了很多。

    容歷突然擡眸看過來,安淺心口一滯,立刻將剛纔的感覺一一否認,這男人,哪裏無害了!

    一頓飯喫完,安淺胃裏舒服不少,她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已經八點半了。

    “我能上樓嗎?”安淺猶豫的問,畢竟她的包應該在這裏。

    “你的包不在這裏。”容歷突然說,他臉色不太好,“下午有人私自進來,拿走了。”

    安淺頓了下,只想到了一個人。

    “髒的東西就不要要了,明天會給你送新的,手機你拿着就好。”

    容歷語氣很涼,安淺也意識到,這個男人當真是無情薄冷的九爺。

    江都傳言,容歷和白甜兒是註定成爲夫妻的青梅竹馬,可現在,她只看到冰冷的男人。

    安淺,容歷是沒心的。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