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宴會上不少少年少女,他們本身就對這樣隆重的宴會沒什麼興趣,一聽有熱鬧,不少人就開始三五離場,一起去看熱鬧了。

    葉秋多少有些擔心,和葉修說了聲,先去酒窖那邊了。

    一羣人剛到,就透過半開的酒窖聽到了些曖昧的低吟,這裏沒幾個是真的雛,這一聽就知道里面有戲。

    “我怎麼只聽到歐陽子豪的聲音?”

    “安淺的活得多好,在能讓他叫成這樣?”

    “你不知道嗎?就安淺那身材,真做起來,不得要人命?”

    龍旭堯剛到,就聽見人這麼議論紛紛,直接一腳就踹了過去。

    “說什麼屁話呢!”

    “誰敢踹老子……”

    那人有火,一件是龍旭堯,直接就閉嘴了,紛紛給他讓路。

    歐陽子望和歐陽子朔是今天早上纔來的,一聽到這事,直接就跑了過來,這要是讓他們姐知道了,估計得因爲他們沒保護安淺把他們給大卸八塊咯。

    “嗯……哦……”

    離得越近,裏面的聲音越大,這也有不少湊熱鬧的大家小姐,她們臉上劃過厭惡的同時,心下卻都有點暢快,看她以後還怎麼囂張。

    白甜兒這會也被人簇擁着過來,她臉上帶着不敢相信,聽到裏面聲音時,想走,但是耐不住身邊的朋友想看,她就只能紅着臉站在那,這單純天真的模樣,勾了幾個二世祖的心。

    葉秋站在不遠處,臉上鐵青,身邊一道身影過來時,他一愣,偏頭就看到葉修。

    葉修臉上冷凝,氣勢駭人,在這年輕一輩中,很有威信,他一來,理論聲都小了下來。

    因爲這寂靜,歐陽子豪的聲音。

    歐陽子望和歐陽子朔的臉有些臭,這裏面到底還是大哥呢,是管是不管?

    白甜兒身邊的洛可可嘴角一揚,眼珠子一轉,趁着人多,趁着前面的人不注意,直接就把人推了下去。

    前面的少年一晃,前面就亂了,不少人都沒站穩,撞開了酒窖的門。

    那洛可可看不清裏面的情況,看是佯裝驚嚇道:“呀,是安淺!”

    “安淺?真的是安淺?我的天啊!”

    身後看不到的人都開始往前擠,恨不得趁機看到安淺的大好風光。

    因爲沒了門的遮擋,歐陽子豪的聲音越發明顯,甚至越來越大,歡愉的聲音攪得人心潮澎湃。

    可就在此時,一道渾身黑色長袖魚尾裙的俏麗身影出現,半倚在酒窖小樓的門前,看着那一裙裙的人,夠纏着耳邊的黑髮,笑道:“剛纔是誰叫我呢?”

    “……”

    原本喧譁的現場,立刻安靜下來。

    “你怎麼在這裏!你不是在裏面嗎?”白甜兒身邊的女孩更像是見鬼了一樣尖叫。

    這一聲,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從酒窖中移向了安淺,瞬間驚呆了。

    今天的安淺化着精美的妝,穿着一身漆黑的高領禮裝,那似透非透的材質,吸引着所有男人的視線,她懶懶的偏頭看過來,那紅顏的脣角揚起,像是女王一般,驚豔極了。

    “我不在這裏,在哪裏?我還以爲你們是要參加什麼活動,這纔跟着過來了,怎麼很喫驚似的?”安淺好笑,無辜的眨眨眼。

    “那裏面的是誰?”

    這時,一個少年問了大家的疑惑。

    這時,裏面的聲音結束了。

    葉秋趁機走過去,見她沒事,倒是安心,不過還是擔憂的問:“你之前去哪裏了?總不見你,還以爲你出事了。”

    “我昨晚上喝了些酒,今天忘記定時,就起晚了。”

    “禮服不錯。”葉修視線落在她脖子上的一處,眸色越發神隱,晦暗不清。

    安淺的心一跳,扯了下領口,這一動作,讓葉修的眸光更深。

    葉秋也仔細看着她這一身,輕笑:“我也覺得這身不錯,很配你,非常漂亮。”

    安淺嘴角微抽,這種全包的禮裝,穿在身上別提多不舒服,只曬曬太陽,她就覺得自己快熟了。

    當然,這是容歷死活要她穿的,畢竟她身上有很多痕跡,不過她似乎一點不喜歡她穿紅色或其他顏色,非要選這個死氣沉沉的顏色。

    被誇倒是意外,只能說,直男的世界,大概是共同的。

    “我的媽呀!怎麼是洛浩宇和歐陽子豪!”

    “臥槽,男男,要不要這麼勁爆!”

    “草,歐陽子豪是被壓的那個!”

    “……”

    洛可可的臉瞬間就僵在那裏,她不敢相信的推開衆人,就見到一角處的兩個男人中,那熟悉的人。

    “哥——”

    洛可可尖叫,險些暈過去。

    安淺沒料到有這出,不過想到容歷那腹黑小氣的樣,也能明白,這是報復呢。

    他恐怕是知道洛可可昨晚上對自己做的事,這才替她報仇。

    不過,洛浩宇還真是夠可憐的。

    歐陽子豪這會已經徹底醒過來,看到那羣人的時候,臉都青了,再一看到身邊的洛浩宇,他嚇得尖叫出聲,一拳就打了過去。

    洛可可都快哭了,家裏就他們倆,要是被爸媽知道她幹了什麼,她一定死定了!

    這出鬧劇,以酒莊經理親自過來告罄。

    安淺看了出熱鬧,心上的怨氣也出了不少,心情也明媚了起來,臉上的笑比外頭的燦陽還豔麗。

    她剛出來,葉秋就跟了上來,無奈道:“你不要再亂跑了,省的又引起他們的話題。”

    “反正我做什麼都是他們茶餘飯後的談資。”安淺不甚在意。

    “你希望她老實,倒不如盼望趕緊出個剋星,管制管制她。”葉修這時淡淡出口,目光在她身上幾次停留才錯開。

    看着他的背影,安淺差點沒脫了高跟鞋扔出去,大喊一聲,烏鴉嘴!

    “你這脾氣,也不知道誰能管住你。”葉秋見她氣惱的樣子,笑出了聲。

    “還能有誰……”安淺鬱悶的嘀咕了聲,他也沒聽清,只聽出了她的埋怨。

    安少謙一直和蘇家在新談合作的事,等知道安淺出事時,早就結束了,版本自然也換成了另外一個,不過他的臉色依舊不太好看。

    見到安淺的時候,和葉秋說了聲,拽着她就向一邊走。

    龍旭堯擠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安少謙和她的背影,鬱悶的不行。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