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柔被嚇哭了,她咬着脣,想忍,可就是忍不住。

    她本來讓何麗姿偷偷幫她引開人,她好來找陳明,哪裏知道陳父直接擋住她。

    要不是她反應快,陳父剛纔就打她了,那一巴掌下來,她的臉估計都要腫上好多天。

    何麗姿引開人,想進來的時候,就被安媚悄悄拉住了。

    安柔如果一個人頂下來,他們受的罪就少一點,她可不想一連得罪這麼多人。

    安柔等不來何麗姿,就看向安少謙求救,他淡漠的看開了她一眼,這才走了過去。

    安少謙在圈內的爲人很好,秦氏之前和他接觸過,見他來,臉色也好上不少,陳父也不是不講理的人,見是他,也願意和他商討解決方案。

    安柔見一邊聽着他們低聲討論,偶爾還要接受他們冷漠的視線,只覺得特別丟人,也別是看到安淺在一邊隨意的樣子,她就撓心撓肺的難受。

    爲什麼不是她,爲什麼不是她!

    如果早上出事的是她,她就不會被他們一直盯着不放。

    安淺餘光看過去,就見到安柔扭曲變形的臉,她笑了笑,就見她的臉驟變。

    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安柔以爲她在嘲笑她。

    不過事實是,她剛纔真的在嘲笑。

    安淺原本知道打算做個背景板,不知道怎麼了,秦氏和陳父的視線就看向了她。

    她剛疑惑,安少謙就對她招招手。

    安淺稍微遲疑了下,款款走了過去,溫和打招呼:“秦夫人陳先生,您們好。”

    陳父點點頭,將她打量了一番,特別是秦氏也看的仔細,似乎很滿意的樣子,面容都溫和了些。

    “沒想到你年紀輕輕,竟然會被鎏金斯主動招聘去做老師。”

    秦氏向來強勢,雖然養出個秦志這種兒子,可她卻很有遠見。

    安淺雖說在圈內因爲這副長相而名聲不好,可是,只她能被鎏金斯承認這點,她就不是空有美貌的人。

    這樣的女人,有美貌又有才華,很難讓她討厭。

    陳父就更滿意了,安淺的外貌在圈內非常有名,這種美人兒帶來的關注力可比廣告效應好,再加上一個鎏金斯,他們自然不會交惡。

    安柔此時的臉更差了,這種差別對待,快要她咬碎了後槽牙。

    安淺餘光看到,也只是笑笑。

    鎏金斯可是個香餑餑,特別是這裏的老師,他們很難被收買,他們的想法,她多少知道。

    一個在鎏金斯的老師,會爲他們提供很多方便和好處。

    爲家族也好,爲公司也好,只有好處,絕對不會有壞處。

    安淺頓了下才謙卑道:“我也沒想到,不過能做一名老師,我也蠻開心的,只希望到時候不會有人以貌取人。”

    “你用這個年紀進去,可沒幾個人敢小瞧你。這以後啊,小志在學校,也得麻煩你了,你們都是同齡,多少能說得上話。”秦夫人年輕的時候就是個美人兒,這會也是風韻猶存,她自信也自負,不會允許自己嫉妒一個年紀

    輕輕的小丫頭,自然似像是玩笑,裏面多少認真的成分,他們都心知肚明。

    “當然。”

    安淺自然而然的應下,安少謙把她叫過來,恐怕是希望她將這件事處理好,有了這層功勞,安立國一定會對她更好。

    “明明以後也他這衝脾氣,因爲點小事就揍人,以後可要多管教管教。”陳父也緊跟着道,隨機爽快的笑了下。

    “確實是小事,他們這麼多年的關係,怎麼也不是別人能破壞的。”秦氏笑笑,接上了陳父的話。

    小事?兄弟?別人?

    他們這是三言兩語就把所有的錯全推到她身上了!

    憑什麼!

    而且,安淺憑什麼就能讓他們和顏悅色!

    安柔雙拳緊握,她咬着牙,感覺一分鐘都呆不下。

    反正這裏有安淺和安少謙了,也沒她什麼事了,她纔不要再待下去!

    安淺這麼想也這麼做了,瞪了眼安淺,她直接就大搖大擺走了出去。

    秦氏和陳父的臉立刻就不好看了,他們從沒見過這種不要臉的大家小姐,和安淺一比,心上的天平又開始傾斜。

    安淺眸光微閃,輕道:“柔柔年歲小,不太懂事,如果做錯了什麼事,希望您們能原諒她。”

    安少謙立刻就皺起了眉頭,示意她不要再說,安淺溫柔笑笑,又道:“小孩子難免會犯錯,秦阿姨,陳叔叔,你們別生氣了好不好?這段時間的療養費和精神賠償,我來……”

    “秦阿姨,陳叔叔,這件事到底是我們的不對,我會做出相應的賠償。”

    安淺和安少謙稱呼都變了,明顯親近了不少。

    安少謙按住安淺的頭髮,無奈的打斷了她。

    秦氏和陳父看在眼底,見安淺俏皮的吐吐舌頭乖巧的樣子,感覺傳言真不可信,她哪裏有傳言的那麼壞,這教養和心性可好着呢。

    安少謙失笑的看着兩位長輩,輕嘆:“希望您二位別因爲柔柔牽連到淺淺,她一向護着她,說話可能沒注意分寸。”

    他還是怕秦氏和陳父連帶着安淺一塊記恨上,真要是這樣,會給她添上不少麻煩。

    “江都都傳安少寵溺自己的妹妹,這次我是真信了,不過換我,也會好好寵着。”秦氏笑笑,安淺又好看又乖巧,性子也坦率,沒那麼嬌縱,她喜歡居多。

    “秦阿姨,您可別誇我,我會驕傲。”安淺臉頰有些紅。

    秦氏不禁開心的笑了起來,畢竟這第一印象很重要。

    “我哪裏誇你,你這種可人兒,就得被寵着纔行。”她這會喜歡安淺,關於她的那些傳言就一笑置之,也就越看越滿意。

    “怪不得立國說起小淺來這麼驕傲,換我有個這樣的閨女,我也高興,可惜了家裏是個臭小子。”陳父也無奈。

    “我也後悔,怎麼沒個小棉襖。”秦氏也感嘆。

    安淺被他們說的越來越不好意思,臉頰通紅,讓她多了幾分被長輩誇讚高興的孩子氣。

    陳父這下越看她越滿意,不禁和她又說上了不少。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