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重生千金:爺,求放過! >第069章 養貓後續問題
    等他們聊完,也差不多到了午餐時間,吃了飯,他們差不多就該離開了。

    秦氏主動道:“這次的事,小志和明明也有錯,不能全怪了安柔,只是少謙,你回去以後要警告安柔,別讓她再來打擾他們。”

    陳父點頭:“兩個孩子原本是好兄弟,我們兩家也是世交,我們不希望因爲她影響到我們的關係。”

    “好,我會警告她。”安少謙點頭,又有些猶豫,“只是她被寵壞了,不知道以後……”

    爲了維護安淺的好形象,安少謙並不介意踩着安柔。

    “這件事,我們明白,不過之後如果再出事,我們可不會再給你面子了,到時候該怎麼處理,我們就會怎麼處理。”

    秦氏蹙眉,想到何麗姿,眼底劃過輕蔑,不過也只是一閃而逝,她這種人能生出安少謙,也算是祖輩記得了。

    安少謙點頭,說知道,又和他們說了兩句,這才離開。

    一出去,安少謙就繼續嘆氣:“淺淺,都這個時候,你還替她說話,也不怕自己也被記恨上?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個獨子一個幺子,都很受寵,你的膽子是有多大。”

    安少謙點着她的腦袋,一點一點的讓她知道教訓,哪知道安淺捂着額頭瞪了他一眼。

    “哥,你再戳我,信不信我還手?”

    安少謙被她給逗樂了,沒好氣的又點了下她。

    安淺就是生氣了,跳起來要點他的額頭。

    安少謙身量高,心情好,就在那躲着她,差不多的時候才低頭讓她點了兩下。

    安淺說心疼,就點了一下,還警告他以後小心點,否則她就報復,惹得安少謙一陣好笑。

    這一出落在了不遠處的蘇煙眼底,她看着,快嫉妒死,可她也知道,安少謙就是寵着她,她目前怎麼也不能再和她交惡,萬一以後她給自己穿小鞋,她也對付不了,等結婚以後再收拾她。

    蘇煙一走過來,安淺就收起了那笑,踩了安少謙一腳,拎着裙襬就跑了。

    安少謙看到蘇煙,倒也沒怎麼在意,只是揚聲提醒安淺小心點。

    “不是提前回了?”安少謙走過去,聲音淡淡,倒是帶着一如既往的溫潤。

    “我聽說柔柔出事了,就又折了回來。”蘇煙壓下心頭的情緒,問道,“柔柔呢?”

    提起安柔,安少謙的臉色不是太好,他蹙眉道:“柔柔差點就闖了大禍,一次得罪了陳秦兩家。”

    蘇煙一聽,立刻溫柔安慰:“你也別擔心,如果實在不行,我就讓爸爸出面。”

    “知道你好,不過淺淺幫忙解決了。”安少謙輕笑,眉眼有些驕傲在。

    “是嗎?”蘇煙的臉有些不好看。

    “嗯。”安少謙半攬着她,想着宴會大廳去,“淺淺她九月就要去鎏金斯任教,秦志和陳明來年是大三學生,多少希望淺淺可以幫襯一些。”

    鎏金斯的大三和其他大學不同,他們會開展很多社交活動,一部分還有和國外大型企業世家子女的接觸,這中間有個熟悉的老師,多少會有些好處。

    蘇煙聽到這裏,臉色更差了,她沒想到,安淺會有這個本事。

    她只能言不由衷道:“小淺可真厲害。

    ”

    “你是當嫂嫂的,以後不要和她一般見識,要懂得謙讓,知道嗎?”安少謙欣慰的吻了下她的額頭。

    蘇煙雖說不願,可還是應了下來,可安少謙的話裏處處是偏袒,她多少有些不舒服。

    安少謙垂眸,就見到她眼中的厲色,他眸光一暗,脣角漸漸勾起,低聲道:“今晚兒去我的公寓,好嗎?”

    蘇煙心下一跳,臉紅了起來。

    幾米外的建築閣樓上,容歷沉着臉,氣息冷颼颼陰沉沉。

    沈瀲揉着眉心,感覺這以後的日子恐怕不好過。

    他們家的這位祖宗對安淺,已經不是單純上心這麼簡單了,恐怕因爲那靡麗一夜,已經將她列作自己的領地範圍。

    他的潔癖導致他佔有慾十足,這屬於他的人,自然而然不能和其他人親近,甚至說話聊天,她那眼神就算望向別人,他恐怕都難受的要死要活。

    “嘭”的一聲,容歷手裏的杯子被捏了個粉碎。

    沈瀲慌忙上前,看他沒流血,這才舒了口氣,他低聲說:“爺,安少是淺小姐的哥哥,您也不至於喫……”

    “我沒喫醋。”容歷冷眼看了他一下,此地無銀三百兩,傲嬌的不行。

    沈瀲嘴角微抽,忙說是是是。

    容歷沉默了一會,問:“你家貓不聽話了,你怎麼辦?”

    沈瀲嘴角抽搐的更厲害,他真是打算把安淺當貓養?

    見他猶豫,容歷臉就變了,沈瀲立馬實話實說:“哄着。”

    “就這樣?”

    “她越是不開心,越是鬧騰,就越是要哄着,她不高興的話,指定更不願意理……我。”

    容歷哪裏聽不出他的意思,他冷哼了聲:“那你送它們什麼禮物?”

    “禮物?”沈瀲這下倒是不敢再明裏暗裏暗示了,他老實說,“貓罐頭,要不就是小玩具。”

    容歷似乎不太滿意,沉默了會,又問:“那怎麼證明是你的貓?”

    “……”沈瀲看着傲嬌的容歷,輕咳了下,猶猶豫豫道,“它們都戴着磕着我名字的項圈。”

    說完,容歷漂亮的桃花眼就眯了起來,給沈瀲嚇出了一身冷汗。

    容歷應該不會,直接照搬吧?

    沈瀲沒忍住,腦補了一下,就覺得畫面太美,立馬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亂想。

    容歷指尖點了點桌面,隨意道:“那你幫我定做一個。”

    擔心什麼來什麼,沈瀲也只能揣着明白裝糊塗,硬着頭皮問:“爺,您……要養貓?您可有潔癖,別……”

    “要你做你就做。”容歷想想了想,補充,“要用紅寶石,在裏面刻上我的名字,不能被輕易發現的那種,還不能輕易摘掉。”

    “可……”

    “再多嘴,爺拔了你的舌頭。”

    沈瀲打了一個激靈,剛應下,一陣冷風過去,突然下起了陣雨來。

    太陽大好,雨卻大的不行,只一下就把容歷澆了個透,他氣息瞬間變得危險起來。

    沈瀲心下一沉,暗道,麻煩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