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音很方便,如果想簽約,後臺就可以申請,一旦附和條件,他們就會審覈一段時間給出結果。

    可星火幾人對自己的舞倒是自信,自己的外形就沒那麼坦然了,畢竟他們走在街上,都被人當成異類。

    安淺能看出他們的自卑,現在也沒提,這些東西,不是幾句開導就夠,需要時間去證明。

    接下來,會議很快結束,接下來,就是關於他們的開場舞。

    現在已經下午四點,進行商業性改變自然不行,他們能保持現在的純粹就很好,不過歐陽美琪還是利用私人關係,找來了一個明星編舞老師,對他們進行簡短的教學,沒想到星火被他連連誇讚。

    歐陽美琪找到安淺的時候,她靠在牀邊看雨。

    “你這樣會不會顯得太急切?我們的快音剛剛成立一個多月,你就想要開設遊戲工作室,而且這五個小少年,你不會讓他們當個小小播主吧?我總感覺你還有其他想法,你是不是想他們當藝人?”

    看着窗外的雨,安淺又想到了容歷。

    安淺許久才問了一個問題:“短視頻區域我們剛開設一週,你覺得效果如何?”

    “非常好,短期內就有數千個視頻,並且流量持續增高,充值也不斷的翻倍。”歐陽美琪從沒想到會有這麼快的效果,“不是所有人的都有能力去做主播,而短視頻卻人人都可以製作,這讓我們快音的發展幾乎是幾何形增長。”

    “快音發展快,是因爲流量在,我們因爲時間關係並沒有多少能拿出手的主播,這是我們舉行活動的原因,可以找到更多優質的主播,最終目的是保持快音持續發展。那,持續發展又是爲了什麼?”

    “賺錢啊。”

    “那怎麼賺錢?”

    “保持流量,用流量帶動周邊廣告推廣。”

    歐陽美琪突然怔住:“我好像知道你想幹什麼了,這段時間,有人陸續開展了遊戲直播,還有不少十八線藝人利用短視頻增加自己的曝光度。你是想建立一整個完整的自我體系?那你野心可不小……”

    “目前只是打算,誰知道以後會怎樣,就目前來看,我們完全能利用現在的優勢讓利益擴大化。”安淺苦笑,她野心如果不大,以後可能都沒有自保的能力。

    “這倒是沒錯,我們的發展能這麼穩定,一定和九爺脫不了關係,這種時候,我們就要趕緊發展,趁早在市場上站穩腳步纔對。”

    安淺輕嗯了聲,就沉默了。

    如果不是雲居那一時的決定,她現在或許不會這麼被動。

    歐陽美琪沒一會就去忙了,她的事還蠻多,和安淺這個甩手掌櫃不能比。

    莫北給她倒了杯咖啡遞過去:“剛纔聽到公司人提到周圍流竄小偷,需要找幾個保安嗎?之前招來的,恐怕應付不了突發事情。”

    “你處理吧。”

    莫北點頭,見她眉眼情緒濃重,眸光深了些:“顧西這段時間還在找您,昨天我接到消息,他不知道從哪裏得來了您的照片,懷疑上了您。”

    “這麼快啊……”

    安淺桃花眼微眯,那天的緋聞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他記

    恨着,只是沒想到會那麼快找到她。

    “知道他在哪裏嗎?”

    “在劇組。”

    “劇組啊,真是個好地方……”

    一聽安淺這樣說,莫北問:“您要去?”

    “等他找來的時候,就麻煩了,不如我主動些,先穩住他。”安淺點點頭,打算去給自己化個漂亮的妝。

    “小姐,您沒必要爲了安媚安柔這樣犧牲自己,如果您需要,我可以殺了她們。”

    身後的莫北突然出聲,嗓音冷漠,隱約都是森冷的殺氣。

    安淺頓步,偏頭看向他,脣角勾出似美麗的笑意:“你能這樣說,我特別開心,不過我可不想她們這麼快死。”

    八點一刻,莫北送安淺到了劇組外。

    安淺看着自己濃豔的臉,多少有些不習慣,這張臉被厚重的妝容覆蓋,像是戴着一個虛僞的面具,讓她鄙夷自己。

    “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無聊的話,可以去周圍看看。”

    安淺說完,就踩着高跟鞋往裏頭走。

    “小姐。”莫北突然叫住她,安淺疑惑回頭,他猶豫道,“保護好自己,不行就喊我。”

    安淺撲哧一笑,將墨鏡戴好,笑他真單純,男人可比他以爲的還要好對付。

    劇組的防衛還難不住她,從牆上跳下來後,安淺隨意的彈了彈裙襬的灰,才慢條斯理往裏走。

    這個時候,沒有監控的地方,就太適合她這種“小偷小摸”的人行動了。

    顧西深夜有幾場戲,這個時間,恐怕在休息。

    安淺輕鬆找到了他的門,在外敲了會,門就開了。

    是一張帥氣逼人卻冷漠的臉,一見是他,他的臉色有些僵硬,一把將她拽到了房間裏。

    安淺頂着顧西殺人一樣的視線,隨意的轉了一圈,坐在了沙發上,撐着下巴撒嬌似的看他:“西,有客人來,不倒杯水嗎?爲了見你,我可是翻了好幾個牆才進來,辛苦死了。”

    “安淺。”顧西咬牙切齒的叫着她的名字,“你這個女人,又想做什麼?”

    “知道你查到了我這裏,我這不是自動送上門來贖罪嗎?”安淺起身,不疾不徐朝他走過去,拽着他身上的古裝,笑盈盈的擡眸看他,“西,想我嗎?”

    顧西被她這雙媚眼如絲的眼,看得心尖一跳,酥酥麻麻一瞬間就漾開。

    “鬆手!”

    顧西要拽開她,安淺就笑着一推,將他按在了牆上。

    “西,你可太殘忍了,我都主動來找你了,怎麼還兇人家?”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這個女人想做什麼,想玩男人,去找別人,我沒工夫陪你玩。”顧西用力推她,卻怎麼都沒推開,有些氣惱,“滾!”

    安淺真就笑着鬆開他了,在一旁嬌笑着看他:“那你幹嗎找我?我可是聽說了呢,你花費了不少的功夫,四處調查我的蹤跡。”

    顧西的臉漸漸沉下來,他嗤笑道:“一個心懷不軌的女人,難道我不該調查?”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