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西見她那懊惱的小摸樣,心情終於好了點,他壓下自己身上的衝動,隨意的坐在了一邊。

    “西少爺,今天就麻煩您了。”

    安媚輕笑着,落落大方的坐在了他的對面。

    顧西沒看她,而是餘光掃了眼那衣櫃,這才道:“從哪裏開始?”

    安媚之前找了他很多次,他都沒答應,顧西一答應,她難免有些雀躍,畢竟這是第一次這麼近的和他相處,一時反應慢了很多。

    顧西疑惑擡頭,她才立刻打開劇本道:“是今晚上的戲,導演覺得我還缺點感覺,所以讓我提前來和您學習學習。”

    安媚說話不卑不亢,也進退得已,非常有分寸,顧西沒多話,就和她直接進了正題。

    顧西的助理此時給他送來了宵夜,安媚一愣,剛找來的感覺就散了,她連忙和顧西道歉。

    顧西看了眼那助理,示意他留下,這才道:“沒關係,繼續吧。”

    一連幾次,安媚的狀態都不好,她自己也有些尷尬,感覺沒找到,連帶着人也不能單獨相處。

    見夜宵都快涼了,安媚趕緊尋了一個理由就走了。

    顧西這才讓助理也一起離開,房間一時又安靜下來。

    安淺從衣櫃裏出來,就看到顧西帶笑的臉,她懶懶的拿着手裏的豹紋內褲,在指尖晃了晃說:“真沒看出來呢,顧大影帝還有這……愛好。”

    “……”

    顧西直接僵住,大步走過去,將它扔到了衣櫃裏,沉聲解釋:“這不是我的。”

    “解釋就是掩飾,不要這麼不好意思嗎,我理解。”

    安淺桃花眼盯着他的通紅的耳垂,笑出了聲:“顧大影帝不但純情還悶騷,我見識到了,下次我送你一盒怎麼樣?”

    “你這女人真是一點虧不喫。”

    折騰了她一回,她就要連本帶利都給找回來。

    “我蛇蠍心腸,錙銖必報,不是個好女人,所以……”安淺手臂纏上他的胳膊,媚眼如絲的看着他,將一張名片塞進了他的領子裏,“……千萬別惹我呦。”

    “你……”

    顧西擡手就要抓她,安淺已經推開他,離開了幾步遠,淡定的站在不遠處:“快音負責人的聯絡方式留給你,別到時候當騷擾電話不接了。”

    走了兩步,安淺忽然道:“對了,顧大影帝,答應我的事千萬別忘記,安媚的演技真的不怎麼樣,千萬別放水哦~拜拜~”

    安淺招了招手,人就那麼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

    人一走,顧西又開始猛灌水,他從領口掏出那名片,整個大腦全都是她巧笑嫣兮的樣子。

    這該死的女人在算計他,在光明正大的圖謀他,可他心知肚明,卻被慾望幾次沖毀了頭。

    助手此時上來,恭敬道:“少爺,淺小姐已經安全離開了,不過……我剛纔看到了狗仔,她看到了也沒管,估計這照片已經溜出去了,您看……”

    “只要沒拍到她的臉,隨便吧。”顧西太陽穴一跳,就知道安淺不會這麼老實。

    助手詫異了下,提醒道:“大少對淺小姐很關注,如果被他知道了您們私下交往,或許會影響到您們以後

    的關係。”

    顧西沉默下來,片刻才淡淡道:“安淺這個女人城府很深,我大哥性子溫和,如果她有心算計什麼,只怕會被她牽着鼻子走。以後如果安淺有心接觸我大哥,事先告訴我。如果我大哥主動找她,你也告訴我。”

    助手猶豫了下,點點頭。

    顧西雖然很防備安淺,可他跟着他那麼多年,第一次見他這麼關注一個人。

    安淺這個人,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影響到了顧西。

    安淺沒多停留,就上車走了。

    離開了劇組,莫北道:“小姐,剛纔大少打來電話,問您在哪裏,我說您在外買小喫,晚些就回去,他心情似乎不太好。”

    安淺輕笑:“你這理由挺不錯的,剛好這裏不遠就有個小喫街,去喫喫好了,他心情不好就先不好着,不用管他。”

    “……”

    莫北正要說什麼,就見她已經卸妝,正在換衣服,他直接就錯開了視線,不敢再看後視鏡。

    安淺挑眉,換上了寬大的t恤牛仔,踩了雙小白鞋,再將頭髮一紮,瞬間沖淡剛纔的豔麗撫媚,多了幾分小女孩的嬌俏。

    大夏天的夜裏,小喫街特別熱鬧。

    安淺印象裏就沒來幾次,這會也特別興奮,在各個攤位間流竄,買了不少東西,喫不完就塞給莫北。

    莫北非常無奈,他平時喫東西都是固定的幾種,她明明知道,這會恐怕就是誠心難爲他。

    安淺吃了歡,就也要他喫,美其言曰要胖一起胖。

    最終,莫北耗不過她,也一起吃了不少。

    中間有家賣臭豆腐的老夫妻,老阿姨一見這麼漂亮,身後的莫北又高大帥氣,還任勞任怨拎着不少東西,就誇了一句:“小姑娘,你這男朋友不錯啊,要好好珍惜。”

    “哈哈,我也覺得他不錯。”

    莫北怔住時,安淺就撒嬌道:“那阿姨,能不能看在我這麼好的男朋友份上,多給我兩塊?”

    老阿姨心情好,直接就答應了。

    安淺自然不差這點錢,偶爾沾沾小便宜的感覺,還是蠻新鮮的。,

    她得意的對莫北眨眨眼睛,眼睛都快開了花。

    莫北抿脣,感覺她又是故意的,仔細想想,他剛纔靠近臭豆腐邊緣時,稍微後退了幾步,就那麼一下,他就被安淺給拉了過來。

    深深嘆了口氣,以前的主子兇狠殘忍,他都沒覺得這麼難應付,到了安淺這裏,他總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安淺,好難伺候。

    莫北猜的很對,安淺剛拿到臭豆腐,就插了塊杵到了他面前:“親愛的小北北,喫一塊唄,可好吃了?”

    他剛一後退,安淺就又上前一步:“不要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它真的很好喫,相信我。”

    莫北盯着那豆腐,眉心擰做一團,好久才湊着她的手吃了塊。

    喫過後,他愣住,確實很好喫。

    安淺就笑:“看你這副樣子就知道,以前你日子過的多苦,放心吧,以後小姐罩着你。”

    莫北看着她又鑽入人羣的身影,心上的堅冰開始層層裂開。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