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做好造型,已經是兩個小時後,她第一次看到這麼墨跡的造型師,一連換了十幾套衣服竟然都不罷休,而顧西竟然由着他折騰自己。

    到最後,安淺實在忍無可忍,直接就穿了最後一套禮裝。

    小禮服是豔麗的緋色,高分叉一直到臀部,隨意一動,就會露出真雙腿還有那弱音若無的豐滿,更甚者還露着側腰。

    安淺的身材本來就火辣,穿上這件衣服,像極了行走的情藥。

    她懶懶的挑了下長髮,長腿一搭,就靠在了沙發一側,離顧西不遠,他的餘光都可以看到那雙腿向上的雪肌。

    顧西喉結重重一滾,安淺偏頭,笑道:“顧大影帝,看樣子你很滿意現在這件。”

    造型師感覺自己都快流鼻血了,捂着鼻子說:“漂亮,太漂亮了,正好你的項鍊也和這禮服很配,我們來化妝吧。”

    他已經忍不住想在她臉上化妝了,這江都第一美人的稱號絕對不是蓋的。

    安淺笑笑,跟着他坐在了一邊,讓他上妝。

    他是個專業造型師,化妝更是一流,很快,安淺的面目在他手中變得更加耀眼。

    顧西怔怔的看着她,感覺口乾舌燥,快要燒起來。

    濃妝豔抹,安淺一挑眉都風情萬種,更媚眼如絲,真真勾魂攝魄的動人。

    她緩步走過去,提醒了顧西:“現在都快八點了,還來得及嗎?”

    顧西回神:“嗯,來得及。”

    離開後,一路上,顧西的視線都不受控制放在安淺身上,而她一直望着窗外。

    顧西的視線越發深邃,總忍不住落在她精緻的鎖骨上,那寶石襯得她漂亮的不可思議。

    安淺看過去,他嘴角微動,掩飾自己的情動:“這項鍊,確實很漂亮。”

    “也許吧……”安淺摩挲了幾下,又想到了容歷的霸道,眸光深了些。

    顧西帶她去的地方,是上和江邊的一家高檔休閒會所,放眼望去,這裏的人非富即貴,顯然不是不是一般人能來的地方。

    如果單靠安淺的身份,恐怕不足以來這裏。

    顧西爲她開門,紳士的伸出了手,安淺很給面子,落在了他的手心,被他牽出去,放在了臂彎裏。

    安淺的出現,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江都第一美人安淺,恐怕沒幾個人不認識,而她身邊的顧西,自然認識的更多。

    上樓的殷琉璃聽到樓下的聲音看過去,乍一見魅惑如妖的女人,沒忍住吹了聲口哨。

    安淺望過去,就見那少年燦爛笑着衝她招手,她勾脣一笑,衝他眨了下眼。

    殷琉璃誇張的摸着胸口,一臉被愛神射中的樣子,引得安淺一陣好笑。

    顧西看過去的時候,那少年只留下了一個背影。

    “你是不是應該安分些?”

    “你想我怎麼安分?”安淺反問,在想要開口時,無辜的笑着說,“我長了張讓我不能安分的臉,不怪我的。”

    顧西一時啞口無言。

    殷琉璃去了四樓的貴族包廂,一進門,就大聲道:“哥幾個,你們猜猜我看到了誰?”

    兩個男人看過去,其中一個長髮男人擡着一雙狹長的狐狸眼看他,懶懶的晃着酒:“看你這快發春的樣子,難道是看到你的女神?”

    “啊,承歡,你竟然猜對了!我剛纔看到了安淺!”

    柳承歡看了眼他身後,繼續喝着酒。

    殷琉璃一雙圓圓的貓眼亮得不行:“只是可惜了,她竟然和顧西在一起,不然的話,我準把她帶上來。我告訴你們啊,她穿的好性感,衣服都開到腰了,感覺她走着都能看到她的屁股……好想摸摸啊……”

    “摸什麼?”

    “啊!”

    身後突然出現一道冰冷邪氣的聲音,嚇得殷琉璃猛然轉身。

    “歷哥,你走路沒聲音的嗎!嚇死我了!”

    此時出現的男人正是容歷,他越過殷琉璃,落拓的坐在沙發上,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殷琉璃還在興奮中,臉頰紅撲撲的,在那裏扭捏道:“歷哥,我看到了我的女神,看到他……我就想娶她回家,把她關在家裏這樣又那樣。”

    “呀!”

    殷琉璃說完,容歷就將柳承歡遞過來的酒杯扔了過去。

    “歷哥,你幹嗎扔我啊,今天我又沒犯錯!”

    柳承歡身邊的花不語又替給容歷一杯酒,就見他毫不留情又扔了過去。

    殷琉璃委屈,睜着一雙無辜的眼瞪花不語:“不語,你什麼意思你,你還慣着他扔我!”

    柳承歡這時把手中的酒杯也遞了過去,就見酒杯不客氣的又扔了過去。

    “你們這羣壞蛋!”殷琉璃低咒了句,一個翻身,手臂一撐,坎坎躲了過去。

    “琉璃小可愛,沒見到你歷哥的臉都黑透了?”柳承歡懶懶笑了笑。

    “他什麼時候白過?更別說今天預報說,十點會下雨。”殷琉璃看了眼手錶,冷哼着說,“還有一個小時,他的臉會比鍋底還黑。我的媽呀——”

    殷琉璃說完,趕緊拱腰躲過了酒瓶的襲擊。

    “我的祖宗,我的酒啊!三十多萬的酒啊!”柳承歡哎呦了一聲。

    “賠你。”容歷終於捨得開口,聲音冷透了。

    花不語擡了下眼上的眼鏡,這才淡淡道:“白家那小姑娘又惹你了?”

    “不是。”容歷掃了眼臉紅的商琉璃,嗓音更冷了。

    “我知道原因。”柳承歡眯着那雙狡猾的狐狸眼,低笑出聲,“我看是江都第一美人兒惹到他了。”

    “她什麼時候惹到你了?歷哥,那麼漂亮的人,你可被給我做了啊,我還想娶回家當媳……呀——”

    殷琉璃正擔心容歷把人記上,就有被砸了。

    柳承歡欲哭無淚,他那水晶瓶,可值二十萬啊!

    花不語這時提醒道:“琉璃,再亂說,恐怕砸的就是你的腦袋了。”

    如果不是容歷手下留情,他哪裏還有精神在這裏蹦達。

    殷琉璃也不是沒腦子的人,見容歷臉陰森森的,他也不敢再鬧了。

    這一下,房間驟然安靜下來。

    顧西和安淺剛到包間外,接到了個電話,就示意她先進,自己去一邊接電話。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