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o是個帥帥酷酷話很少的少年,給他剪完,他好像有些不習慣的抓了抓半長的發。

    “我姐會喜歡?”

    “會。”

    niko後幾年的髮型就是如今的樣子,臉側略長,襯得他冷酷的臉更精美。

    “謝了。”他勾着眼前的發,偏頭看她,“我能在你這開個直播間嗎?”

    聞言,安淺詫異。

    關於niko的傳聞很多,他很少公開亮相,他目前除了接受姜笙的邀請外,一切商業活動他都拒絕。

    他的微博粉絲即便在這種情況下也高達千萬,雖然他除了姜笙的東西其他都不發,年年微博在長草,可因爲他帥氣冷酷的外貌和舞,依舊叫人趨之如騖。

    在街舞這個圈子內,他國內外知名,更是頂尖大神

    如果這樣的神祕大神在這裏坐鎮,那流量之多真就不可描述啊。

    niko見她一直看着自己不說話,眉梢輕擰。

    “不行嗎?”

    “啊,行行行,非常行。”

    歐陽美琪見安淺沉默,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就率先答應下來。

    她戳了下安淺:“想什麼呢?”

    安淺笑笑,問niko:“那你有什麼特別要求嗎?”

    “你們家每月都有連麥活動,是嗎?”

    “對。”

    這是歐陽美琪和部門小組通宵確定下來的一個活動,每月月底都有。

    niko勾勾耳旁的長髮:“那從今天開始,我姐的連麥都只能和我。”

    “……”

    歐陽美琪腦子有些沒轉過來彎,這話啥意思?

    安淺也疑惑,niko就說:“我姐說,她也會來你們這裏。”

    “我天!”歐陽美琪尖叫出聲,“笙爺也要來!”

    “笙爺?真的假的?”

    “笙爺來做什麼?什麼時候來?”

    門外的工作人員聽到,立刻小跑過來,恨不得都黏上來。

    歐陽美琪非常乾脆把門給關上了,星火輕咳了下,低聲問安淺:“笙爺真會來?”

    安淺嘴角微抽,這公司的所有人,怎麼都追星。

    niko專注的看着安淺,等她答案。

    安淺就點點頭:“如果她來的話,又會參與活動,當然可以。”

    “我姐會來,不過她這兩天要封閉訓練,讓我告訴你,她忙過了會給你聯繫。”niko很肯定。

    “臥槽!”歐陽美琪爆了粗口,一把抱住她,“你簡直太無敵了我的小淺兒~笙爺我偶像啊!”

    “那你的偶像可真多。”安淺被她說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niko問:“我能住這裏嗎?”

    “……”

    niko一點沒覺得自己的要求很奇怪:“我住的遠,每天折騰太麻煩了。”

    歐陽美琪連忙應下:“住住住,想住多久都可以。”

    niko點點頭,示意他們幾個繼續練習。

    安淺和歐陽美琪也自覺走了出去,她有些興奮的拽着她:“小淺兒啊,女神如果也來的話,我們快音的發展絕對會更進一步。我好像看到了大把大把的票子朝我飛來啊,好開心啊!”

    “我看出來了,你非常非常開心,

    不過你還是先收斂一下,你男神來了。”

    歐陽美琪見顧西過來,立馬收斂起來,熱情的打招呼:“西少爺,累嗎?”

    “不累。”

    顧西目光落在安淺身上,歐陽美琪立刻會意,衝她曖昧的眨眨眼,一溜煙就走了。

    安淺看了他一眼,帶他去了不遠處的休息天台。

    “我剛纔看到你在喝冷飲,你對我說謊。”顧西眸光定定的看着她。

    安淺反應過來他說的是前天晚上的事,笑着斜靠在護欄上。

    “顧大影帝,我對你說什麼慌了啊?”

    “你說你有特殊情況,特殊情況穿着白褲子又跑又跳又喝冷飲……”

    安淺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掩脣一笑:“女生的特殊情況多了去了,非要是生理期?”

    意識到會錯意,顧西耳垂泛紅。

    安淺眨着大眼睛望着突然害羞的男人,沒忍住笑出了聲。

    “我說顧大影帝,這麼純情做什麼?好像我調戲了你一樣。”

    “不要打諢,就算是我猜錯了,但是你那天一定騙了我。”顧西站在她身側,雙手撐在扶手上,他眸光幽深,“當時你和其他人在一起。”

    安淺嘴角一彎:“這似乎是我的私事,和你無關吧?”

    顧西覺得她豔麗的笑就是完美的面具,也看的他發堵。

    錯開視線,顧西笑道:“當時你答應陪我,臨時走,算你失約。”

    “你想耍賴呢,還是想趁機再約我?”安淺清麗的眉梢輕挑了下。

    “如果是想再約你呢?”

    “你想約我?當然可以啊。那你今晚上在快音整個直播怎麼樣?隨便什麼都可以,不說話刷臉也可以,給我們帶波流量,順便給你的代言預預熱,如何?”安淺桃花眼眯着,明晃晃的目的在裏頭。

    “倒是沒發現,你還有當奸商的潛質。”

    安淺不以爲然的聳聳肩,巧笑着拍了下他的肩頭:“沒辦法,我就是這麼現實。”

    顧西掃了眼她放在肩頭的柔荑,低聲道:“可以。”

    聞言,安淺愣住。

    “我答應,你還不開心?”

    “顧大影帝不一向是出了名的難邀請,你不會看中我這張臉,連原則都不要了吧?”

    安淺靠近了顧西兩分,她捏住他的下巴,曖昧的摩挲,“如果你一再讓步,我可會把你利用到底,把你的價壓榨乾淨。”

    “那你可能還需要再加把勁,我對你的價值遠高於此。”顧西擡手抓住她的手,脣角帶笑,“你覺得呢?”

    “西,你的價值我會慢慢發現,不過……”安淺順勢向前一步,“……你有沒有幫我好好教訓一下安媚?”

    她離他很近,安淺又說話慢,吐氣如蘭,讓顧西有些失神。

    安淺的手機正巧響起,她看了下手機,鬆開了他,走到了一邊才接起。

    “什麼事?”

    “你是不是想男人了?”

    安淺視線在周圍看了看,她就看到不遠處有輛低調的轎車,她看過去時,車窗緩緩搖下來,露出半張邪笑的臉。

    “三分鐘內下來,否則我上去。”

    電話掛斷,安淺臉色微沉。

    顧西看到她氣息改變,循着她的視線看過去,就看到車窗搖上去,他沒看清是誰。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