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西這邊收了尾,看到她手邊的泡麪,擰了下眉。

    安淺撩了下發,拍拍歐陽美琪的肩頭:“言盡於此,我要和顧大影帝去……約會了。”

    “……”

    歐陽美琪眼睜睜看着安淺嬌笑着走到顧西身邊,非常輕浮的調戲了他。

    這女人,這麼有恃無恐,真不怕以後給自己惹了一身情債。

    經紀人開了顧西的車先離開,他們片刻才一起走。

    坐在車上,安淺撐着下巴,看着窗外。

    顧西見她那雙短褲下纖長緊緻的雙腿,眸光一暗:“宴會在郊區,蚊蟲多,我先帶去換衣服。”

    安淺雙腿一搭,笑盈盈的偏頭看他:“顧大影帝,這天可還熱着,你難不成還想我穿長褲,你覺得可能嗎?”

    “美貌可是雙刃劍,你就不怕惹麻煩?”顧西語氣一重。

    “我畢竟是蛇蠍美人,得看看有誰有膽子,不是嗎?”

    安淺不以爲然的笑着,突然靠近他,顧西呼吸一重,手沒抓穩方向盤。

    轎車在路上打了個圈,安淺趕緊幫他拿穩了。

    “我說顧大影帝,你年紀輕輕的,憋壞了可不好,千萬別諱病忌醫,還是早早去看看比較好,不然每天對着一個想上我的男人,我很惶恐啊。”

    安淺的直言不諱,聽的顧西臉色鐵青:“你這女人,就不能留點口德?”

    “這也不怪我,前提是,你能管住你這玩意。”安淺視線掃了下某處,脣角的笑更燦爛,“你再這樣下去,會不會脫了這清貴公子的皮,化身禽獸……”

    “呲——”

    顧西猛然踩了剎車,扣住了她後頸:“安淺,別再誘惑我。”

    安淺吐了口熱氣,雙臂纏上他:“顧大影帝這麼不禁挑撥?難不成想在這裏……”

    “你……”

    “扣扣!”

    安淺看到外邊敲窗戶的交警,點了下顧西的脣:“顧大影帝,把你這慾求不滿的情緒壓下去,外邊可是交警,小心曝光了你。”

    她徑自拿過他的墨鏡戴上,擋住了大半張臉,示意他解決掉眼前的麻煩。

    交警敲了好一會,顧西才劃下窗戶。

    “西少爺?”

    交警是個小年輕,一眼就認出顧西,視線有意無意的往裏瞄。

    安淺懶洋洋的衝他招手,被顧西直接擋住。

    “那個西少爺。”小交警輕咳了下才說,“私自變道停車,我得給您開罰單。”

    “開。”顧西說。

    小交警一邊開,一邊往裏看,試探着說:“我是您的影迷,能順便……籤個名嗎?”

    “籤。”

    安淺巧笑着答應,就被顧西掃了一眼。

    他拿過小交警的筆,直接在罰單上籤了大名。

    “這樣可以嗎?”

    “可以。”

    顧西涼聲問:“那麻煩你了,現在我可以先走了嗎?”

    小交警愣愣的點點頭,就見顧西沉着臉走了。

    等回神,小交警低咒了句,臥槽,西少爺真有官配了!

    顧西一路上都沒說話,等到了地方要她下車。

    安淺剛下車,就察覺到幾道視線,她偏頭看過去立馬貓身縮了起來。

    顧西看到她那鬱悶又懊惱的樣子,回眸看過去,就見幾個高大的男人間某個沉默冷峻的男人靜靜看着這邊。

    &

    nbsp; 葉家的年輕少將,葉修。

    安淺躲得人,是他。

    葉修只看了這邊兩眼,更在衆人簇擁下,向裏走去。

    等人走了,顧西繞了過來。

    安淺聽到聲音,小心肝一顫,擡腿就想跑。

    “是我。”

    聽到是顧西的聲音,安淺長舒了一口氣,不過還是確定安全了才站了起來。

    “原來還有你怕的人。”顧西道。

    “我怎麼可能怕他。”安淺拒不承認。

    “那你躲什麼?”

    “躲也不等於怕啊。”安淺撲哧一笑,“你恐怕不知道,葉秋有可能是我未來的丈夫,所以他家哥哥見我和男人在一起,絕對會好一頓教訓,我當然要躲。”

    顧西的臉漸漸沉下來:“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雖然不是玩笑,不過你這麼認爲,也沒事。”安淺隨意的聳聳肩,滿不在乎的樣子很刺眼。

    顧西帶着她向裏走,隔了好一會纔沒忍住道:“安淺,恐怕也就你,敢這麼有恃無恐。”

    “說個實話還不行?”安淺無辜的眨眨眼。

    到了包間外,顧西推門前突然說:“有件事忘了告訴你,安柔也在。”

    “……”

    安淺還沒消化,顧西就摟着她的肩頭進去了。

    瞬間,房間五六號人的視線都看了過來。

    正和許程聊天的安柔乍一見顧西眼都亮了,可一見到安淺,笑容直接就僵在了那裏。

    “姐……姐姐,你怎麼和西少爺……”

    安淺隨意的向前一步,就擺脫了顧西放在她肩頭的手。

    “我來找修哥有些事,聽你在這就來了,和西少爺只是碰巧遇見。”

    安淺說起慌來臉不紅心不跳,顧西剛要開口,她手就背過身,擰在了他的腰上。

    顧西倒抽了一口涼氣,疼的臉都變了。

    “嗨,大家好,我是安淺,柔柔的姐姐。”

    安淺和衆人打了招呼,甜甜一笑:“我有些事想和她聊聊,能先借我妹妹說幾分鐘話嗎?”

    “可、可以……”

    這裏的幾個人多數都是第一次見到安淺,乍一見她豔麗的笑,都有些恍恍惚惚。

    原本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全都到了安淺身上,安柔眼底劃過怨恨。

    “姐姐,我們去外邊說吧。”安柔站起來,拉着安淺就向外走。

    好安淺轉身時,警告的瞪了眼顧西。

    顧西靜靜站在那裏,直到門關上,才走到一邊的沙發上坐下。

    許程和顧西是一家公司,關係也不錯,他立刻就湊了上去問:“阿西,剛纔的美女真是安淺?”

    顧西沉默不語,他也習慣了,繼續再接再厲的問:“這麼美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怪不得都說她是江都第一美人,阿西,她有沒有被你的魅力折服,主動上來搭訕?”

    半響,顧西才說:“我們只是剛巧遇見。”

    許程這會注意力在安淺身上,也沒聽粗來他的咬牙啓齒,就嘖嘖搖頭:“真是可惜了這麼美的人,不當演員明星簡直可惜,就她那臉,就是當花瓶也大有人願意看啊。”

    顧西嗤笑,安淺這女人,不當演員確實太可惜了。

    安柔一直拽着安淺去了盡頭的小徑裏,看周圍沒什麼人才主動開口:“姐,你找我什麼事啊?先說好,我不想聽那些勸我回家的話,反正我不回去姐。要是大哥問,你就幫我拖一拖成嗎?”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