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也不介意她的嫌棄,拿她的頭髮遮住肩頭的痕跡,鬆開了她,給她的手腕上戴上了一個手鍊。

    “機靈點,多灌他些酒。”

    安淺深深吸了一口氣,才把怒氣給忍了下去:“先說好,今天之後,咱倆就算扯平了,別到時候又拿這事來嘲諷我,我可不會小兔子,我是老虎,會咬人啊!”

    “行,扯平。”葉修瞧見她齜牙咧嘴的樣子,脣角露出一抹弧度,很快就消失。

    安淺和他一起出去,乖順的跟在他身後,用他的話說,外人都知道他喜歡溫順的女人,她儘管裝就可以。

    別以爲她沒聽出來,他就是時時刻刻都在嘲諷他。

    他們在的房間,在特殊貴族區的頂樓,是個非常雅緻的房間。

    安淺隨着葉修進來時,還沒擡頭,就被一道陰邪的視線盯上。

    她心尖一顫,餘光小心望過去,瞳孔微縮,這男人可真漂亮。

    一雙狹長的鳳眼微微上挑,琉璃般瞳孔配上半長的發,坐在那裏像是從童話故事裏走出來的王子殿下,只這一身氣息太陰翳,和一身正氣磊落的葉修剛好相反。

    葉修坐下時,將安淺拉到了身邊,曖昧的攬住她的肩頭。

    那男人雙眼微深,盯着安淺好一會,目光落在了她的長腿上。

    安淺不自覺雙腿一搭,往葉修懷裏一歪,手伸到後邊,用力擰着他的肉,結果倒是累到了自己。

    葉修摸了摸她的臉,視線一轉,逼視那男人:“鳳焰,我的女人,你還是別看爲妙。”

    安淺眸光一深,風這個姓氏可非常少見。

    鳳焰懶懶喝了口酒,目光侵略性十足的盯着她的腿:“你女人的腿很漂亮,我很喜歡。”

    葉修淡漠的挑脣,拉着安淺坐到了自己腿上,他手掌落在她腿上,曖昧的靠近她:“牀上的味道也不錯……”

    安淺背過鳳焰,咬了咬牙,葉修這臭男人的嘴,時時刻刻都不放過她。

    “呵……”鳳焰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跡,冷笑了聲,“別告訴我,你出去一個多小時,就是叫個小姐去上牀了。”

    “你的好手下給我下了藥,還不能讓我去發泄發泄?”

    葉修眸光掃向一旁的男人,鳳焰視線一沉,冷聲下令:“拉下去。”

    男人臉一白,慌忙求饒,可鳳焰連看都沒看一眼,不耐的讓人拖了下去。

    安淺眸光微漾,這個男人身上戾氣很重,眼底也冷的可怕。

    “人我已經解決了,藥你也解決了,那我之前說的事,能好好談了嗎?”鳳焰雙眼微眯着,看向葉修時,夾着逼迫。

    “想要接觸限制令,你應該去找韓霄,我對你們的事,可沒什麼興趣。”葉修半倚在沙發上,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點在安淺的腿上。

    提到韓霄,鳳焰冷笑着喝了口酒:“真以爲我不知道簽字的似乎是你?”

    “拜託我這麼做的是你父親。”葉修淡漠的看過去。

    “果真是他,做這種小動作,果然是他的風格。”

    鳳焰眼底的溫度瞬間降了下來,倒了杯酒灌了下去,視線又落在安淺的雙腿上。

    &nb

    sp;安淺正在走神,雙腿懸在半空中,她靠在葉修懷裏,看上去格外乖巧。

    鳳焰喉結一滾,緩步走過去,勾去安淺的下巴左右看了下,厭惡的甩開她。

    “你從哪裏找來的女人?這麼濃的妝,你不倒胃口?”

    葉修道:“副官隨便叫來的。”

    安淺臉上的表情差點沒繃住,如果不是現在的情況不允許,她可能會給他們一人一腳。

    鳳焰目光下移,落在她的腿上。

    安淺的雙腿很長很直也很緊緻,多一分會多,少一分會少,她的腿非常迷人,鳳焰似乎非常喜歡。

    安淺被他看的渾身發怵,她原本以爲自己只要當一個乖寶寶就好,可現在她有個不詳的預感。

    葉修這男人,沒準算計她了。

    鳳焰看了好半響,看向葉修:“你把她留下,我給你邊境軍工廠之前被盜的線索。”

    葉修勾脣,將安淺推向了鳳焰:“成交。”

    安淺沒料到葉修會真將她推出來,她就那樣看着他開門離開,頭都沒回。

    鳳焰的手放在她的腿上,安淺一個激靈,轉身逃開。

    “女人,過來。”鳳焰眼一沉,似有不耐的命令,氣息也跟着冷下來。

    “先生難道不能憐香惜玉一下?突然被轉送了人,多少要給我點時間適應吧?”

    安淺想到葉修之前說的話,她媚眼如絲的瞧了他一眼,端起篩盅笑道:“先生似乎很喜歡我腿,那不如這樣,我們先玩一玩緩和下氣氛,你贏了我我就讓您摸個夠,您如果輸了就喝杯酒,怎麼樣?”

    “無聊。”鳳焰蹙眉。

    “先生不會怕我吧?一個小遊戲而已,您也不至於玩不起吧?”

    安淺半靠在一邊,雙腿一搭,輕輕晃着,引得鳳焰的視線一直落在她這裏。

    “激將法?”鳳焰抱胸坐在一旁,嘴角勾着淡淡的笑,“你這女人真有意思,你難不成還指望他會回來救你?不過一個女人罷了,乖一點,我不會虧待你。”

    “先生,我也是爲了您好,心甘情願陪您玩,總比勉爲其難有意思吧?”安淺笑的嫵媚,嗓音也格外悅耳,一雙腿就那樣落在他眼底。

    鳳焰微眯着雙眼,脣角的弧度越發濃重:“你想玩,我自然陪你,你最好讓我開心了。”

    “我們就玩最簡單的猜大小,如何?”

    “隨意。”

    安淺輕笑,示意他選,之後就開始搖。

    上輩子,她要應付的酒場很多,在以男人爲主的名利場裏,她想不落下風,要學太多東西,篩盅這個方便的小玩意,她玩的最好。

    開,他選大,自然是小。

    安淺爲他倒了滿滿一杯,笑盈盈的看他喝。

    鳳焰乾脆的喝完,繼續。

    接二連三之下,都是鳳焰輸。

    鳳焰又灌完一杯酒,感覺已經開始有些暈,安淺輕笑着,似有似無的說了些話,他醉了,偶爾會說漏嘴。

    到最後,他有些撐不住,扯了下衣服,就朝她走過:“你這女人……”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