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蒼的視線侵略感十足,安淺桃花眼微眯。

    “對了,老師雖然年紀不大,可對小弟弟沒什麼興趣,你們要安心上課,不要打老師的主意,否則……揍你們。”

    “……”

    看着是個淑女,張嘴閉嘴都好霸道。

    不過,這麼個美人兒在眼前轉來轉去,他們不想打主意,也得能管住自己的腦子呀。

    安淺看了下時間:“今天就說到這裏,接下來你們選出班長和副班長就可以回去休息,明天會開始爲期半個月的軍訓。”

    說完,安淺笑道:“同學們,半個月之後再見。”

    “不會吧,老師你太不負責了。”

    “哪有這樣的,也太快了!”

    安淺但笑不語,收拾了東西就打算走。

    “老師,你忘記留下聯絡方式。”冷蒼冷冷開口,雙眼依舊黏在她的身上。

    安淺拿起筆,在白板上留下電話號碼,人就瀟灑離去,乾脆的不行。

    她一走,班級瞬間就喧鬧起來,一個個都有些激動。

    他們都是心不甘情不願離開熟悉的地盤來到雲都,可看到老師是安淺,這日子就沒那麼難混了。

    君千鏡戳戳冷蒼:“你一直都在看她,是不是有什麼心思了?”

    冷蒼淡淡道:“這幾天我收到消息,她和幾個男人都有關係,怎麼,對這種女人你還感興趣?”

    “蒼,你這話說的可不對,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麼美的老師,我指定會感興趣。”君千鏡笑道,“你真沒興趣的話?我可下手了?”

    “隨你。”

    冷蒼說着就站了起來,走了出去,君千鏡無奈的跟上。

    出門,順着走廊,就看到走廊盡頭,被兩個少年圍住的安淺。

    她巧笑嫣兮,看上去溫柔的不行。

    冷蒼的視線侵略感很重,安淺就看了過去,他只一頓就離開了。

    “冷蒼和君千鏡?都在你班上?那以後還真是麻煩了。”

    兩個少年是花沉和江天,聽她在,就順便來了,說話的是花沉。

    安淺一怔,江天主動解釋:“冷家和君家在西南的地位等同於容家和白家在江都的地位,冷蒼很可能是這一代的繼承者,而君千鏡似乎已經通過了家族考驗,而且他們和江都幾家關係也很密切。”

    “這些事對我的意義不大。”安淺對他們的身份倒是沒什麼興趣。

    “你想的太簡單了。”花沉搖頭,“君千鏡在西南是有名的花花公子,私下作風很不好,對待女人手段也層出不窮,你還是多注意一些,你長得這麼美,危險着呢。”

    “謝了,我會注意。”安淺無語。

    “葉二哥可是特意交代我們,讓我們照顧照顧你。”花沉帥氣的笑笑。

    安淺臉上帶笑,心下卻難免深慮,這一世,還是要減少和葉秋的接觸,後世的事,她不想再經歷一遍。

    和兩人又說了幾句,安淺找了下宇文和,這纔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鎏金斯的老師都是獨立辦公室,很寬敞,也很舒適,安淺對此相當滿意。

    安淺的課都是公共課,學生很多,她再有自信也需要備課,只是還沒看多少,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了。

    安淺蹙眉,

    就看到安柔直接闖了進來,隨意的坐在她對面:“姐,你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

    “你不是在劇組?”

    安柔鬱悶道:“學校有明當天不來會扣學分。”

    安淺沉默,安柔就抓着安柔的手撒嬌:“姐,你聽人說,你和校長的關係很好,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不等她說,安柔就哭喪着臉說:“軍訓是強制性,每個學生都要參加,可我要拍戲,這要是參加完,我的臉得好多天都好不了。姐,你能替我請個假嗎?求求你了姐。”

    “你也說軍訓是強制性,既然是學校的規矩,校長自然不會答應,更別說,我只是和校長見過兩次。”安淺算是間接拒絕了她。

    “姐,你長得這麼好看,是個男人都拒絕不了你的,你就幫幫我吧~”

    安淺軟着嗓音求她,乾淨的小臉上眼睛水汪汪,看上去楚楚可憐,恨不得立刻答應她。

    她上輩子,就是被這種模樣騙了,也從沒在意過,她話裏潛在的暗示和鄙夷。

    安淺沉默的態度激怒了她,安柔拎起包就站了起來:“姐,這種小忙你都不幫我,以後我纔不要來求你了!”

    安柔走了兩步就放慢了速度,安淺垂眸,只當沒看見。

    安柔見她這軟硬不喫,摸了摸後槽牙,礙於面子,只能走了。

    她走後不久,一個沉默的男人敲開了她的門。

    安淺詫異,就見他放下一個精巧的盒子,就恭敬的退了出去。

    她正要打開盒子,容歷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小妖精,看到了嗎?”

    安淺打開盒子的手一頓,心臟快速跳了起來:“我的話……你不會當真了吧?”

    她看了下時間,這會剛過了十一點,f國那邊應該剛剛凌晨四點纔對。

    他沒睡,就爲了等她收到嗎?

    “除了某些爺不想聽到的話,其餘的話,爺都當真。你先嚐嘗,不好喫也要給爺全吃了。”容歷的聲音有些疲憊,卻依舊邪氣逼人。

    安淺感覺有股暖在心底潺潺流動,這個男人,果真有讓人喜歡的溫柔。

    “不好喫嗎?”

    “我還沒喫。”

    “喫。”容曆命令道。

    安淺打開盒子看到裏面七八個小巧的紅色馬卡龍,不太捨得。

    過了一會,容歷又問:“吃了嗎?”

    安淺軟聲回道:“很好喫。”

    “你沒喫?”容歷像是在她身上按了眼睛一樣,“別不捨得,你喜歡,到時候爺再給你做。”

    容歷的話很隨意,安淺的眼卻有些發酸:“我哪敢支使你九爺?”

    “呵……”電話對面的容歷懶懶笑了聲,“爺就樂意讓你支使還不行?嚐嚐看,看爺的手藝怎麼樣。”

    安淺經不住他一直催,拿起了一個嚐了口,很甜,特別甜,分明是放多了糖,可她覺得好喫極了。

    “特別好喫。”安淺眼圈發熱,那麼多年,容歷是第一個只因爲她一句話就付出溫柔的人。

    “好喫?那回去爺在幫你做。那寶貝兒,爺表現那麼好,快說愛我。”容歷明顯心情很好,他趁機哄着她。

    安淺怔住。

    愛?可他需要她愛他嗎……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