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柔和安淺吵架後,心情不好,就叫來了秦志去了家超高檔的飯店喫飯。

    剛要和他親暱,安少謙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柔柔,你把我的信用卡拿走了?”

    “安淺和你告狀了?”安柔怨氣直接上來了,吐口而出道,“她是不是還說了什麼?我就借用一下,她竟然就找你告狀!”

    “她什麼都沒說,只是告訴我,她見到你了,怕你過的不太好,把卡給了你,還讓我多關心關心你。”安少謙語氣一沉。

    “這還差不多……”

    安柔在那邊嘀咕了句,趕緊軟着嗓音說:“哥,你看我姐都這麼說了,你卡就讓我用幾天唄?這幾天我有活動……”

    “父親特意交代過,不準給你多餘零用,這卡要麼你送回來,要麼我直接補辦。”安少謙淡漠道。

    安淺惱了:“大哥,你什麼意思?安淺就是個撿回來的野丫頭,我纔是你親妹妹,你……”

    “別再讓我聽到這種話。”安少謙拿手機的手一緊,直接掛了電話。

    蘇煙在一旁聽的清楚,安少謙對安淺的偏愛,讓她快要嫉妒瘋了。

    見安少謙的心情不太好,蘇煙深呼吸了幾次,溫柔走到他背後,幫他捏肩:“少謙,柔柔不懂事,你也別生氣。”

    安少謙將她拉到懷來,低聲嘆了口氣:“淺淺是我撿回來的沒錯,可她就我這麼一個親人,我希望你們都可以接受她。”

    “我知道,我們幾天沒見了,少謙我想……”

    ……

    安淺上了車,抽出溼巾來來回回擦着自己的手。

    蘇煙在,她就要裝作和安少謙更親暱的樣子來刺激她,這事做起來,還真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接下來的幾天,安淺真就任性起來,沒去學校,對君千鏡幾次的騷擾電話也選擇了漠視。

    剛入中旬,顧西爲快音代言的消息已經而走,在上鬧的沸沸揚揚,還有不少拍攝的花絮流出來。

    安淺看着這有模有樣的營銷手段,給歐陽美琪點了個大大的贊。

    軍訓快結束時,顧西拍攝的代言廣告登陸更大媒體平臺,鋪天蓋地,快音二字被迫進入衆人的視線。

    歐陽美琪這幾天都快忙瘋了,一邊應付學校的事,一邊還要應付公司的事,人都快精分了。

    晚上十二點,她打來電話吐槽。

    “你知道不知道,我多忙,忙就算不了,好不容易來學校換換腦子,還都是你的消息。你知道不知道,關於你的事在學校都快傳瘋了?什麼江都第一美人兒屈尊降貴來當老師,又是什麼老師勾引帥氣美少年,還什麼老師與校長的美好愛情。你倒好,直接玩起了失蹤,你也不怕這緋聞越傳越荒唐?”

    “他們想傳就傳,到時候我的上座率高了,獎金說不定能拿到手軟,再說我是特聘老師,沒那麼多七七八八的規矩。”安淺懶洋洋的笑了笑。

    “你還真好意思,倒時候那羣青春期的小狼崽子煩都能煩死你。”歐陽美琪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安淺輕笑了兩聲,歐陽美琪知道她不在意,更能應付,就換了話題。

    “有件事,我要和你說一下。”

    歐陽美琪稍微

    猶豫了下,這才說:“這幾天,我們都接到了關於星美國際的合作邀請。”

    “星美國際?它是全球百強的企業,剛來江都建立分部,想要打開市場,怎麼也不可能和我們一個小平臺合作。”

    “我們也這樣認爲,可他們非常強勢,這幾天有阻隔我們流量的限制行爲。”歐陽美琪眉梢緊促,“重點是,這幾天還有一批情色主播來搗亂,三天就被警光顧了十回,上的風評也不像是之前那麼好,有很多惡意重傷。”

    “這件事我會注意。”

    “明天新生軍訓彙總完畢後,我去找你,有些事需要當面談。我得睡了,明天可是老巫婆的課。”

    掛了電話,安淺查了很多關於星美國際的事,不過關於都是上的官方信息,私下流通的消息很少,可這總裁,她卻認得。

    鳳焰,899房的客人,安媚榜上的靠山,以及……葉修格外注意的人。

    想到那天詢問的一些消息,安淺眸色漸深。

    鳳焰十五歲就敢走私販賣違禁品,這些年過去也更肆無忌憚,這樣危險的男人也沒不招惹,要麼爲己所用。

    這一點,全,他對安媚到底多看重。

    安淺脣角漸漸勾起冰冷的弧度,對付安媚,可比對付安柔有意思多了。

    次天,安淺起了個大早,換上了舒適的便服,就趕去學校。

    下了車,剛關上門,就看到教學樓前站着的花雲勳。

    安淺還沒走過去,他就小跑過來道:“安老師,校長希望您去趟辦公室。”

    “她就是這段時間傳的沸沸揚揚的安淺啊?”

    “她竟然還敢來,臉皮可真厚。”

    “沒聽到雲勳學長說到校長,她有後臺的好嗎?”

    周圍不少學生都看過來,指着安淺嘀嘀咕咕。

    花雲勳眉梢蹙起,逼視他們離開,低聲道:“安老師,您別在意,這段時間有些流言蜚語。”

    “沒關係。”

    流言蜚語能殺人,可殺不了她安淺,畢竟,她在哪裏出現,這些隱形的刀刃就會跟到哪。

    她早就習慣,也早就百毒不侵。

    可她不知道,有一天,她的堅不可摧也被瓦解的徹底,她被刺痛,宛若凌遲。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到了校長辦公室,她還沒敲門,宇文和就請她進來了。

    宇文和微不可尋的觀察了她一下,示意她坐下。

    “看樣子,你沒受到影響。”

    “聽多了,我感覺自己都免疫了。”安淺輕聲笑了笑。

    “關於這件事,校方有在處理,不過學生們的勢力,我們沒辦法過多深入,很有可能找不到根源。”

    安淺來學校,宇文和就料到會有這些問題,只不過要比想象中還要兇猛,這些細小的流言蜚語,可以輕鬆擊垮一個人。

    “沒關係,只要獎金不會因此受影響就行。”

    “呵呵……”宇文和見她如此,輕笑出聲,遞給她一份文件,“關於這件事,我們會繼續調查,但是身爲一個老師,除卻美貌,你也需要將自己的才華表現出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