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媚的臉有些發紅,安淺那暗示十足的視線,她怎麼會看不出來。

    她也瞭解安淺,她說沒興趣,就一點興趣都沒。

    可是安媚怕的不是安淺,而是鳳焰對她感興趣。

    如果鳳焰對一個女人感興趣,那他直到興趣消失,都不會換對象。

    鳳焰換女人如同換衣服,最長兩個月,最短一天會好幾個,她是目前唯一一個待了四個月的女人,這個男人能爲她帶來更多的資源,她必須要抓緊。

    安淺明顯想走,安媚這會自然要幫她,並且快速挽回鳳焰的心。

    鳳焰想去抓安淺時,安媚上前挽住他的胳膊,湊近他耳語了句。

    他眸光一重,看了幾眼安淺,就讓她走了。

    安淺離開時,透過玻璃窗,看到半掩的更衣室裏,安媚跪下的卑微樣子。

    鳳焰此時驟然看向他,只一下,也讓她心驚膽顫。

    迎着衆多注視的目光,安淺出了中央廣場,剛要上車時,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打開,是條陌生號碼發來的信息:就這樣去宴會,否則後果自負。

    莫北看到她的裝束,眉心擰起來,她平時最討厭這些圖案的衣服,再看她剛纔凝重的表情,不像是自願。

    “小姐?您沒事吧?”

    “我沒事。”安淺沉聲道,“星美國際總裁叫做鳳焰,你去查查看。”

    聽到鳳焰,莫北身體一僵,好半響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您是說……他叫鳳焰?”

    “對,他應該和軍部也有些關係,前幾天讓你去接我那次,就是遇見了他。”安淺聽出他的異樣,心下有些疑惑,“怎麼了?”

    “如果是和軍部有關係的鳳焰,您還是離遠一些比較好,這個男人非常危險,如果您要對付安媚,最好能繞過他,他真的很危險。”

    莫北一字一句都非常鄭重,他欲言又止,反覆強調。

    “現在不是我離他遠不遠的問題,是他有意接觸快音。”安淺沉聲道。

    “小姐,如果避免不了見面,您就不要露出腿來。他有戀腿癖,很嚴重,男女老幼都不分。”莫北非常嚴肅。

    安淺想到了今天他的反應,心下的想法得到驗證,她倒是覺得麻煩越來越大。

    臨近七點半,安淺接到了君千鏡的催促電話,宴會已經開始,她這個班導還不知在哪裏。

    安淺坐在車裏,完全不想下去,穿這身等於是妥協,可如果不穿,她總感覺鳳焰會做出些什麼,她得想辦法。

    沉默了半天,她選擇了一個折中的辦法,拿出手機發了條信息。

    快八點,陌生電話打了進來。

    安淺盯着那號碼,懶懶的接了起來:“喂?”

    對面很安靜,不過隱約能聽到背景音樂。

    “進來,我知道你在附近。”是鳳焰的聲音,他很不耐,“再不進來,我就去找你。”

    “鳳大總裁着急什麼,總要等我的男伴過來纔行。”安淺看到不遠處有燈光亮,看清車牌號碼時,不等他說,就道,“他來了,我先掛了。”

    安淺開門下車,抱胸靠在車旁,透過黯淡的光,看着越野車的門被打開,短靴踩在地上

    的同時,穿着作戰服的高大身影出現。

    “穿成這樣,你又打算勾引哪個男人?”男人走過來,似嘲非嘲的話脫口而出,冷冷淡淡沒什麼情緒。

    “修哥,這話可不對,鳳焰這麻煩是你給我惹的,難道你不該幫我解決了?”安淺早就聽慣了這男人的話,倒也沒那麼在意,“不過,你穿這身倒是和我今天這身很般配。”

    “迷彩配豹紋。”安淺踢了踢腳上的短靴,“短靴也都是情侶款。”

    “幾天不見,挑撥人的本事見長。”葉修雙眸微沉。

    “承蒙誇獎,不勝榮幸。”安淺從手裏拿出張面具給他戴上,“我在學校的名聲不太好,戴上這個遮遮臉,別到時候被人肉出來。”

    “怎麼不找阿秋?”

    “讓秋哥陪我受罪?我還不捨得呢。”

    雖說葉秋的領地意識太強導致他佔有慾極高,可撇開這一點來說,不管性格脾氣,他都挑不出錯來。

    “意思是,我受罪你就捨得?”葉修氣息微寒。

    “怎麼不捨得?你就是皮糙肉厚耐抗耐磨。不過說起來,你們是同卵雙保胎,我真沒發現你們除了長相外哪裏像。”

    “以後你就會知道……”

    葉修氣極反笑,自動撇開了話題:“我只有半個小時,別浪費時間,帶我去鳳焰那裏。”

    安淺眼睛微亮,趕緊拉着他就走,邊走邊道:“修哥,你能別讓他騷擾我嗎?他和我姐在一起,這以後傳出什麼閒話就不好了。”

    “呵,你看你是巴不得她來找你麻煩。”

    “修哥,你對我有偏見,這個不好。”

    “演,繼續演。”

    葉修深沉的嗓音,在夜裏格外濃重,聽的安淺心底的小惡魔蠢蠢欲動。

    這一個二個的怎麼都這麼討厭!

    安淺進去時,正是藝術系的表演時間,這會大廳內光線很暗,倒是沒太多人注意到她。

    可是,有一道視線,卻精準的鎖定在了她的身上。

    安淺拽了拽身邊的葉修,踮起腳尖湊近他的耳旁說:“他應該在樓上特邀嘉賓的房間那,你別耍花樣,否則我絕對不饒你。”

    “怎麼不饒我?”葉修嗤笑道。

    “讓秋哥教訓你。”安淺一本正經的說。

    葉修視線上移,看向一個方向,低聲問:“只要解決了就行?”

    “你好像有他的把柄,反正你幫我解決了,我……我請你喫飯。”安淺說的無比誠懇,“請你喫大餐!”

    葉修隨意的點點頭,問了安淺上去的路,人就緩步消失了。

    安淺舒了一口氣,葉修這人雖說嘴巴毒,不過人卻很可靠。

    “……下面讓我們有請藝術系安柔,她……”

    安淺聽到這,緩緩擡眼看過去,就見安柔一身漂亮的芭蕾舞裙出現在臺上,溫柔的音樂響起,她翩翩起舞。

    上一世,安柔出事了,舞鞋被人做了手腳,以至於崴了腳,一個月都沒下牀,還留下了些後遺症,這一世就不知道會不會依舊如此。

    此時,臺上的安柔徒然一摔,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她抱着腿,疼的臉都變形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