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天隨我意 >第九章 魔幣
    一秒記住書迷樓 .shulou..tw,

    “主人,要不要小的幫你解釋一下嗎”老朽木一直在偷聽司林的說話,雖然它聽不到老夥計在說什麼,但也清楚司林在跟體內的什麼魂靈交流,現在有些聽糊塗了。

    司林沒好氣地瞪着老朽木,本打算呵斥它大膽,但轉念一想,這老朽木在天荒古道呆的時間想必很長,關於天荒古道的很多祕密說不定它都知道,於是他頓時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好啊,關於魔力等級和天荒古道的各個驛站,你都給我好好說說”

    “好勒”朽木歡欣鼓舞,趕緊開始解釋,“普通魔法師的魔力等級分爲甲乙丙丁四級,甲爲最高,神級魔法師的魔力等級分爲幻級,超幻,玄級,超玄,帝級,大帝級,共六個等級。至於天荒大道上的驛站,有一年一日到千年一日不等。一年一日的意思是,咱們的一天是驛站裏的一年,以此類推,在驛站可以通過修煉提高魔力值,如果等不及,也可以用魔幣在加值機上加註魔力值”

    “哪兒去弄魔幣”

    “魔幣是大帝爲了鼓勵大家來天荒古道修煉而設定的,依據在天荒古道的停留時間,按不同魔力等級每天結算一次,丁級一天的獎勵是100魔幣,往上逐級加倍。”

    “加一格魔力值需要多少魔幣”

    “10000”

    “啊”司林在心裏迅速一算,給老夥計充滿十格魔力值,至少需要十萬魔幣,而自己是凡人,肯定沒有魔幣可以領,老夥計是乙級,三天內趕到“十年一日”驛站,最多也就獲得1200魔幣,連一格魔力值都加不了

    短暫的慌亂之後,司林把眼光定格在老朽木身上,看得老朽木全身不自在:“主人”

    “嗯,既然知道我是主人,就該知道我最需要什麼了吧”司林一邊說,一邊扭頭看向大道兩旁的那些柳樹,“你們在天荒古道呆的時間夠長了吧想必積攢了不少魔幣吧”

    “那是那是”老朽不敢隱瞞,身體一晃,腐朽的軀幹上立刻長出一片金色的樹葉,老朽伸出枯枝將金葉摘下,畢恭畢敬遞到司林面前,“老朽一生的積蓄都在這裏面了,主人請笑納”

    “嗯,果然很有奴才的職業道德今兒主子我就賞你個名號,叫朽愛卿,以後,你就是這羣朽木的頭兒了”

    “多謝主人厚愛”朽愛卿樂不可支。

    司林將金葉拿在手裏,然後歪頭看向路兩旁:“你們的呢”

    “在這兒,在這兒”柳樹們趕緊將各自的金葉奉獻出來,紛紛遞到司林面前。

    司林一一笑納後,若有所思地看着這些老朽:“你們現在每天都還能領到魔幣的哈”

    “啊”老朽們面面相覷,搞不懂司林這是什麼意思。

    “主人,我們確實還在領魔幣,不過,咱們過不去前面的魔法陣,不能跟隨主人,每天爲主人提供魔幣啊”朽愛卿倒是明白了司林的心思,可是,它真的也愛莫能助。

    “這好辦你們都給我變成牙籤就好”司林說着,從兜裏掏出了綠火柴,並將火柴盒抽開。火柴盒裏,火柴棍只佔用了一半空間,還有一半閒置着。

    老朽們一眼看出了綠火柴的不凡,頓時明白了司林的意思,是讓他們藏在綠火柴盒裏隨身跟着他,以便每天爲他提供魔幣老朽們不敢耽擱,紛紛變身牙籤,乖乖飛進了火柴盒裏。

    司林發現,牙籤進入火柴盒後,連同火柴一起,還是佔用了一半的空間。大感神奇的司林嘗試着將手中的金葉子往火柴盒放,沒想到全部金葉子放進去後,火柴盒還是剩下一半空間

    “哇,原來是個無盡收藏盒啊,這可真是個寶貝”司林滿意地關上火柴盒,小心將其收好。

    “老夥計,朽愛卿,你們準備好了嗎我可上路囉”司林說着,邁開雙腿奮力朝前跑去。

    兩公里後,司林看到的了另外一番景象。

    大路雖然還是石板的,不過卻變成了紅色的。大路兩旁的樹木生機盎然,樹種不限於柳樹,而且,這些樹木站的站,坐的坐,甚至還有樹杈牽着樹杈在大路上溜達的,感覺就像是課間休息的學生似的,隨意而熱鬧。

    司林的腳剛跨向紅色石板,冷不防被彈了回去,空中,一道虛無的波動微微一蕩後,便迅速消失。那些悠閒的樹木在波動的瞬間全都靜止不動,待波動消失後,全都又沒事人似的繼續悠哉,完全當近在咫尺的司林是透明的。

    “魔法陣”司林倒吸一口涼氣,他之前還以爲這魔法陣只針對那些老朽木,沒想到連他也過不去

    “老夥計,怎麼辦”司林一下沒了主意。

    “綠火柴啊”老夥計急急提醒道。

    司林趕緊拿出綠火柴盒,抽出一根綠火柴棍,“嚓”地點亮起來。在綠色火光亮起的瞬間,虛無中的波動一下瘋狂扭動起來,司林手持火柴棍走穿過魔法陣,完全沒有障礙。

    “找死”一棵高大的榕樹眼見是林突破了魔法陣,剛要撲向司林,綠色火焰中便分離出小小一點火苗迎了上去。那火苗在空中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膨脹,到達榕樹時,直接將榕樹給吞沒了。

    “啊”滿身是火的榕樹倉皇逃竄,其他的樹木見狀,紛紛避讓。可是,榕樹奔跑中不斷灑出火苗,這些火苗迅速撲向別的樹木。於是,才一會兒的功夫,司林的眼中就只剩下一片瘋狂哀嚎的火樹

    司林從容地走在紅石板上,所過之處,火樹們自動閃開。

    “小菜一碟”司林沒想到這麼容易,忍不住得意起來。

    忽然間,紅石板路裂開,裂縫中噴射出高高的水柱,徑直射向每一棵着火的樹,並很快將火熄滅。

    “嗯怎麼回事不是說綠火柴出自超玄級魔法師嗎怎麼這麼容易就被化解了”司林大惑不解。

    “這是天荒古道的自我保護裝置,是巍大帝設置的,超玄級魔法師也在所難免”朽愛卿及時答疑解惑。

    “哦,原來如此”司林恍然大悟,扔掉手中已經被澆滅的火柴棍繼續向前走去。

    遠處,一羣沒有被火燒着的樹木迅速站成一排堵在路中間,形成一道屏障,阻止司林往前。

    司林快速跑到跟前,掏出綠火柴,做出準備點燃火柴棍的動作,嘴裏同時威脅道:“你們是自己閃開,還是我用火燒開”

    “呵呵呵”銀鈴般的笑聲響起後,更多的笑聲緊隨其後,或豪邁,或尖酸,或得意

    看着笑得花枝亂顫的樹木們,司林決定以不變應萬變。

    笑了好一陣後,爲首的銀鈴般笑聲的桂花樹發出了難以置信的聲音:“怎麼回事不應該是我們笑一下,這傢伙就皮開肉綻一寸嗎”

    “對啊,咱們這種笑法,他應該皮都被剝下來了纔是啊”

    “至少眼珠得掉下來吧到底出什麼事兒了”

    聽着樹木們納悶不已的話,司林第一次領悟到自己“絕魔體”的非同凡響,如若不然,現在的他早已血肉模糊

    “走,趕緊告訴櫻姐去”銀鈴般笑聲的桂花樹一聲令下,站成一排的樹木們齊刷刷向前滑動,好像被快艇拽着在衝浪似的,迅速遠去了。

    “喲,這個有點意思”司林見了,頓時來了興致。他一把抓住旁邊已經被燒傷的合歡樹:“小子,讓爺也像它們那樣滑起來要不然,馬上把你燒成灰燼”

    合歡樹不敢不從,迅速倒地。司林剛剛站在樹上,合歡樹便一下滑出老遠,司林站立不穩,重重摔在地上。

    “去你的,就不會變成椅子讓小爺坐穩啊”司林擡腳踢了合歡樹一下,合歡樹瞬間變成一張汽車座椅。司林坐了上去,剛剛將安全帶繫上,椅子便風馳電掣般衝了出去。

    “帶我去十年一日驛站”司林的頭髮被風吹得立了起來,露出寬寬的額頭。

    “是”合歡樹回答得十分乾脆。

    第二天天亮時分,合歡樹終於停止了瘋狂的滑行:“到了”

    司林扭頭一看,只見一座茅草屋孤零零佇立在路邊,草屋頂上極不協調地有幾個霓虹燈大字在閃爍十年一日驛站

    “怎麼這麼快就到了”司林狐疑地走下座椅,他剛一離開,座椅就變回合歡樹的樣子,“哧溜”一下滑跑了。

    “老夥計,朽愛卿,你們仔細瞧瞧,是這兒嗎”

    “確實是”朽愛卿鄭重回答道。

    “老夥計,你怎麼不說話”

    “老夫在看呢”老夥計不耐煩地回答道。

    司林頓覺不妙:“看出什麼名堂沒有”

    “是十年一日驛站沒錯,不過那門有點不對勁”

    “那還進不進去”司林猶豫了。

    “當然要進了”老夥計不假思索道,“反正你是絕魔體,大帝也折磨不了你的肉體,只管大膽進去你也只有進去纔有機會徹底變成魔法師,要不然,明天不死咒消失,你就變成死人一個了”

    “好吧,我信你”

    司林嘴上這麼說,心裏其實還是半信半疑的,從他猶猶豫豫的腳步就看出來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