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天隨我意 >第十一章 如意精靈
    一秒記住書迷樓 .shulou..tw,

    湛藍的天空一碧如洗,半空中懸掛着的五彩雲格外吸人眼球。作爲天荒古道的守護精靈,它如此風情萬種的表現只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天荒古道里有原生人的存在。

    仰望着絢爛的五彩雲,柯欣的面孔卻是鐵青的。她的手心裏,一個蘋果大小的泡泡正懸浮在那裏。這是她的如意泡泡,也就是她的如意精靈的保護罩,如意精靈原本是該呆在裏面的。此刻,如意泡泡表面上,一些綠色的小火苗正在跳躍。這些火苗就代表她的如意精靈綠火柴棍的剩餘數量。

    眼見其中一個火苗迅速熄滅,柯欣恨得咬牙切齒:“第三根了那個王八蛋看來不把我的如意精靈折騰完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不行,我不能任由自己一時的衝動斷送自己一生的幸福”

    魂靈從艾天羽那個分身回到柯欣的本體後,柯欣就一直在處於懊悔焦灼狀態。因爲,無論她如何回味,她都體會不到一絲對於司林的特殊感情,她實在想不明白,自己當時怎麼就稀裏糊塗把如同生命一樣珍貴的如意精靈隨便送給了一個凡人呢

    柳眉一挑,玉牙一咬,一道取血咒語已然在柯欣心裏默唸開來。很快,柯欣的一個手指上,一滴鮮血跳躍而出,懸浮在空中,慢慢向泡泡逼近

    雖然,柯欣已經用咒語封存瞭如意精靈的攻擊力,但是,她目前的魔力還不足以將如意精靈的全部魔力封存起來,而她又不能將此事告訴父親,所以,她只能在她的能力範圍內想法把如意精靈召喚回來。現在,只要這滴血融入如意泡泡,並將整個如意泡泡覆蓋上血膜,那麼,她的如意精靈綠火柴盒便會瞬間回到泡泡裏

    柯欣之所以等到現在纔出手召喚她的如意精靈,是因爲取血這個動作本身具有強大的危險性。柯欣的這滴血要完全將如意泡泡覆蓋,至少需要十秒,而在這十秒內,如意精靈那邊如果碰巧在用溶血大法解除封存咒語,那麼,柯欣將會被那人反牽制,成爲那人的傀儡

    柯欣思前想後,認定司林一介凡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如何解除封存咒語這麼高深的事情,何況,僅僅十秒的時間,即便被司林知道了,也不會有這樣的巧合兩人會在同一時間滴血,所以柯欣纔敢大膽一試。

    可世間的巧妙,又怎是柯欣一個小女孩拿捏得定的呢

    話說司林再次點燃了一根綠火柴進行攻擊,可這次依然和上次一樣,雖然迅速攻破了驛站的門,但是,很快又有新的門重生出來。

    司林不由得疑竇頓生:“老夥計,你確定這綠火柴真具有超玄級的魔力”

    “那是當然不過嘛嗯”老夥計稍作沉吟後,迅速得出結論:“如果老夫沒猜錯,如意精靈的主人怕是反悔了,已經用咒語封存瞭如意精靈的攻擊力”

    “那怎麼辦總不能這麼無休止地耗下去,等火柴用完,只怕連保命的機會都沒有了”司林很快意識到了這一點。

    司林的目光將茅草屋上下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試圖能從中找到其他的突破口進入驛站,比如把茅草燒掉一部分或是土牆上挖個洞什麼的。

    “別癡心妄想了”老夥計一下看穿了司林的心思,“在你的實力超越巍大帝之前,你就只管老老實實考慮如何從門口進入吧”老夥計的聲音充滿了不屑,“巍大帝設置的驛站,豈能這麼容易被破壞”

    “既然你這麼瞭解巍大帝,那麼,你來告訴我,我還有什麼辦法進這個門”司林本就焦頭爛額,被老夥計這麼一擠兌,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有個辦法能解除如意精靈的封存咒語,就看你敢不敢了”

    “啊還有辦法能解除咒語啊那還不趕緊說”司林沒想到,老夥計會有壓箱底的絕招。

    “血、染、如、意、精、靈”

    “啊”司林大驚,他的第一直覺是,必須得犧牲他的性命才能激發如意精靈的超強潛力。

    “啊什麼啊又不要你的小命”老夥計一語道破司林的小心思,很是不滿地冷哼道,“一個大男人如此貪生怕死,就算給你修煉到帝級魔法師,也沒有資格研習天隨我意哼

    “你又哼什麼哼”司林彷彿被踩了尾巴似的大呼小叫起來,“你連人都沒當過,有什麼資格評論我們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愛惜生命就是對父母的不尊重,你懂不懂算了,你連爹媽都沒有,跟你說這些都是廢話趕緊的,告訴我怎麼解除封存咒語”

    老夥計被司林頂得直喘粗氣,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朽愛卿見了,趕緊出來打圓場:“聖魂大人請息怒,主人年輕氣盛,說話難免直接,不過,卻句句在理,不是嗎這正好說明咱們主人重情重義啊聖魂也是見過世面的大人物,比起我等小嘍嘍想必更加清楚,結交到一個真性情的人是多麼難能可貴,我沒說錯吧所以,您老大人有大量,別跟主人一小孩子計較,趕緊告訴他如何解除封存咒語,快些攻破這大門,進入驛站內修煉纔是如果小的沒看錯,聖魂您老在剛纔掃視如意精靈後,魔力值連半格都不剩了吧”

    “好吧,看在朽愛卿的面子上,老夫就不跟這小屁孩計較了”老夥計順勢下了臺階,“小子,你給我聽好了,將十指扎破,同時將十指的血滴入綠火柴,然後老夫再拼着這最後半格魔力值,幫你施加解封咒語你我必須配合得分毫不差,要不然,你我都會被這如意精靈給吞噬”

    “好,我聽你的指揮”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司林頓時拋開一切恩怨,沉着冷靜地準備行動。

    “好事不宜遲,待會兒老夫就會用咒語破開你的十指,並將如意精靈懸浮在你眼前,等老夫說開始,你必須立即將十指的血滴到如意精靈上,記住,必須確保十個手指的血都滴進去差一個都將功虧一簣”

    “明白了”

    司林話音剛落,十個手指便傳來錐心般疼痛,血珠瞬間就冒了出來。與此同時,原本裝在他兜裏的綠火柴盒也一下飄在了他的眼前。

    “好,準備,開始”

    老夥計發完口令,即刻開始默唸解封咒語,而司林則按照老夥計之前的指示,將十個手指頭上的血珠全都往綠火柴盒上滴。擔心自己眼睛看漏了,司林在十滴血珠消失在綠火柴盒上後,又馬不停蹄地從各個指頭上再擠出一滴鮮血滴在綠火柴盒上

    “收”

    隨着老夥計一聲暴喝,綠火柴盒突然爆發出一道氣勢如虹的烈光

    烈光轉瞬即逝,綠火柴盒一下墜落在地。

    同一時間,身在馭心城的柯欣駭然看到,她的如意泡泡一下破裂開來

    司林趕緊俯身將綠火柴盒拾起,然後,他便聽到了老夥計氣若游絲的聲音:“好了,小子,現在這如意精靈的魔力又恢復到超玄級了,你馬上再攻擊一下驛站的門看看”

    “是”

    司林沒有任何猶豫,抽出一根綠火柴果斷點亮,並再次扔向驛站的大門

    “砰啪”

    激烈的綠火花如煙花般綻放後,驛站再次門洞大開。跟之前不一樣的是,等了足足五分鐘,司林都沒有看到有新的門重生出來

    “我們貌似成功了”司林沒有貿然進門,而是站在不遠處仔細地觀察驛站。

    “不是貌似,是真的成功了”朽愛卿的聲音無比激動,“主人,你快看天上”

    司林擡頭一看,一株正在怒放的櫻花樹不知何時掛在半空。

    “好啊,你們這些老朽,居然敢帶人來破姑奶奶的陣法等着瞧,看姑奶奶下次怎麼把你們捏成粉末哼”櫻花樹抖落一地的花瓣後,氣嘟嘟地飄走了。

    “喂,我說,朽愛卿啊,這櫻姐是這幾天來大姨媽吧”司林一臉的壞笑,腦海浮起了那個人醜脾氣大的流氓兔姐妹的模樣。

    朽愛卿“噗嗤”笑出了聲:“回主人,咱們樹精不管魔力多高,畢竟不是人類,是不會來那玩意兒的”

    “怎麼我看她暴躁得就跟大姨媽來了似的是我看錯了”司林自言自語地搖搖頭,算是就此打住這個無聊的話題,然後,他從綠火柴盒裏抽出一根牙籤,命令道:“你先進屋去瞧瞧”

    牙籤落地後,瞬間恢復成朽木的模樣。收到司林的命令,這朽木顯得有些扭扭捏捏。畢竟,之前朽木兄弟變成的白灰還躺在門口,身爲同類,不可能不產生一點恐懼心理。

    “還不進去幹嘛還等小爺我給你配個結婚進行曲什麼的才肯動,是不是”司林開始冒火了。

    朽木打了個哆嗦,趕緊回話:“不敢不敢,小的這就進去”說罷,朽木戰戰兢兢朝門口走去。

    到了門口,這朽木兄弟停下腳步,探頭探腦向驛站裏張望。司林一時火大,一腳把朽木給踹了進去。

    “哎喲,我的頭啊”

    一聲慘呼從驛站裏傳來,司林頓時呆住了:這聲音,怎麼聽都像是那個流氓兔姐妹的是我聽錯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