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被丁克的愛情 >03、還沒適應兩個人的生活
    03、還沒適應兩個人的生活

    於建偉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追着那女孩去了,我跟陸雨澤則走出飯店,在微沉的夜色中散步回家。

    認識陸雨澤好幾年,我都沒見過他有女朋友,對於他說他檢查出不育的說法,我是從來沒有懷疑過。

    兩人的生活,本來就該互相體諒。

    沒有了小孩的牽絆,二人世界過的相當融洽。

    我們不需要像其他情侶或者夫妻那樣,在啪啪啪的時候,總是小心翼翼的去避孕。

    或者,在愉快的過程裏,聽到小孩的哭聲而不得不停下來去照顧孩子。

    也沒有因爲孩子的事而去爭吵。

    事情總有兩面性。

    沒有生育能力,無疑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

    雖然,陸雨澤總說我想太多,他還說他不喜歡小孩,他只喜歡兩個人,以戀愛的方式,過着美滿的婚姻生活。

    星期六。

    兩人都不用上班,窩在家裏玩了一個上午的遊戲。

    到了中午。

    陸雨澤放下手機,看着我,“小魚兒,今天是不是輪到你做飯了?”

    我全名叫張筱雨,小魚兒是他對我的暱稱。

    我看了眼牆上的掛曆,“不是呀,我一三五,你二四六日,星期天下館子,不是嗎?”

    陸雨澤抓了抓頭髮,一片茫然,“我記得我昨天從才做過飯。今天應該是你......”

    “你記錯了,快去。”

    我把他推進廚房,他還在想,昨天究竟是誰做的飯。

    我在後面竊笑,蹦回沙發上瀏覽朋友圈。

    閨蜜楊玲發了新的自拍照,是在泰國拍的,身後一片造型奇特的建築物。

    這傢伙,每年工作九個月,剩下三個月就用那九個月賺的錢拿出旅遊。

    平時省喫儉用,一去旅遊就剩內衣褲回來了。

    那句,辛辛苦苦幾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放在她身上最適合不過。

    我給她打了電話,跟她說我結婚了。

    她在電話那頭沉默了好久才說:“你確定,陸雨澤真的適合你?”

    “爲什麼這麼說?”我看着廚房的陸雨澤。

    楊玲說:“你現在還屬於愛情空窗期,要考慮清楚纔行啊。”

    我說:“都領證了,還怎麼考慮。”

    楊玲切了一聲,“你沒見過今天領證,明天離婚的麼?”

    我被她問住了,還真的沒聽過。

    這麼久以來,我只聽過有人在情人節,九月九號,還有就是五月20號領證後,還會離婚的。

    就是沒聽過今天領證,明天就離婚的案例。

    楊玲嘆了口氣,“也沒辦法,希望你幸福吧。”

    我問她什麼時候回來,她說後天的飛機。

    陸雨澤在廚房問我,“你想喫辣的麼?”

    “不想。”

    “好吧。”

    我跑進廚房,往鍋裏一看,“你在做什麼?”

    “青椒炒雞蛋。”他得意的舉起鏟子。

    “那還好。”

    半個小時後,陸雨澤把幾分菜式擺上桌,往我碗裏盛了一碗紫菜湯。

    坐下後,他問我,“我什麼時候能搬來。”

    我擡頭,疑惑的看着他,“不是說好,不住在一塊的嗎?”

    “都領證了,不住一塊說不過去吧。”他嚼着飯粒看我。

    “我還沒適應兩個人的生活。”我低頭,喃喃說道。

    離婚幾個月,也許傷的太深,我很快就習慣一個人的生活,以前覺得跟心愛的人住在一塊,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現在跟陸雨澤,說不清有沒有愛情,反正就是還沒到要住在一起的地步。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