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被丁克的愛情 >53、逃避現實
    53、逃避現實

    陸雨澤噗的笑了出來,“老婆,你說話還是那麼繞,你老公我都聽懵了。”

    “少廢話,說重點。”我怒氣中燒。

    作爲一個男人,做了這麼大的錯事,竟然還能像個沒事人一樣撩我,他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平時吊兒郎當,把事不當事就算了,現在都到了這節骨眼,他還是那樣的尿性,我憤怒的像小鳥,恨不得飛過去啄死他。

    陸雨澤慢悠悠的說:“你別聽徐珊珊瞎說,老子根本沒讓她懷~孕,小柔不是我女兒。”

    “她手裏有報告,別想騙我。”

    “一張紙而已,作假很容易的……”

    “蓋了章的,你別解釋了,藉口假的沒人信。”我突然有點瞧不起他。

    敢做不敢認,不是男人所爲。

    陸雨澤很誠懇的說:“你在哪?楊玲家嗎?我過去跟你解釋。”

    “別來,看到你,我會忍不住發飆的。”我估計會殺了他。

    李玉珍頓了一下,沒回應,直接掛斷電話。

    我突然覺得,他剛纔的話,套路好深,我不知不覺中就暴露來到自己的位置。

    二十分鐘後,陸雨澤敲響了楊玲家的門,楊玲在跟陳軍講電話,已經半小時了,還沒掛。

    我也不願意去開,陸雨澤就把門捶的咚咚作響,還在外面大叫:“老婆,開門好嗎,我跟你解釋。”

    “解釋個P咩,解釋,滾。”我隔着門板怒吼。

    他說:“我可以發誓,我走的時候,她真的沒懷~孕的。”

    盡瞎說,人家徐珊珊都說了,陸雨澤走了之後,她才發現自己懷~孕的。

    上次小蘋果的事,已經讓我很不高興,雖然是假的,可這次不一樣,人家連檢驗報告都帶來了,假不了。

    我說:“發誓有用的話,壞人都不用自殺了,一個雷劈死你丫的。”

    外面沉靜了好一會,陸雨澤沒有了迴應,我貼在貓眼上看了出去,外面根本沒人。

    臥~槽,真是過份,就這樣放棄了嗎?再堅持一會會死啊。

    楊玲拿着手機從陽臺回來,看到我對着門板發愣,問我,“他走了嗎?”

    我說:“外面沒人……”

    “我去看看。”

    楊玲快速的拉開門,剛探出半顆腦袋,外面突然竄出一個男人,一下將她的肩膀握住。

    楊玲嚇死了,尖叫着想要縮回來,那人卻把她扯了出去,一個轉身互換了位置。

    我嚇呆了,來不及反應,他已經竄了進來,長~腿往後一勾,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啊!

    這速度,堪比古代高手,快如閃電,我的眼睛都跟不上他的動作。

    腰上一緊,已被男人的手臂勾住,強勢的勾到懷裏,後腦多了一隻大手,我擡頭,看到了陸雨澤那張讓男人嫉妒,讓女人發狂的臉,正眯着眼睛盯着我。

    “王八蛋。”我怒罵一聲,擡腳就想去踩他的腳背。

    陸雨澤抱着我快速的轉了三百六十度,直接將我頂在門板上,長~腿一卡,我瞬間就被固定在門上。

    我在他面前,就跟一隻螞蟻那麼脆弱,連反抗,都是一個笑話。

    “你想幹嘛?”我漠然的迴應他的視線。

    陸雨澤捏着我的下巴,將我的頭微微擡起,說:“你以爲不開門我就進不來?”

    “你厲害,你太厲害了。”我譏諷他。

    陸雨澤抿了抿薄脣,低低的說:“老婆,我想你。”

    “想毛,找你的徐珊珊去。”我推着他,“別在這裏假惺惺的,我不會再相信你了。”

    陸雨澤不語,就盯着我看。

    我扯掉他的手,推開他,冷冷的說:“你走吧,我會讓律師把離婚協議給你的。”

    “離婚?”他皺起了眉頭。

    “不離婚還能咋地,你連女兒都有了。”

    想想就心酸。

    人家就是因爲生了女兒,纔去做了節育手術,我呢,連個屁都沒有就被判了不~孕的死刑,還屁顛屁顛的跟着人家故意弄出來的假象後面自娛自樂,自以爲他跟我是一路人。

    這“被丁克的愛情”,好傷人。

    陸雨澤沉聲說:“我會搞清楚這件事的,你給我一點時間。”

    他沒有再勉強我,吻了我一下,主動離開了楊玲的家。

    門外的楊玲回到屋,看我老半天都沒說話。

    我說:“你幹嘛,你剛纔在外面竟然沒有大呼大叫,不像你。”

    楊玲撇嘴說:“我叫有用嗎?我穿着這玩意在外面叫,人家以爲我是傻的。”

    她穿着睡衣,披頭散髮的,愛美的女人都不會讓別人看到自己最糟糕的一面,更何況她剛纔真的被嚇到,我看到她被扯出去時,臉都青了。

    第二天,我把

    我所有的積蓄拿了出來,去買兩張去帝都的機票。

    幾天後,楊玲帶着我,我帶着錢,一起踏上去做好漢的班機。

    拖着行李到了機場,很不幸的遇到了同樣要去帝都旅行的前夫於建偉跟他的老婆張悅美。

    上次說要參加他婚禮的,後來沒去成,我想了好久都沒想起到底是什麼事,阻礙了我前去搗亂的腳步。

    張悅美挺着個大肚子,也不知道有幾個月了,看那外形,應該超過六個月了吧。

    聽說機場有規定,超過7個月的孕婦是不能登機的,既然有這樣的規定,我也想不明白爲什麼還會有人在飛機上生小孩。

    我好心提醒於建偉,說:“她幾個月了?聽說超了7個月就不能登機的。”

    於建偉剛要說話,張悅美立刻搶着說:“六個月都沒到,誰說不讓登機的。”

    我說:“那就好,就怕你在飛機有什麼……”

    “你詛咒我?你真黑心,自己沒得生就咒我,你這個蛇蠍女人。”張悅美指着我來罵。

    我呵的乾笑,拉着楊玲往旁邊走去。

    楊玲美~目怒瞪,說:“我剛要罵回去的,你爲什麼拉我走。”

    “公衆場所別罵街,會影響形象的。”

    她說:“我的形象早就毀了,你忘記上次在飯店打徐敏儀的事了?”

    “那是例外。”

    那次也不是在大庭廣衆之下,而是在小飯館裏,當時也沒什麼人,跟機場不能相提並論。

    楊玲說要去洗手間一趟,讓我等她,我坐在那,東張西望的,耳朵豎起來就等着空姐的聲音響起。

    於建偉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我身邊,叫我,“小雨,你也去旅遊?”

    我擡頭,看到他一個人,問他,“你老婆呢?”

    “上洗手間了。”

    “你不陪着去?”

    他說:“又不是三歲小孩,上廁所還要陪?”

    我不屑的說:“可她肚子裏的沒到三歲啊。”

    於建偉顯然不太想談論這個事情,他轉了話題,問我去哪裏旅遊。

    我說去帝都,他立馬說:“巧了,我也是,你是這個十點的航班嗎?”

    講真,我覺得我跟他還是挺有猿糞的,不但去同一個地方,還是坐同一架飛機。

    然而,這種猿糞卻讓我覺得很憤慨,我一點都不想在我跟楊玲放飛心情的時候,耳邊還得聽到討厭至極的人的聲音。

    如果是陸雨澤的話……

    我去,說好不想起他的,爲什麼要拿他跟於建偉這個垃圾做對比,他連陸雨澤一條腳毛都比不上。

    我在心裏暗自腹誹一大輪,把於建偉踩了幾千幾萬腳,這才勉強的笑着說:“是啊,還真巧。”

    於建偉開始問我有什麼地方是要玩的,北京很多地方他都去過,他可以當我的免費導遊。

    過份的熱情只會讓人覺得討厭。

    我敷衍着,同時看向洗手間的方向,楊玲竟然還沒出現,都不知道是不是掉到屎坑裏去了。

    女人上洗手間,通常照鏡子的時間比上廁所的時間都要長。

    我打斷了於建偉的叨叨叨,“不好意思,楊玲進去很久了,我去找她一下。”

    他立馬說:“順便幫我看一下我老……美美。”

    他想說老婆兩個字,卻硬是把婆字吞了回去,結果成了老美美……

    我很想笑,卻又只能強忍,捂着嘴奔向洗手間,在入口處卻碰到了從裏面出來的楊玲。

    果然,她的妝容變得更精緻,胸也挺了很多,估計往裏面塞了那種叫什麼按摩水袋的東西,我在她的包裏看到過。

    楊玲後面沒人,我於是問她:“有看到張悅美嗎?”

    “沒有啊,怎麼了?”

    “她剛纔去了洗手間的,不在裏面?”

    楊玲驚訝的說:“沒看到,我出來后里面就沒人了,不會掉屎坑裏去了吧。”

    她的想法跟我一樣,不過那窟窿就這麼一點,她肚子這麼大,能塞得進去嗎?

    我擠去巡視了一圈,的確沒有張悅美這號人物,只能折返回去原地,卻在半路中途接到了陸雨澤的電話。

    我快速的問楊玲我要不要接。

    她說:“接啊,幹嘛不接?他都好幾天沒理你了,你問清楚他到底想幹嘛都好。”

    我接了,然後陸雨澤跟我說,他這幾天很忙,沒有空回家,讓我自己照顧自己。

    我說:“沒有你,我的世界照樣精彩,你少擔心。”

    他立刻問我在哪裏。

    我說在機場,準備登機飛走。

    “去哪?跟誰去?去做什麼?”他一連提出好幾個問題。

    然而就在這時,乘務小姐已經開始呼喚各位親,請拿着登機牌準備登機,我也不想跟說的太明白,便直接掛斷通話,拉着楊玲登機去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