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被丁克的愛情 >54、外地偶遇
    54、外地偶遇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浪浪!

    登機前,張悅美才匆匆的趕回來,我聽到於建偉問她去哪這麼久纔回來,她說孕婦都便祕,上久一點很正常的。

    我跟楊玲對望了一眼,她低聲說:“她剛纔真的沒在裏面。”

    我說:“估計穿梭時空回家上了……”

    楊玲笑得咯咯作響,老母雞一樣聳着肩膀當翅膀。

    上了飛機,剛要關機,陸雨澤的電話再次開啓追殺模式,嚇得我立刻掐斷,下一秒,李遠風的也來了,我毫不猶豫的接了。

    “爲什麼不上班,老子都忙的裏焦外嫩了,小魚你游到哪裏鬼混去了?”他噼裏啪啦的質問我。

    我淡定自若的回:“老闆,我忘記請假了,我要跟我閨蜜去度個假散散心,回來,我會引咎辭職的。”

    “不準辭職,去就吧,多久都沒關係,位置我幫你留着。”

    我簡直感動的差點痛哭流涕,想到陸雨澤跟徐珊珊的事,我硬是擠出兩滴眼淚,“謝謝老闆,我一定會給你帶禮物回來的。”

    李遠風嘿嘿的笑着說:“你人回來就行,其他不稀罕。”

    我再次被感動到,掛了電話好久都沒緩過氣。

    楊玲說我走了狗屎運,竟然遇到這麼一個好老闆,還說自己的老闆簡直就是一坨屎,每天都恨不得榨乾~她們那幫妹紙。

    我說:“你不是有了陳軍大叔嗎,讓他娶你唄,結婚後就不用做事了。”

    “當然不行,女人不工作全職的話,會被看不起的。”楊玲拍着我的肩膀說:“你結婚後也沒見你不做事啊,你爲什麼不辭職?”

    剛結婚那會,陸雨澤就讓我回去辭職,結果那天我根本就忘記那件事,後來也不了了之。

    再後來,李遠風把公司接手,我也試過要辭職的,可他不批我走,我的工作也沒人接手。

    我的責任心還挺重的,而且自己走的話,我這些年所付出的都得不到應有的回報,後來還是沒走成。

    就這樣,一直拖到現在。

    楊玲說,找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真的不容易,找到一份自己喜歡老闆又好的工作更加難上加難,找到了就要好好幹,以後纔不會後悔。

    飛機起飛,於建偉跟我們相隔的有點遠,張悅美就坐在他旁邊,他也沒敢亂動,整個飛行過程我跟楊玲都耳根清淨。

    下了飛機,帝都那股熱浪迎面撲來,我突然意識到,我是不是選錯旅遊時間了。

    於建偉拖着兩大箱的行李走過身邊,他問我倆在哪個酒店落腳。

    我跟楊玲面面相窺,我心想,我爲什麼要告訴你。

    張悅美也沒給他機會聽到答案,拉着他就進了出租車。

    旅遊就是要玩,玩山玩水玩……豔遇。

    如果在故宮外面遇到陸雨澤也算是豔遇的話,我想這個簡直就是我這輩子最糟糕的豔遇了。

    他看起來精神不太好,臉色雖然有點疲憊,卻掩飾不住那絕代風華,往那一站,不斷有妹紙要求跟他合影。

    我以爲他會在我看到他時,他也看到我的,結果,人家根本就沒注意到我的存在。

    就在楊玲慫恿我過去跟他相見,我剛要給他一個淨系時,徐珊珊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一身短袖背心,頭上帶着一頂碎花太陽帽,整個小清新的打扮。

    我及時剎住腳步,拉着楊玲躲到一邊,楊玲很生氣,如果不是我拉着她,她早就衝過去質問兩人。

    兩人在那聊了一會,就去了故宮那邊,估計是進去了,因爲我們等了好久都沒見兩人回頭。

    楊玲問我,“我們不進去嗎?”

    我說:“有徐珊珊的地方,我不想去。”

    帝都的景點不少,只要有錢,哪都能去,我們去了長城,當了一回女漢子,又去了水立方跟鳥巢。

    五天後,我們身無分文的坐上飛機,回城。

    剛下飛機就接到陸雨澤的電話,在過去那五天,我的手機都出於關機狀態,現在開了機,我的手機信息已經炸了。

    “在哪,我去接你。”陸雨澤在電話那頭說。

    楊玲說:“他臉皮真厚,明明跟別的女人去旅遊回來,還裝成沒事的樣子。”

    如果不是我跟楊玲親眼所見,我一定會以爲,陸雨澤是要跟我道歉或者和好的。

    可事與願違,上天總是不會讓任何人心想事成,不經歷過九九八十一難,是娶不到幸福經的。

    我跟楊玲拖着行李在別的出口偷偷的溜走,上了車,我的手機又響了。

    陸雨澤說:“老婆,我好想你,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我的眼

    睛一下就紅了,他說“我在你後面”時,我神經質的大叫:“停車!”

    司機嚇了一跳,車子一下就停住,我推開車門,朝着後面那輛吉普車飛奔過去。

    陸雨澤也下了車,迎着我大步走來,我撲到他的懷裏,他摟着我,聲音都是哽咽的。

    “老婆,你終於回來了,我好想你。”

    我的心一下就融化了,死死的抱着他,大聲的哭。

    楊玲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倆,最後搖搖頭,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司機付了該付的錢,拖着行李站在路邊等着。

    激動過後,陸雨澤的大拇指用力的擦着我的臉,“你幹嘛去了,怎麼又黑又瘦的。”

    平生不會相思卻惹相思,學會相思卻因相思瘦。

    坐上車後,楊玲就開始抱怨,說我選錯了旅遊地點,不但曬黑了還看到了不想看到的東西。

    “幸好有私人導遊帶我們去別的地方玩,好可惜,我們一直想去的地方都沒去成。”

    私人導遊,說的其實就是她的朋友阿海,聽說兩人關係非同一般,是再見亦是朋友那種。

    楊玲喜歡旅遊,每年年尾都會抽兩三個月出去嗨天嗨地,哪個地方都能認識幾個當地人。

    阿海就是她旅遊時認識的,聽說兩人還發生過一段不可描述的快樂時光。

    楊玲把徐珊珊比喻成東西,還真是擡舉了那女人,在我眼裏,她簡直不是個東西。

    楊玲說:“姓陸的,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跟那女人去旅遊了?”

    陸雨澤乾咳兩聲,還是承認了,說:“是出去過,不過是去做事。”

    “如果進紫禁城也算是工作的話,我真懷疑你的工作是不是導遊。”楊玲嗤之以鼻。

    陸雨澤皺起了眉,“你怎麼知道我去過那,你們……”

    “不好意思,我的眼線遍佈天下,誰也別想逃過我的法眼。”楊玲巧妙的掩飾過去。

    我一直沒說話,聽着陸雨澤跟楊玲的對話,聽到他說謊時的心虛,我有點失望。

    虧我在過去那六天,晚上睡覺都夢到他,結果他卻還要對我說謊。

    事情不解決,就會一直用心病的形態存在兩人之間。

    楊玲對於他的解釋也很不滿意,還故意說:“小雨,你說於建偉應該也回去了吧。”

    我啊了聲,不得不附和道:“應該走了。”

    “我老感覺他還沒放下你的,那天看到他一直追着你……”

    陸雨澤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到了最後,他突然停下車,蹬蹬的下去,把楊玲的東西從車裏扔了出來。

    “你自己坐車回去,我跟我老婆有事要談。”

    楊玲竟然沒有發飆,撇嘴冷笑,“現在才知道緊張自己的老婆,也不看看自己做過什麼好事。”

    陸雨澤揮着拳頭作勢要揍她,她尖叫着捂着腦袋到處躲。趁着這空擋,陸雨澤已經回到車上,快速的發動了車子。

    我剛纔想下車的,他一下就鎖了門,我也下不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楊玲離我越來越遠。

    “你真殘忍,這麼晚把她一個女孩子丟在那,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我很氣憤,爲楊玲打抱不平。

    陸雨澤撇我一眼,“你更殘忍,偷偷跑去玩都不帶上我,我可是你老公,你寧願帶那個八婆都不帶我。”

    “別叫她八婆……”

    “楊玲,你寧願帶她去都不帶我去,”一米八幾的大男人像個小屁孩一樣噘嘴,我看了特別扭。

    我很不高興的懟他,“你沒聽到楊玲剛纔的話?我們在故宮外面看到你了,你還帶着徐珊珊一起進去了是不是?”

    “你看到我爲什麼不叫我?”他突然停下車子,轉頭看着我說:“如果你叫我,我一定會跟你去的。”

    “那徐珊珊呢。”

    “我陪她到門口,她自己進去了,我在外面坐了好久,她纔出來。”

    我霎時瞪大眼睛,“你說真的?那你爲什麼不進去?”

    陸雨澤說:“那是帝皇曆代生活的地方,我想帶我的皇后去,不是那些下人跟丫鬟。”

    下人跟丫鬟……說的是徐珊珊嗎?

    我說他臭美,把自己當皇帝來看。

    他說他不當皇帝,我就沒機會當皇后了。

    我們先把楊玲送回了家,她一下車,陳軍大叔就跟大鵬鳥一樣將她護在腋下,又是提行李又是撥她頭髮,那情景,簡直就是一個父親跟好久不見的女兒在互動。

    男人對女人,就該用父親的姿態,守護自己的心頭肉,不是寸步不離,也要在自己回家時,能讓女人享受到那種那種捧在手裏怕掉了,含在嘴裏怕化了的待遇。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