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被丁克的愛情 >77、婦科醫生
    77、婦科醫生

    陸雨澤以前長得又瘦又高,於建偉眼裏,看到的只是他輪廓分明略顯瘦削的臉,往那一站,就是一竹竿。

    可是於建偉不知道,最近幾個月,陸雨澤都有在玩健身,現在是屬於那種穿衣顯瘦,脫衣顯肉的型男。

    身後的美女都在擔心的議論着,陸雨澤是不是光有外表,內力稻草……

    我回頭,有力的維護着,“他一定會贏的,你沒見過他不穿衣服的樣子,肌肉結實的捏都捏不動。”

    “你見過?”某女驚奇的看着我。

    我說:“廢話,當然見過,不然我能說出來?”

    某女,“切,那又怎樣,阿偉~哥雖然比他矮,但是你看他那手臂,多粗呀。”

    我不以爲然,“他那叫肥,一點都結實,你看他擼袖子後,那一坨拜拜肉,噁心死了。”

    司儀搬來小桌子,陸雨澤跟於建偉各站一邊,陸雨澤緩緩的脫下了亞麻色的西裝,露出裏面的真絲襯衫。

    這舉動,簡直在撩火。

    我身後的女人都發出了低呼,沿着嘴巴,控制着下一句尖叫。

    隨着陸雨澤解開襯衫的兩顆釦子,露出一小片蜜色的肌膚,又把袖子往上捲起,身後的幾個女人興奮的原地直跳。

    “怎麼辦,我好想上去幫他。”某女都快要撲過去了。

    “好帥好帥,就算他輸了我也支持他。”

    “我也是,我也是。”

    我在心裏暗暗叫苦,往後我不知道又要擋多少爛桃花,多少垃圾騷擾電話了。

    陸雨澤跟於建偉兩人手握着手,在衆人的注視中,司儀一聲令下,兩人開始發力。

    我緊張的掌心冒汗,全身的神經都繃的死死的,一顆心提到了喉嚨,肌肉都僵硬的不行。

    一定要贏,一定要贏啊。

    跟面子無關,這是對渣渣打臉的力度。

    於建偉不屑的說:“瞧你那小手腕,求饒吧,我立刻撤離放過你。”

    陸雨澤說:“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你別說話,一說話就漏氣了。”

    衆人哈哈大笑,於建偉氣得臉色發青。

    哈!

    他突然就發力,一下將陸雨澤的手臂壓下三分之一,我啊的驚呼,跳着腳。

    “陸大~爺,加油,贏了,怎麼都行。”我狂叫着。

    陸雨澤回過頭來,臉上完全看不到絲毫的緊張,帶着一絲輕鬆的笑意,對着我眨眨眼。

    “這是你說的。”他一邊迴應,手臂一邊往上提。

    慢慢的,兩條手臂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陸雨澤又轉過頭來,叫我,“上來。”

    我蹦了上去,他微微側了側臉,“親一下。”

    啊!

    這也太囂張了吧,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他竟然讓我親他。

    我的臉一下熱了,扭捏着不敢親,他說:“不親,我發不了力。”

    “好吧。”

    我踮起腳尖,吧嗒一下親在他的臉上,臺下一片譁然,幾位美女尖叫起來。

    陸雨澤拉出迷之微笑,轉頭看着於建偉,“你要不要也讓你老婆親一下?”

    “廢話少說!”於建偉的臉氣得變形,一手巴着桌子邊緣,猛的用力。

    陸雨澤嘴脣一勾,拳頭突然用力一握,嗨的一聲,手臂突然往旁邊壓下。

    於建偉想要反抗,可手臂卻越來越低,越來越低,他整個人都跟着往後倒。

    隨着陸雨澤的再度發力,他的整條手臂壓在了桌子上,人也沒站穩,往後倒了一下,他連忙拉着桌子。

    陸雨澤的手臂還壓在桌子上,本來可以讓於建偉借力,不跌下去的。

    然,他眼底閃過一絲冷漠,突然鬆開手臂,於建偉的手剛好拉住了桌子的邊緣。

    桌子根本承受不起他的重量,連人帶桌砰的一聲,全倒了。

    就是這麼一瞬間,陸雨澤已經圈着我的腰,轉了兩圈,離開原地以免殃及池魚。

    全場人都驚呆了。

    張悅美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老公在臺上四腳朝天。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狼狽不堪的於建偉,幾秒後,我轉頭看向陸雨澤。

    他撿起地上的西裝,溫柔的將我攬了過去,“老婆,累了吧,我們回家。”

    這一聲老婆,讓我整個人像是掉進了蜜糖罐子,腦袋都變得黏黏糊糊,木納的跟着他的腳步,下了高臺,在一衆女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離開酒店。

    鬧劇終於落幕,我是最後的贏家。

    坐在車上,我還是沒反應過來,一會捏捏他的手臂,一會摸~摸~他的腦袋。

    “老婆,幹嘛呢?”陸雨澤笑着抓~住我的手,單手扶着方向盤。

    我說:“我在懷疑,你昨天是不是吃了什麼藥,今天怎麼看起來這麼不一樣?”

    “有啥不一樣,還不是你的老公?”他笑着摸~摸~我的頭。

    &

    nbsp; 我拿下他的大手,細細的端詳着,放在臉上感受了一下溫度。

    “你讓我很驚豔。”我由衷的說。

    陸雨澤說:“驚豔不是應該用在女人身上?”

    我搖頭,“男人也可以的,特別是你這樣的,真他~媽~的帥。”

    他說:“斯文點,找個好點的詞讚我。”

    我想了想,“真尼瑪酷。”

    陸雨澤:……

    車子開到半路,陸雨澤突然停下了車子。

    他下了車,走向路邊的一個人。

    說幾句,然後回頭指了指我,我好奇的看着他,他對着我招了招手。

    我下去了,他跟那人介紹我,“這是我老婆。”

    那人對我笑了笑,表情很冷淡,她說她叫李文倩,醫院的婦科醫生。

    她上了我們的車,坐在後座,陸雨澤一邊開着車,一邊跟她說話。

    兩人看起來很熟,那李文倩年紀也不大,我一直想不通,她這麼年輕就當了主治醫生,技術能過關麼?

    當我聽到陸雨澤贊她,說她年紀輕輕就拿了什麼碩士學位,以前在學校還是學霸之類的話,我才發現,原來兩人是一早就認識的。

    隱藏的真好,我跟陸雨澤這麼久,從來沒見過這個人。

    在酒店裏因爲一盤遊戲,他才答應說去醫院,這麼快就找到了主治醫生,這速度,簡直了。

    我突然想起,在我跟於建偉在臺上時,他在臺下講電話,說不定就是打給她的。

    “停車。”我扶住陸雨澤的手臂。

    他停了車,轉頭看我,“怎麼了?”

    我下了車,走到駕駛座那頭,說:“我來開。”

    “嗯?”

    “你一邊開車一邊聊天,不安全。”我拉開了車門,把他拽了出來,自己坐進去。

    他竟然真的坐到車後座去了!

    我本來以爲他會坐到副駕座的,結果他坐到了李文倩的身邊,空間就這麼大,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一個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