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被丁克的愛情 >83、他不相信我
    83、他不相信我

    陸雨澤眯着眼看着我,不語。

    我咬牙道:“你也知道維護你的家人,那我維護我的家人有什麼錯?”

    “你就不該說那句話!”他的聲音突然提高。

    “我說什麼了?”我一臉懵逼。

    陸雨澤扔掉手裏的菸頭,冷着臉,“你說讓我跟我媽脫離母子關係!”

    “我不是故意的。”我的解釋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怎麼也收不回來。

    果然,陸雨澤面無表情的看着我,說:“你還是說了,不是嗎?”

    我把心一橫,咬牙問:“那如果要你在我跟你~媽之間挑一個,你會怎麼選擇。”

    這個問題就好比,我跟他媽掉進水裏,然後我們兩個都不會游泳,他會先救哪個。

    陸雨澤緊緊的抿着脣,過了好一會才說:“爲什麼一定要選。”

    “你可以選擇放棄,我跟你~媽同歸於盡,但是你不可以不選。”

    他有點爲難,最後還是避開了這個話題。

    我知道,其實他心裏早就給了我答案。

    站在我面前,他沒有脫口而出說要選我,那就代表,他最後一定會選擇救他媽。

    我沒有絲毫的失望,因爲,這是人之常情,如果他選擇了我,放棄了他媽,我反而會覺得他很冷血。

    不能進病房看婆婆,在陸雨澤的允許之下,我在窗口那偷偷的看了幾眼。

    徐珊珊正陪在她身邊,兩人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婆婆笑逐顏開,拖着徐珊珊的手,態度祥和到不行。

    我的心很不好受,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是因爲那句話,還是因爲,我當時沒拉住她,讓她跌倒在地。

    纔會讓所有人都討厭我,避開我。

    陸雨澤破天荒的沒有提出要送我回去,我是自己打車回來的。

    整個人像只喪家狗一樣,垂頭喪氣的回到家裏,看着冷冷清清的家,我挨着門板滑到地上,抱頭痛哭。

    夜晚,陸雨澤終於歸家。

    我盯着一雙紅紅的眼睛,迎接他的歸來,他卻沒有像往常一樣,一進門就親我。

    “你回來了。”我違心的拉出笑容。

    他只是嗯了一聲,換過鞋子後直接上了二樓,我連忙跟了上去,他卻拿着衣服進了洗手間。

    我呆在門口,像只被遺棄的小貓,聽着洗手間傳來的流水聲,感覺那就是我今天所流下的淚。

    呆呆的靠着門,心想,要不,進去跟他一起洗吧,沒有什麼矛盾是不能一炮解決的。

    我想給他一個驚喜,便直接推門,結果發現,竟然在裏面反鎖了!

    我有點措不及防,再次擰了一下門鎖,還是沒能打開。

    他以前洗澡,從來都不鎖門的,每次我都自由進出,有時候我還蹲在馬桶上,跟他聊天。

    可今天……

    他真的生氣了。

    冷戰,是夫妻之間最可怕的戰爭。

    如果一直都找不到突破口解決,那這場戰爭就會一直延續下去,走着走着就淡了,淡着淡着就散了,最終的結果,就是離婚收場。

    我慌了。

    在門口踱來踱去,都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他出來後,跟他道歉。

    十五分鐘後,陸雨澤終於出來了。

    髮梢還滴着水,他正用毛巾擦着。

    下~半~身圍着浴巾,腹肌明顯,肌理緊密,全身上下都散發着沐浴乳的清香,活像行走的荷爾蒙。

    我心頭的小鹿迷路了,定定的看着他一會,他扔掉了毛巾,拿過風筒準備吹頭髮。

    “我幫你。”我自告奮勇的跳了起來。

    “不用了,就一分鐘的事情。”

    我被拒絕了,心情像是掉到冰窟窿,冷的無以倫比。

    一向都是我幫他吹頭髮的,平時他都不自己弄,從洗手間出來,總會吆喝我,老婆,來伺候大~爺。

    我總是很歡脫的蹦到牀~上,他就坐在地上,聊着天,吹着頭髮。

    可今天……

    頭髮吹乾,陸雨澤扯掉毛巾,直接上了牀,側身躺在那,也沒跟我多說一句。

    我站在牀邊,看着他的後背寫着絕情兩字,剛要躺在他旁邊,樓下開門的聲音。

    我看了一眼牀~上的陸雨澤,他似乎並沒有要起來的意思,我只能跑出房間,隔着欄杆,看到了徐珊珊的身形出現在客廳。

    “澤哥哥呢,睡了嗎?”她一邊換鞋一邊擡頭問我。

    “媽怎樣了?”我勉強的開了口。

    “住院觀察,你怎麼還好意思問?”徐珊珊不屑的恥笑着我,收回目光,拖着腳去了沙發。

    我下了樓,站在她旁邊,放低姿態問:“她的心臟,沒事吧。”

    “你也知道她心臟不好?那你還氣她?”徐珊珊哼

    了一聲,“幸好這次沒事,如果阿姨有什麼不測,阿澤一定恨死你。”

    我咬咬牙,想解釋點什麼,卻又不知道需要解釋什麼。

    “知道錯了,還不滾?賴在這裏做什麼?”徐珊珊斜眼瞄我,“阿姨最討厭你這種人了,貪錢,總想嫁入豪門,飛上枝頭變鳳凰,我呸。”

    “我沒有……”

    “你有,你的爸媽也貪錢,一開口就要兩百萬的彩禮,還不承認?”

    我很無語。

    那明明就是婆婆硬塞給我爸媽的,我還打算,如果她真的要給,那我轉頭就給陸雨澤,我爸媽也是想的。

    沒想到現在,竟然成了我爸媽貪錢的證據。

    男人總希望女人既愛自己又特別懂事,殊不知,女人在愛情中往往都是任性的。

    我根本就接受不了我的爸媽被人這樣誣衊,便立刻懟了回去,“你別血口噴人,我爸媽不是那樣的人。”

    “還嘴硬?要不要我把銀行的單子給你看啊,上面寫的清清楚楚,收款人就是你的媽媽。”

    “單子?”

    “銀行轉賬單。”徐珊珊抓過包包,翻出一張紙,扔到我面前,“自己看。”

    那是一張轉賬單,收款人寫的很清楚,就是我媽的名字,賬號也是我當初開給她的。

    我媽不會用銀行卡,一本存摺,也沒有開通什麼短信提示,就算上面突然多了幾千萬,她也不會知道。

    當初說好,婚禮前一週,婆婆纔給這筆錢當彩禮,沒想到,提前了這麼多。

    而且,那個金額數,根本就不是當初說好的兩百萬,而是,五十萬。

    “這不是……”我極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卻找不到問題的所在。

    “這是你父母特意打電話給婆婆要的,說是家裏的房子要裝修一下,不然你嫁出去的那天顯得太寒磣就不好了。”

    “你胡說,我媽根本沒跟我提起過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沒說過。

    而且那個房子年前才裝修過,現在還好好的,根本不需要翻新。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