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被丁克的愛情 >86、戰爭一發不可收拾
    86、戰爭一發不可收拾

    “你帶我來這裏做什麼?”難道就是要讓我看看他朋友的住房?

    李遠風用手擋住嘴巴低低的說:“不急,有你想要的答案的。”

    我耐心的等着,等到李昊從洗手間出來,他已經完全變了個樣。

    五官端正,輪廓分明,眉毛很濃,他連身上的衣服也換了,我估計他進去那麼久,是順便洗了個澡。

    他身上有沐浴乳的味道,很香。

    “耗子,要不要搞這麼久。”李遠風譏笑着。

    李昊摸了一下已經光滑無比的臉,笑道:“有客人,當然要收拾好。”

    “又不是外人。”李遠風說。

    “我知道,你的女神嘛。”李昊說着就坐到那邊開了電腦。

    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電腦裏一定有什麼是我不想看到的。

    直覺告訴我,如果我看了,我會從此失去我最愛的人,又或者,能讓我想死的東西。

    “李遠風,我、我不想看了。”我扯了扯李遠風的袖子,想要離開。

    他詫異的說:“來都來到了,真~相就在電腦裏,不看嗎?”

    “不看了,我怕我受不了。”我的心在顫抖。

    李遠風一把抓~住我的手,“你還是相信陸雨澤愛着你,相信他沒騙過你?”

    我咬着下脣,沒有說話。

    事到如今,已經不是相不相信的問題,而是,我夠不夠愛他的事。

    如果我足夠愛他,就算他騙我,那也是善意的。

    愛情是不能被外界所左右的,想法跟執念一旦發生一點點猜疑,我們之間的感情就會有裂痕,別人就會趁虛而入。

    我不確定我看了那所謂的答案之後,會不會從此對陸雨澤充滿希望。

    但是我有一點很確定,我不能讓徐珊珊把陸雨澤搶走。

    李遠風堅持要我看,可我根本就不想看,拉扯中,李昊突然發話。

    “風哥,你就別逼她了,任何人在面臨這種事,都是無法接受的,她只是不想接受現實而已。”

    我怔住了,是這樣嗎?

    李遠風說:“她這就是逃避,不想面對現實。”

    “我沒有!”我無力的辯駁,“我只是、只是不想懷疑自己的男人。”

    李昊深深的看我一眼,“不是懷疑,是讓你看清他的真面目。”

    “沒有什麼看不看清的。”我擡腳往門口走去,不想再糾結這些事。

    李遠風跟李昊打了個招呼,跟着我走出了出租屋。

    車上,我問他,李昊是做什麼的。

    李遠風說:“他是民間私家偵探,專捉小三的,不過在大陸還不允許這樣的職業,他只能藏在城中村接單子。”

    我心一沉,“你爲什麼要查陸雨澤。”

    李遠風放在方向盤上的大手突然收緊,轉頭看我一眼,“知自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我想要搶回你,當然要知道他做過什麼,你纔會跟他在一起。”

    “所以呢?你就誣衊他?”我突然有點反感這樣的男人。

    李遠風輕笑,“沒有誣衊,這是事實,是我在陸雨澤的時候,順便查到的。”

    人類的好奇心,就是明明你刻意的想不瞭解事情的真~相,可一旦對方老是提起你不知道的事,你的心,就像是被小手偷偷的撓,癢的很。

    我終究還是沒忍住,開口問他,“你究竟知道陸雨澤什麼事?”

    車子吱的一下停在路邊,李遠風扶着方向盤,轉頭看着我,“要回去嗎?”

    “你說就好,不回去。”

    李遠風沉吟了一會,拿出手機給李昊發了一條微信,纔對我說:“五年前,他知道自己的女兒出世,曾經去醫院看過。只不過因爲徐珊珊背叛他,才一直沒有出來承認小柔的存在。”

    我心口一窒,“你怎麼知道?”

    “當時我也在,不過他不知道。”李遠風點了煙,抽着,“我那時也以爲孩子是我,所以去了醫院,結果看到陸雨澤,估計是陸家的人通知他回去的。”

    我的心越來越冷,手捏着褲腳,一下一下的捻着。

    “陸雨澤後來沒出面,小柔的身世也被隱藏,陸家有錢人,有錢人誰不要面子的,未婚先孕更是一件羞恥的事,而且,身爲父親的陸雨澤又不承認,我當時跟徐珊珊說,如果他不承認的話,我可以當便宜老爸……”

    說到這,他自嘲的笑了笑,“可惜,那時候老子窮得叮噹響,徐家根本就看不上我。”

    他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就跟你~媽媽當年一樣的態度。”

    我挺尷尬的,扭過頭看着外面的車流,沒說話。

    李遠風繼續

    道:“檢驗報告,是我僞造的,因爲我看到陸雨澤這麼久都沒表個態,老子看不過眼,想用假的報告讓徐珊珊放棄。”

    我插了嘴,“明明就是你自私,爲什麼說陸雨澤讓你這樣做的!”

    李遠風說:“剛開始是我自私,可後來他找我,讓我繼續說謊,不過……”

    “不過什麼?”我的手掌已經滲出了密密的冷汗。

    他說:“他的初戀回來了,這件事,再也藏不了。”

    “他的初戀也知道!”我無比的震驚。

    李遠風點頭,“林雯嘉跟徐珊珊是好朋友,陸雨澤一開始喜歡的是林雯嘉,可她喜歡的是別人,後來她出國了,陸雨澤就跟徐珊珊在一起,就算這樣,陸雨澤心裏,還是對林雯嘉念念不忘。”

    “他離開徐珊珊後,曾經去國外找過林雯嘉,可沒有找到,後來就沒有回來,而是去了外地獨自發展。”

    李遠風說到這裏,又看了我一眼,“後來,你們就認識了,他知道你所有的事,他愛不愛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以前很風流,見一個愛一個人。”

    我擔心徹底涼透,無力的靠在座椅上,心想被冰刀割過。

    這麼多事,沒有一件是我知道的。

    現在知道了,姑且不論真假,但是從李遠風嘴裏說出來,都是那麼的傷人。

    如果一開始,我就知道這些,知道陸雨澤做了節育手術,只不過是不想對後面的女孩負責任,我就不會這麼衝動,跟他領證。

    這段被丁克的愛情,一開始就是個錯誤。

    現在事情被拆穿,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面對他。

    回到家,已經是傍晚六點多,很意外的,陸雨澤竟然在家。

    他沒有在醫院陪着他媽,而是在客廳等我。

    我很冷靜,走到他旁邊坐下,他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我舔~了舔下脣,問:“媽,還好嗎?”

    陸雨澤還是沒開口,臉色卻不太好。

    “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攪着手指頭,有點怯。

    “小魚。”他終於開口,擡頭看我時,眼底掩飾不住的心痛,“你讓我很失望。”

    我怔住了,心臟突突的跳,“什麼……”

    “我以爲你能跟我媽相處的很好的,可是你沒有。”他悶頭抽了一口煙,“你明知道我媽心臟不好,還那樣氣她,你……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說來說去,他都是介意我說過的話,從一開始我說的那句,讓他跟他媽脫離母子關係,到在辦公室那句,懷疑是她故意陷害,陸雨澤都在介意着。

    他在隱忍,一直忍着回到家,他才爆發出來。

    幾天過去了,他終究,還是沒能放下,現在,屋裏只有我們兩人,什麼,都可以說。

    陸雨澤說完那句話後,一直沉默着,我也不想辯駁,我內疚,因爲我說了那樣的話,我也很氣憤,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李遠風的話的影響,我一想起這個男人所做的一切,心裏就冒出無名火。

    但我沒先開口,我就等着他先說話。

    空氣很壓抑,我想開電視,用畫面的聲音緩和一下氣氛,剛站起,他的聲音卻鑽進我的耳朵。

    “小魚……”他才叫了我一聲,手機就響了。

    他看了一眼,立刻拿着手機去了陽臺那邊,不知道是誰打過來的。

    掛了電話後,他拿着外套就要出門,我忍不住了,拽住他的手臂。

    “你去哪?”

    “醫院,我媽不舒服。”

    “剛纔的電話,是徐珊珊打的吧。”

    她可真厲害,一個電話就能把我老公給叫過去。

    陸雨澤皺眉,拉下我的手,“她在醫院陪我媽,是她打的怎麼了。”

    “她叫你去哪你就去哪?你可真聽話。”我悽然的笑了。

    “無理取鬧。”

    我冷笑,“我無理取鬧?徐珊珊分明就是跟婆婆合起來想要趕我走,你是聾了還是瞎了,你都看不出來?”

    “張筱雨,你夠了,你說我媽誣衊你,那你看看這是什麼。”他鐵青着臉,點開了手機微信,懟到我的跟前,“這就是證據,我媽沒誣衊你,你還想怎麼反咬一口?”

    微信上的截圖被放大,是我媽給婆婆發的信息,很簡單,就是讓我婆婆給她打錢,一開口就是要五十萬。

    這是從婆婆手機截圖過來的。

    我的心一下沉到谷底,“不可能的,我媽不是那樣的人。”

    “你還想狡辯?”陸雨澤收起了手機,冷冷的說:“其實錢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明真~相就說我媽誣衊你的家人,還跟我媽說那樣的話,你還不承認!”

    我咬着下脣,眼淚不爭氣的打着轉,眼睛一陣刺痛。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