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陳寧宋娉婷 >第17章 龍哥
    陳寧朝花蛇等人看了一眼,冷冷的說:“進入戰備狀態,膽有企圖反抗逃跑者,格殺勿論!”

    “是!”

    衆將士齊聲迴應,聲音震耳欲聾。

    這一刻,花蛇等人都想哭了,他也終於知道,陳寧說的帶來了幾個億,原來是幾個億的裝備!

    而後,陳寧大步走了過去,彎腰抱起女兒。

    冷漠的望着花蛇:“誰指使你綁架我女兒的?”

    花蛇顫聲的說:“道上一個叫老黑的傢伙吩咐我們做的,僱主身份我們無從得知……”

    陳寧漠然道:“很好!”

    說完,抱着女兒轉身離開。

    這時,一身戎裝的典褚走過來,壓低聲音問:“少帥,這些傢伙怎麼處理?”

    陳寧冷冷的說:“社會渣滓,人道毀滅。”

    典褚啪的敬禮:“是!”

    等陳寧一家三口離開後,典褚望向滿臉絕望的花蛇等人,冷冷的問:“有什麼遺言?”

    花蛇幾個一聽這話,意識到了什麼,都紛紛跪下來,哭着求饒:“我們錯了,我們知道錯了,請饒過我們性命吧……”

    典褚面無表情:“看模樣是沒有遺言了!”

    花蛇聞言,知道今日必死。

    他擡起頭,不甘心的望着典褚:“臨死之前能不能滿足我一個願望,告訴我,這個陳寧到底是誰?”

    典褚傲然道:“那就讓你們死得瞑目,他是華夏最年輕的少帥,北境三十萬戰士的統帥,戰無不勝的戰神!”

    典褚這番話,聽在花蛇等人耳中,如同天雷滾滾。

    典褚漠然一揮手:“來人,送他們幾個上路!”

    ……

    陳寧跟宋娉婷、宋清清回到家,宋仲彬跟馬曉麗懸着的心才放下來。

    宋娉婷把女兒交給爸媽,讓他倆幫女兒洗澡,她則拉着陳寧進房間。

    進了房間,把門關上。

    宋娉婷這才扳着俏臉,詢問陳寧:“到底怎麼回事?”

    陳寧眨眨眼睛:“什麼?”

    宋娉婷剜了陳寧一眼,沒好氣的說:“少跟我裝傻扮愣,剛纔救女兒,都出動了一個團的戰士了吧,你不跟我解釋解釋?”

    陳寧微笑的說:“原來你說的是這個呀!”

    宋娉婷嬌哼:“不然你以爲呢,快說。”

    陳寧笑眯眯的說:“原因很簡單,因爲我是華夏少帥,北境三十萬戰士的統帥。我隨隨便便一句話,就調動一個團來救女兒了!”

    陳寧說的是真話,不過宋娉婷卻直接翻了個白眼,一點都不相信他的話。

    宋娉婷不滿的說:“陳寧,你就不能改改你滿嘴跑火車的毛病?不許吹牛,給我說真話!”

    陳寧哭笑不得,他說的是真話呀,可惜她不信。

    他只能改口說道:“好吧,其實我當了幾年兵,這次正好我以前的首長在中海帶兵進行反恐演習。我就打電話給他說明情況,請求他給予幫助,沒想到他真幫忙了。”

    “此次我們女兒被綁架,他正好把歹徒們拿來當實戰演習,所以出動了一個團,來救我們女兒。”

    宋娉婷俏臉寫滿震驚,她連連的說:“天啊,我們真是太幸運了。”

    “而且你的老上級也真是太好了,如果不是他答應幫忙,我們都不知道怎麼救女兒呢!”

    “陳寧,有機會你一定要好好謝謝你當年的領導!”

    陳寧眨眨眼睛:“好!”

    陳寧說着,還真走出陽臺,拿出手機給典褚打了個電話。

    但不是跟典褚道謝,而是吩咐典褚:“查一查,這次綁架我女兒的幕後指使者是誰?”

    “是!”

    晚飯,宋仲彬跟馬曉麗詢問起外孫女被綁架的經過,宋娉婷繪聲繪色的把經過說了一遍。

    宋仲彬跟馬曉麗聽得一陣後怕,同時也感激的說,這次多虧碰到陳寧的老領導正好在中海演習。

    接下來幾天,宋娉婷的寧大公司,已經正式構建完成,準備開始對海棠城中村進行拆遷。

    典褚也跟陳寧彙報,老黑找到了。

    不過老黑喝醉酒跟人鬥毆,被幾個毛頭小混混用鐵管敲傷了腦袋,現在在醫院中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

    因此暫時沒法查清楚,到底是誰通過老黑僱傭花蛇一夥綁架宋清清的?

    陳寧嘆氣道:“算了,我大概能夠猜到誰是主使。希望他們不要再作死,不然我不介意把他們一家滅掉。”

    “另外,你派人,暗中保護我女兒。”

    典褚點頭:“是,少帥!”

    ……

    此時,宋家豪宅。

    宋青松正在衝宋仲雄大發雷霆。

    “你怎麼搞的,這都多少天過去了。據說宋娉婷已經建立了寧大公司,將要開始對海棠城中村進行拆遷了。可你找的那些人,卻遲遲沒有消息。”

    宋仲雄也是一頭霧水,他是通過一個叫老黑的人,僱傭亡命之徒綁架宋娉婷女兒的。

    一百萬的佣金也付了,卻遲遲沒有消息。

    今天突然聽說老黑出事了,被幾個黃毛小子打傷,成了植物人,醒不來了。

    他苦笑的說:“爸,我也沒想到老黑這麼不靠譜。”

    宋青松冷冷的說:“現在說這些都晚了,宋娉婷已經成立了寧大公司,準備開始對海棠城中村進行拆遷了。”

    宋仲雄卻說:“不晚!”

    宋青松皺眉:“你還有法子?”

    宋仲雄冷笑說:“我聽說宋娉婷用她家那套將要拆遷的房子作爲抵押,這才借到五百萬建立了寧大公司。”

    “海棠購物廣場十幾億的項目,怎麼可能是如此輕易她就能夠喫下的?”

    “我覺得只要在拆遷過程中,稍微給她製造一點難題,她就要焦頭爛額解決不了。到時候我們再拋出橄欖枝,她肯定會答應把項目交給我們榮大集團來幹!”

    宋青松來了興趣,詢問道:“怎麼給她難題?”

    宋仲雄說:“海棠城中村屬於西城區,正好我跟西城區的地下霸主,九紋龍胡東兵很熟絡,我打算花錢請胡東兵搞破壞,讓宋娉婷拆遷進行不了!”

    宋青松驚喜的說:“九紋龍胡東兵,就是傳說中那位,曾一個人一把刀砍死九個對手,有西城戰神之稱的胡東兵?”

    宋仲雄笑道:“正是,不過那是他早年的威風事蹟。他現在已經是西城的地下霸主,有數百人爲他賣命,他已經很少親自出手廝殺了!”

    宋青松滿意的說:“好,你就跟他談,多少報酬不是問題,一定要他搞得宋娉婷的寧大公司雞飛狗跳,拆遷進行不下去。”

    宋仲雄笑道:“是!”

    當晚,宋仲雄就在西城天都夜總會,跟九紋龍胡東兵見面。

    九紋龍長得五大三粗,大金鍊子,金手錶。身穿花襯衫,最上面兩顆釦子沒扣,隱隱約約露出身上九條龍的紋身。

    他聽完宋仲雄的來意之後,大大咧咧的說:“阻撓拆遷,對我來說是小事一樁。一千萬,我幫你搞定!”

    宋仲雄皺眉:“龍哥,要價是不是有點高了?”

    胡東兵斜覦了宋仲雄一眼:“宋老闆,海棠城中村屬於我西城的地盤。這件事我不幫你辦,沒有其他人能夠踏進我的地盤給你辦這事。”

    “而且,你來找我了,這事你就必須讓我辦。不然你就是消遣我,你消遣我,我就要你好看。”

    胡東兵這番話很強勢,但是宋仲雄卻笑了。

    他要找的,就是胡東兵這種窮兇惡極的傢伙。

    也只有胡東兵這種惡霸,才能夠搞得宋娉婷的公司雞犬不寧。

    宋仲雄笑道:“龍哥果然夠霸氣,我這件事就是要找龍哥這樣的人來辦。好,這件事就交給龍哥你了,我會先給你五百萬,事成之後再給你五百萬!”

    胡東兵聞言哈哈的大笑起來,端起酒杯:“好,合作愉快!”

    宋仲雄端起酒杯,跟胡東兵一幫人幹了一杯,笑眯眯的說:“合作愉快。”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