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陳寧宋娉婷 >第200章 讓蘇媚娘來給我沏茶!
    寧大集團負責的海棠廣場項目,由洪大祥負責,有條不紊的進行。

    製藥廠這邊,廠長宋仲彬正在大量招募培訓工人。

    只等疫苗的國藥準號下來,還有等購買的製藥設備送到,那工廠就能夠正式投入量產。

    宋娉婷這幾天也清閒了很多,不用整天在公司加班工作,多了很多時間陪同家人。

    她知道陳寧喜歡喝茶,於是下午時分,就興致勃勃的拉着陳寧去喝下午茶。

    兩人來到中海市最有名的茶樓,觀雲軒茶樓。

    觀雲軒茶樓坐落於玫瑰湖邊,可以在茶樓上觀賞玫瑰湖的美景,另外晴天的時候還能夠看到天上朵朵白雲。

    觀賞藍天白雲,這在城市之中可是很奢侈的。

    另外觀雲軒的觀雲二字,也是官運二字的諧音。

    再加上,這茶樓是中海市女茶仙,蘇媚娘開的。

    蘇媚娘雖然年過三十,但長得極具風韻,非常誘人,再加上她茶藝了得,被稱爲中海茶道第一高手。

    因此,很多達官貴人,平日都喜歡來她這茶樓喝茶。

    不過,現在茶樓泡茶的都是她的女弟子,她極少親自露臉給客人泡茶了。

    如果不是身份非同尋常,又非常愛茶之人,她是絕對不屑爲其泡茶的。

    據說就連中海市尊,曾一連來了三天,想喝一壺蘇媚孃親手泡的茶。

    可惜蘇媚娘都沒有露臉,都是她的女弟子給市尊沏茶,讓市尊引以爲憾。

    這事情傳開之後,大家越發覺得蘇媚孃親手沏的茶珍貴,而且一個個也以喝到蘇媚孃親手泡的茶爲榮。

    陳寧跟宋娉婷並肩而出,走進茶樓。

    一樓大廳的消費比較便宜,但是人多吵雜,於是兩人上了二樓。

    二樓裝修更加典雅,只不過二樓的消費比較貴。

    最便宜一壺茶都要幾百元,因此在二樓喝下午茶的人,要相對少一點,環境要清淨一些。

    陳寧跟宋娉婷兩個,在靠窗的桌子坐下。

    這位置可以觀賞湖景,又可以眺望遠方天空白雲,不錯。

    一名穿着旗袍的茶藝師走過來,詢問陳寧跟宋娉婷喝什麼茶?

    宋娉婷看了看價格單子,暗暗咂舌。

    最便宜的一壺鐵觀音,竟然要288元。

    其餘的什麼武夷山大紅袍等茶,價格更貴,動輒過千,甚至上萬!

    宋娉婷節儉慣了的,成千上萬塊一壺茶,她是捨不得喝的。

    於是詢問了陳寧的意見,最後點了一壺最便宜的鐵觀音。

    這個叫小月的女茶藝師,見陳寧跟宋娉婷兩個坐了這麼好個位置,卻點了一壺最便宜的茶水,不由有些不滿。

    而就在這時候,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哎呀,這不是我姐嘛!”

    陳寧跟宋娉婷擡頭,就見到了一個穿着時髦的女子。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宋娉婷大伯的女兒,她的堂妹,宋菲菲。

    宋菲菲渾身品牌,打扮得很時尚,長得也算漂亮,只不過看起來有些跋扈。

    宋娉婷驚訝的道:“菲菲你回來了!”

    宋菲菲倨傲道:“回來看看,他就是你老公陳寧,爺爺他們口中說的那個喫軟飯的?”

    宋娉婷微微皺眉,不悅的說:“你應該叫姐夫!”

    宋菲菲撇撇嘴:“他不配,姐,不是我說你。你找個廢物當老公,他沒有本事,連跟你出來喝茶,都只能點最便宜的茶,真丟人!”

    宋菲菲說完,轉身朝着不遠處的一個西服男子招收道:“天照,過來嘛!”

    那西服男子不徐不疾的走過來,他身材高大,臉上線條剛硬,走路步伐穩健,氣息內斂,明顯是個高手。

    宋菲菲得意的介紹道:“這位是我男友,雷天照,四海集團的總經理,也是四海集團老闆的得力手下……天照,這位是我姐宋娉婷,他則是我姐的男人,陳寧。”

    雷天照似笑非笑,朝着宋娉婷伸手:“宋小姐,你好。”

    宋娉婷抱歉道:“對不起,雷先生,我老公不喜歡我跟別的男人握手。”

    雷天照笑笑,望向陳寧,把手伸到陳寧面前:“陳先生,你好!”

    陳寧淡笑的說聲你好,伸手跟對方的手,握在一起。

    宋娉婷不知道四海集團是幹什麼的,但陳寧知道。

    四海集團是唐北斗小兒子唐天權的公司,而且是做軍火生意的。

    眼前此人,既是唐天權的得力手下。

    那麼出現在這裏,肯定不是偶然,很有可能給是唐家派來的。

    陳寧猜得沒錯,雷天照確實是唐天權派來對付陳寧的。

    雷天照聽說陳寧很厲害,殺了武癡跟屠夫。

    他這次來,是想要先試探試探陳寧的實力。

    此時,兩人的手握在一起。

    雷天照暗暗冷笑,手掌用力,想要捏碎陳寧的手掌骨。

    但是,他用了五成力量,陳寧依舊滿臉雲淡風輕。

    他有些喫驚,暗暗加大力量,使出八成力量。

    他這力量,足以捏碎鵝卵石,但陳寧卻依舊臉帶微笑,似乎沒有把他的手勁當一回事。

    這下子,雷天照震驚了。

    陳寧見雷天照黔驢技窮,微微一笑,正準備還以顏色,準備直接把雷天照的骨頭捏碎。

    但在這時候,宋娉婷見兩人握手只見太久,察覺不對勁。

    宋娉婷連忙的說:“你們握手怎麼握着不肯放了,該不會是一見面就惺惺相惜吧?”

    陳寧聞言放開手,笑道:“呵呵,雷先生在試我的手腕力呢!”

    雷天照並不知道,自己無形中躲過一劫。

    他看了陳寧一眼,淡淡道:“我曾在國外當過僱傭兵,陳先生的手很強壯有力,所以握手時候就忍不住想要跟你較量一下,讓大家見笑了。”

    宋菲菲掩嘴笑道:“天照你是上過戰場,經歷過廝殺的。陳寧這喫軟飯的怎麼能跟你比,你小心把他手握斷了。”

    旁邊的茶藝師小月不耐煩的說:“我說你們幾個,到底你們點什麼茶水?如果你們只是點最便宜的茶水,那你們換張桌子坐。”

    “我們這張桌子,一般都是要點一千元以上的茶,纔可以坐這裏的。你們如果點最便宜的茶水,那麼請到那邊廁所門口的幾張桌子坐吧,那幾張桌子喝什麼茶都可以坐。”

    茶藝師這話,陳寧宋娉婷皺眉。

    宋菲菲更是當場發飆,怒道:“你什麼意思,你這什麼服務態度?”

    茶藝師小月昂着臉:“這是我們這裏的規矩,你們喝不起好茶,就坐廁所門口的桌子唄,沒錢還那麼大脾氣?”

    宋菲菲氣急敗壞,她生氣的對宋娉婷說:“都怪你們兩個,點的什麼便宜茶水,害我都丟人了。”

    宋菲菲指責完宋娉婷跟陳寧,然後大聲的對茶藝師說:“我要點一壺你們這裏最貴的武夷山大紅包,一萬塊錢一壺的那種!”

    茶藝師聞言,驚喜的說:“這位小姐,你說的是真的?”

    宋菲菲得意洋洋的說:“當然是真的,不過這張桌子太小,坐不下四個人,只能請他們兩個到別的位置坐了。”

    茶藝師連連點頭,陪着笑說:“那當然!”

    茶藝師說完,轉頭板着臉對陳寧宋娉婷說:“你們兩個換個地方坐,請到廁所門口的幾張桌子,挑一處坐吧!”

    宋娉婷聞言氣急,陳寧卻平靜的問:“爲什麼我們先來,卻要把這位置讓給他們?”

    茶藝師振振有詞:“因爲他們點了最貴的茶水,你們點了最便宜的,好位置自然是給他們坐。”

    宋菲菲跟雷天照都冷笑的望着陳寧跟宋娉婷,幸災樂禍。

    陳寧淡然道:“一萬塊錢一壺的茶水,算是那麼這裏最貴的了嗎?我還以爲你們老闆蘇媚娘泡的茶,纔是最貴的呢!”

    茶藝師小月等人,都睜大眼睛。

    小月冷笑的說:“我們老闆娘泡的茶當然是最貴的,而且只給最尊貴的客人泡。”

    “不過整個中海市,沒有幾個人有資格讓她親手泡茶,就連市尊想喝她泡的茶都是奢望。”

    “你算什麼東西,一看你點最便宜的茶,就知道你是窮鬼,你還想我們老闆娘給你們泡茶不成?”

    陳寧微笑的問:“蘇媚娘泡的茶真有那麼了不得?”

    小月冷哼:“當然,整個中海權貴們,都以喝過我們老闆娘親手泡的茶爲榮。”

    陳寧點點頭,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我是陳寧,我要蘇媚娘三分鐘內出現在我面前,給我沏茶!”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