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陳寧宋娉婷 >第258章 虎女不嫁傻狗
    《陳寧宋娉婷》

    不但劉子雄嚇得頭皮發麻,說話哆嗦。

    黑豹、王銳、張洪明等人,同樣臉色瞬間蒼白,一個個都露出驚恐的表情。

    攔路喊打喊殺,竟然攔到省尊大人的車。

    這簡直是閻王桌上偷供果,自尋死路啊!

    陶東林沉着臉,冷冷的說:“劉子雄,你還真夠牛的,竟然敢讓我跪下!”

    劉子雄此時想哭又想死,他渾身顫抖,哆哆嗦嗦的說:“省尊大人,您聽我解釋,這是個誤會……”

    陶東林冷漠道:“誤會,可是我當真了。”

    “來來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跪下!”

    陶東林話音剛落,第二輛麪包車上,一個健壯的中年男子從車上下來,響亮有力的說:“我是省城武警大隊總指揮臧亮,算上我一個!”

    一個穿着少將軍裝的挺拔身影,緊跟着從麪包車上下來:“我是省城軍區總指揮李子龍,算上我一個!”

    一個穿着黑色特種作戰服的男子,也下來了,高聲道:“我是東江市利劍特種兵團指揮官梁文劍,也算我一個!”

    又一個穿着少將軍裝的人下來,冷冷的說:“我是中海市軍區總指揮王道方,算我一個!”

    一個個江南省軍政界赫赫有名的大佬們,不斷的從幾輛麪包車上下來。

    每次下來一個人自報身份,劉子雄他們的臉色就慘白一分,冷汗就冒得更厲害,身體也抖得更厲害。

    最後從車上下來的是劉振平,劉振平不怒而威,沉聲道:“我是江南省軍區三十萬將士的總指揮,劉振平,也算上我,我要看看誰膽敢讓我們跪下!”

    撲通!

    本來就搖搖欲墜的劉子雄,見到劉振平的時候,他身體僅剩的一絲氣力,也徹底消失了。

    整個人如墜冰窟,遍體寒冷,無力的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撲通,撲通,撲通……

    黑豹、王銳、張洪明等人,一個個都扔掉武器,嚇得紛紛跪下。

    不少人直接嚇得失禁了,臭味跟臊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傳說中,麒麟是走獸之王,每當麒麟肚子餓的時候,在山林中怒吼一聲。

    所有走獸都嚇得渾身無力,一個個嚇得趴在地上,等麒麟來喫它們,連逃跑的勇氣都沒有。

    只有等威嚴的麒麟喫飽了,其餘的走獸纔敢散開逃命。

    此時此刻,劉子雄他們感覺他們就是那些伏地受死的走獸,而眼前這批人都是麒麟,任何一個隨便動下嘴皮子,就能夠讓他們這些人全部家破人亡。

    劉子雄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把水泥地面磕得砰砰作響,把自己磕得滿頭鮮血,嘴裏不斷的顫聲念道:“我錯了,我們錯了,請各位大人們饒過我們吧……”

    其餘黑豹等人,也全部跟着一起磕頭,哭着求饒。

    陶東林冷哼道:“剛纔攔路砸車,叫囂着省城你們最牛,說讓我們跪下的囂張勁兒,哪兒去了?”

    “我要你們立即跟陳先生、宋小姐道歉!”

    “陳先生宋小姐若有半點不滿意,我親自收拾你們。”

    劉子雄等人,連忙對着陳寧跟宋娉婷求饒。

    陳寧冷笑道:“呵呵,當王八就要硬到底,你們這讓更讓我瞧不起你們。”

    劉子雄他們只是哭着求饒,拼命磕頭。

    宋娉婷見這些傢伙一個個痛哭流涕,而且磕頭可得滿頭鮮血,有點心軟,低聲對陳寧說:“要不就略施懲戒得了?”

    陳寧微笑的說:“好,我聽老婆你的。”

    宋娉婷俏臉一下子變得酡紅,心中既開心,又害羞。

    陳寧望着劉子雄等人,淡淡的說:“我老婆心地善良,不想跟你們較真。不過你們死罪可饒,活罪難逃。”

    “你們這些人等下自己去自首,到時候會發配你們到北境勞改三年,有沒有意見?”

    劉子雄等人聞言,如蒙大赦,哪裏敢有半點意見,紛紛趴在地上道謝說:“謝謝陳先生宋小姐從輕發落,我們願意接受懲罰,沒有任何意見。”

    陳寧點點頭,冷淡的說:“你們自己去自首吧,記住你們互相監督,若是少了一個人,那所以的人都要連坐,加重處罰。”

    劉子雄等人聞言,就知道他們這幫人,一個都別想跑了。

    誰膽敢逃跑,先不說跑不跑得了,其餘的人肯定得到大黴。

    大家肯定互相監督,不允許任何一人逃避制裁。

    陳寧跟劉振平、陶東林一行,重新上了麪包車,繼續朝着招待所過去。

    劉子雄等人,跪着目送幾輛麪包車離開。

    他們此時是欲哭無淚,這輩子得到最大、最深刻的教訓是,寧可惹奔馳寶馬,也千萬不要隨意瞧不起麪包車。

    因爲你根本不知道,麪包車上會跳下來一幫什麼人呀!

    陳寧跟宋娉婷在省城已經待了一個星期,視察藍天公司,選定第二製藥廠位置的工作,也初步落實了。

    於是,他們跟劉振平一幫領導喫完飯,就直接啓程,返回中海市了。

    回到江濱小區,陳寧跟宋娉婷發現自己家的院子裏,竟然停着一輛邁巴赫跟四輛黑色奔馳。

    而且,客廳裏還挺熱鬧。

    陳寧跟宋娉婷還注意到,這幾輛豪車的車牌,都是屬於東海省的。

    怎麼會有東海省的貴客,來家裏做客?

    陳寧跟宋娉婷,納悶的走近家門。

    發現客廳中,一個年約27歲左右的貴族少婦,正坐在沙發上跟宋仲彬、馬曉麗在談話。

    這貴婦後面,還有八個垂手而立的手下。

    這貴族少婦,見到陳寧的時候,眼睛瞬間睜大:“陳寧,竟然是你!”

    陳寧見到這貴族少婦,也微微皺眉:“王瑤?”

    宋娉婷一家見狀,也怔住,宋仲彬好奇的問:“你們倆認識?”

    認識!

    陳寧以前是北方豪門的公子,不過因爲父親後來執意要娶一個狐狸精進門,把他跟他母親趕出家門。

    在陳寧被趕出家門之前,家裏曾給他安排一門婚事。

    而王瑤,就是家族當初給他安排的未婚妻!

    王家是東海省的新晉貴族,當初王瑤答應嫁給陳寧,就是想要高攀陳家。

    讓她得知陳寧被陳家趕出家族之後,她毫不猶豫就直接退婚了,沒多久就嫁入東海省豪門,當起她的貴族太太起來。

    她跟陳寧都沒想到,竟然會再碰到。

    王瑤望着陳寧,冷笑的說:“呵呵,陳寧你被陳家趕出來之後,銷聲匿跡,原來躲在中海當個小小的上門女婿呀?”

    陳寧淡淡的說:“這跟你沒關係,你來我家幹什麼?”

    王瑤帶着幾分炫耀的味道說道:“當初我退了你的婚,立即加入了東海豪門鄧家,我現在已經是鄧家大少爺鄧海榮的親自,也是鄧家的少奶奶!”

    陳寧冷淡的說:“恭喜你,不過我只想知道你來我們這裏幹嘛?”

    宋仲彬解釋道:“我們宋家跟王家一直都是世交,只近些年聯繫少了,這次王小姐來中海,是想要跟我們宋家增進感情的。”

    陳寧皺眉:“增進感情?”

    王瑤昂着頭,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倨傲的說:“對,我們王家跟中海宋家一直是世交,只不過我們王家在東海已經崛起,成爲名門望族,而你們中海宋家卻越混越回去了。”

    “我這次來,就是想跟你們宋家聯婚,增加感情。”

    陳寧跟宋娉婷都睜大眼睛:“聯婚,聯什麼婚?”

    王瑤一邊拿着化妝小鏡子,自顧自的照鏡補妝,一邊漫不經心的說:“我有個弟弟,今年已經18歲,因爲小時候得了小兒麻痹的疾病,現在精神跟行動都有點問題,一直沒有成家。”

    “我聽說你們宋家有個小女兒叫宋清清,長得粉雕玉琢,正好可以嫁給我弟弟當媳婦。”

    什麼?

    讓我5歲的女兒嫁給你18歲的傻子弟弟當媳婦?

    陳寧還沒有說話,宋娉婷就第一個反對。

    不過她顧及王瑤的身份跟面子,反對的理由比較委婉:“王小姐,我們宋家跟你們王家雖然是世交,不過我女兒年紀還小,不宜談婚論嫁。”

    王瑤淡淡的說:“年紀小也沒事,娶過門當我弟弟的童養媳就好。”

    宋娉婷還是拒絕:“王小姐,這真不行……”

    王瑤聞言露出不悅的表情,冷冷的說:“我們王傢什麼身份,願意跟你們宋家聯婚,那是瞧得起你們,你不要不知好歹。”

    陳寧聞言哈哈的笑起來!

    當年屁都不是王家,哭着求着要跟他陳家聯婚。

    現在王家稍微有點起色,竟然裝起豪門來了,而且還想讓一個大十幾歲的傻子,取他的寶貝女兒,真是可笑。

    王瑤見陳寧大大大笑,臉色更怒,喝道:“陳寧你笑什麼,你被逐出陳家,在我面前一條狗都不如。我弟弟雖然是傻子,但肯娶你女兒,已經算是你們宋家高攀了。”

    “這是我們王家在提攜你們宋家,你們不要給臉不要臉!”

    陳寧眼神一冷,冷漠道:“虎女不嫁傻狗,你們王家任何子弟,都配不上我的掌上明珠,你可以滾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