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陳寧宋娉婷 >第282章 欠錢的是大爺
    

    朱倫死了,宋娉婷跟宋家都很擔心,擔心東海朱家會來報復。

    但讓宋娉婷驚訝的是,連續幾天下來,東海朱家那邊風平浪靜。

    難不成朱家因爲朱倫的死,吸取教訓,變得低調,不再惹事生非了?

    這個想法,讓宋娉婷稍微安心。

    不過朱家沒有來報復滋事,寧大集團反而出問題了。

    寧大集團自從肝癌疫苗上市銷售以後,訂單不斷,到現在爲止,已經生產了不少疫苗。

    只不過呀!

    很多銷售商,交了定金,拿了疫苗去銷售,尾款卻遲遲沒有結清。

    寧大集團好幾次派人去收款,這些傢伙也是一拖再拖。

    今天,總裁宋娉婷,召集寧大集團一幫高管開會,討論這件事。

    會議上,總經理夏萍憤怒的說:“這些銷售商,拿着我們的疫苗產品,一個個賺得盆滿鉢滿,但欠我們公司很多尾款,卻遲遲不肯結算。”

    財務主管彭振強苦笑說:“咱們財務報表數據不錯,但咱們公司現在很多貨款沒有收回來,資金不能回籠。”

    “如此下去,咱們遲早要陷入資金泥潭,搞不好我們到時候要在這上面栽大跟頭。”

    總裁助理林薇也焦急的說:“宋總,因爲資金問題而倒閉的公司不在少數,咱們必須儘快處理銷售商拖欠咱們大筆資金的問題。”

    宋娉婷皺眉:“這些這傢伙,跟我們合作,賺那麼多錢,爲什麼還要故意拖欠我們的貨款?”

    夏萍苦笑說:“宋總,錢哪有嫌多的,有些老闆發工資都故意拖欠呢,更別說是貨款了。”

    “另外,這些銷售商們,見咱們寧大集團是女人當家,故意欺負我們吧。”

    宋娉婷聞言,俏臉佈滿含霜。

    她是寧大集團的總裁,夏萍是寧大集團的總經理。

    她們兩個都是女的,說寧大集團現在是兩個女人在掌管沒錯,但見她們是女的,就覺得她們好欺負,這宋娉婷就不能接受了。

    她沉聲問:“現在欠我們寧大集團最多錢的是誰?”

    財務主管彭振強立即說:“恆興公司的老闆,錢坤,他從我們這裏拿最大疫苗產品,現在足足欠我們十個億貨款沒有結清。”

    “而且此人最爲狡猾,賺得最多,但就是不跟我們結算,整一個潑皮無賴。”

    宋娉婷啪的一拍桌面,冷色說:“就他了,第一個要搞定的人就是他,你們覺得誰去跟他要錢合適?”

    一幫高管,都認爲寧大集團必須要解決銷售商欠款問題。

    但是談到誰去要錢,一個個都不吱聲了。

    廢話,這錢如果容易要回來的話,早就要回來了,還用得着寧大集團開會討論解決?

    這種喫力不討好的工作,誰願意去幹呀?

    宋娉婷見沒有人主動願意去收款,她就望向財務部主管彭振強:“老彭,讓你去找錢坤,把他拖欠的錢要回來,你辦得到嗎?”

    彭振強尷尬的說:“宋總,我早就電話催過他幾次了,還約他見面過,但他根本不鳥我,我沒轍啊。”

    宋娉婷親自點將,彭振強竟然不敢去。

    這讓宋娉婷很惱怒,她又望向其它的主管們:“老彭沒信心把賬要回來,你們誰有信心?”

    這些主管們,一個個都低着頭不吱聲。

    錢坤那傢伙,出了名的無賴,而且還認識很多社會上的人物,還養了一幫兇惡的打手。

    誰敢去跟他要賬呀?

    而且這是公司的賬,又不是自己的錢,誰願意冒着生命危險去收款?

    生產主管宋仲彬,見沒有人願意去要賬,身爲總裁的女兒宋娉婷,氣得俏臉煞白。

    他就站起來,說道:“宋總,要不讓我試試吧。”

    宋娉婷驚愕的望着宋仲彬,小聲的說:“爸,你行嗎?”

    宋仲彬笑呵呵的說:“你爸我以前當過銷售經理,經常跟銷售商打交道,他們的心思我還是能夠琢磨一二的,我去跟錢坤談,保不準能夠把錢要回來。”

    宋娉婷見沒有其它人願意去,於是就只能答應道:“那好,不過爸你不要勉強,能夠把貨款討回來最好,如果討不回來,你也彆着急,咱們另想辦法。”

    宋仲彬笑眯眯的說:“好!”

    當天上午,宋仲彬就拎着公文包,開車前往恆興公司,去找錢坤討款了。

    下午,宋娉婷剛剛走進總裁辦公室。

    女助理林薇就匆匆忙忙的進來,焦急的說:“宋總,大事不好了,生產部主管宋仲彬,找錢坤討賬,被錢坤的人給打傷了。”

    宋娉婷失聲:“你說什麼,我爸被人打了!”

    林薇艱難的說:“是的,錢坤不但不還錢,還縱容手下把宋先生給揍了。”

    宋娉婷焦急的問:“我爸他現在哪裏,傷勢如何?”

    林薇連忙說:“宋先生傷得不嚴重,皮外傷,現在正在生產主管辦公室,擦跌打酒呢。”

    宋娉婷聞言,立即風風火火的趕到生產主管辦公樓層,來到宋仲彬的辦公室。

    裏面傳來宋仲彬弱弱的聲音:“誰呀,進來吧。”

    宋娉婷開門,帶着林薇進來,然後就看到鼻青臉腫的宋仲彬。

    宋娉婷異常氣憤的說:“爸,那姓錢的,他把你打成這樣?”

    宋仲彬尷尬的說:“我過去跟他討賬,他家住的是豪宅,車庫裏停着賓利勞斯萊斯等幾輛新豪車,身上穿的是名牌,手上戴的是勞力士,但他卻跟我說沒錢。”

    “我有點激動,就說了幾句過激的話,他立即就讓他的手下毆打我了。”

    “不過,我傷得不嚴重,都是皮外傷。”

    宋娉婷俏臉含霜,義憤填膺的說:“這傢伙真是太囂張了,我打電話跟他理論。”

    說完,宋娉婷就拿出手機,親自打電話給錢坤談。

    錢坤是老油條,接到宋娉婷的電話,一點都不怕。

    他一口咬定暫時沒錢,而且讓宋娉婷不要老是派人來騷擾他,不然出事他不負責任。

    錢坤說完,還色眯眯的說:“呵呵,宋總,你下次討賬,不要讓其它人來了。”

    “如果你真想要討賬的話,那麼你親自來跟我談吧,咱們去酒店開個房間,一起慢慢談,保不準談一晚上,我就把錢全還你了。”

    宋娉婷哪能不懂錢坤那點齷蹉心思,她憤怒的說:“錢坤,你不要太過分了,信不信我起訴你,讓你變成老賴?”

    錢坤笑呵呵的說:“你起訴我?”

    “中海市檢察院長陸鵬宇是我鐵哥們,昨天我們還一起喫飯喝酒來着,就算你起訴我也沒卵用。”

    “至於想要把我變成老賴,那更是不可能,陸鵬宇會幫我搞定,哈哈哈。”

    宋娉婷氣得渾身顫抖,忿忿道:“那好,我們走着瞧。”

    說完,她就憤怒的掛斷電話。

    此時,陳寧敲門進來。

    他望着鼻青臉腫的宋仲彬,又看看氣得渾身發抖的宋娉婷,錯愕的問:“爸,小婷,你們怎麼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